在夢中師父讓我好好煉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四日】我從小不善言辭,排行老大,姊妹四個,父母都不喜歡我,我動輒受訓挨罵,懷恨在心,二十一歲便嫁了人,離開了讓我傷心的家。婆家八個孩子,其中七個兒子,婆婆非常厲害,常常欺負老實內向的我,久之積怨很深。加上幹活勞累,我患上了偏頭痛、胃病、腸炎、附件炎、膝蓋不適等病,嚴重時,我曾有輕生的念頭。

奶奶從小疼愛我,一九九零年她去世了。隨後,我總夢見她追我,讓我去陪她,我就跑,跑著跑著就嚇醒了。那段時間,我不敢睡覺,一睡覺就是這個夢。所以 ,我睡覺時常在手裏拽著電燈開關繩,有時整宿不敢睡。無奈,我找人算命,算命老太太看看我的手、臉、脖子後嘆息道:「你太可憐了!我不要你錢,你活不大年紀,你能活過三十六歲,再來給我送錢。」那是一九九六年,我三十二歲。

那年夏天,因算命的說我短命,我做夢和丈夫蹬梯子上天求情,我見人就磕頭,不停的磕,一層神仙說,管不了,讓我往上找。找,找,找到了一層,一個神拿個大本子,說上面第一位就是我的名字,到壽了,我一邊磕頭一邊哭著哀求:「能否讓我延壽三年?孩子太小,沒我不行。」我使勁兒磕頭。他說:「我說了不算。」最後領著我見了一位大神仙,這位神仙始終沒說話,示意讓我坐下,幫我把腿盤上,教我動作,讓我好好煉功才能延壽,我就醒了。當時不明白是啥意思。

一九九八年三月,小女兒出生後,我的膝蓋癢的難受,大小便疼、牙疼得滿地打滾,背痛、胃痛、附件炎更嚴重了,丈夫帶我到大醫院看,拿藥吃也不好用,中西藥、偏方都用過也無濟於事,真是生不如死。

一九九八年五月,我大妯娌的一位親戚來她家介紹法輪功,她覺的挺好,便來我家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可好了,你身上那麼多病,你快去學吧!」我說:「我不信,連醫院都治不了,看看書就好了?」妯娌不放棄我,用三輪車拉我去了,當時有四個學員在讀《轉法輪》,我坐在炕上,頭歪向一邊,坐了近兩個小時,我一個字也沒聽進去。

幾天後,妯娌又叫我去同修家看師父講法錄像,我背痛,怕去了沒地方倚著受不了,很不情願地上了她的三輪車,到同修家一看,屋裏坐滿了人,根本沒地方倚,我抱著女兒坐著看師父講法錄像,真聽進去了。兩個多小時後,錄像看完了,我和本村幾個人一起,妯娌問我:「你後背還疼嗎?」我說:「哎?真是,沒疼!這法輪功真管用!」我拍打著脊梁說。平時在家,我倚著牆都疼,這會兒,抱孩子坐了兩個多小時,竟然沒疼,我驚嘆,法輪大法太神奇了!從此,我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

三天後,我跟同修到一位老同修家學法,我感受到在座的同修們太面熟了,同修捧給我《轉法輪》,我接過寶書,翻開,看到師父的照片,面熟,認真想一想後,我很吃驚,斷定就是我夢中見過的大神仙。同修提醒我要虔誠的叫師父。

隨著我不斷學法修心,與同修切磋交流,漸漸的,我不再怨恨婆婆,與她一起住,她病了,我主動照顧她,教她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婆婆逢人便說:「法輪功可好了,媳婦煉了後,對我可好了。要都學法輪功,老人們都享福了!」她原來嗓子有異物感,經常乾咳、癢,後來完全好了。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我沒關街門在家幹活,聽見外面有人打聽我的名字,還沒來得及關門,「忽」一下子闖進九條大漢,一下子圍住了我,拖我上車,婆婆見狀叫道:「你們這是幹甚麼?像一幫兒土匪。」她上去阻止綁架我,被猛推倒地,不省人事兒,我則被拖到車上,我大聲喊:「法輪大法好!」這時,丈夫聞訊跑回家,擋在了麵包車的前面。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有人說:「人家在家幹活好好的,幹嘛抓人家?老太太不省人事兒了,人家八個兒女可不能讓你們,趕緊把人家媳婦放了吧!」他們看到婆婆好長時間沒醒過來,害怕了,趕緊放了我,開車跑了。我們立即把婆婆送醫院搶救,好不容易救過來了。此後,村幹部天天派人來,叫我去洗腦班,婆婆讓我藏起來,給我送飯吃,保護了我。

我和同修配合,騎電動車到處找有緣人講真相、貼不乾膠、發小冊子、送光盤、破網軟件等,勸三退。二零一七年的一天,我和同修在公路上遇到一位打扮入時、幹部模樣的人在等公交車,走到他跟前,我猶豫了,就走了。轉念又一想,不管他是幹甚麼的,來到這個世上就要得救的。於是,我掉頭回去,我倆一人發正念,一人講,他說,他在地質隊工作,早就聽說了法輪功真相和三退保平安,苦於不知道哪兒退,他用真名退了,並愉快的接受了真相資料和翻牆軟件,並說,看完後給同事看,囑咐我們注意安全。

我在一家內衣外貿加工廠工作,廠裏經常有絲棉頭、線、鬆緊帶、乳罩、內褲等,工人幾乎都往家拿,因是國外的材料,品質都非常好,剛進廠,我一度也往家拿了一些。那些日子,師父的法老往我腦子裏打。師父說:「有個學員是山東某某市針織廠的,學法輪大法之後還教其他職工煉,結果把一個廠的精神面貌全帶動起來了。針織廠的毛巾頭過去經常往家揣一塊,職工都拿。學功以後他不但不拿了,已經拿家的又拿回來了。別人一看他這樣做,誰也不拿了,有的職工還把自己以前拿的都送回廠,整個廠出現了這個情況。」[1]我知道我錯了,太自私了,把以前拿的都送回廠。

今年春天的一天,已經明白大法真相的質檢員看到就我不往家拿,便給我一些鬆緊帶,我說:「我不要,師父給予我的太多了,我不能給大法抹黑,我要聽師父的話。」任憑她怎麼勸,我也不拿。一個月前,班長看我活幹的好,又幫她幹活,過意不去,在眼前沒人時悄悄塞給我一個質量超好的乳罩,我說:「真不好意思!我不是不知好歹,我真的不能要!」班長不理解我。我說:「我有信仰,我修煉法輪功。」班長提出來一系列疑問,我詳細的揭露了天安門自焚偽案,講法輪大法教人向善,做好人,講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她的心結解開了。

工作中,我時刻不忘大法弟子的使命,不忘大法弟子的形像,與同事相處的每一個時刻都是我救人的好機會。在這裏工作不到三年,一百人的廠子中三十多人明白了真相,這些幹部、職工衷心的敬佩大法弟子的高境界行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