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法輪大法 找到了生命的意義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八日】我來自伊朗,修煉法輪大法已經四年了。當我還是青少年時,因為我哥哥總是打我,並且羞辱我,因此我在家庭環境中總覺的很沮喪和抑鬱。哥哥不讓我用電腦。一次我因為腦中風還住了院。當心中鬱悶時,我常哭泣,並問上帝生命的意義;有時我想到了自殺。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對打坐和在山裏修行開始感興趣,尤其是在卡通片或是電影裏看到有關情節時。我開始思考生命究竟是怎樣一種概念,誰是上帝,為甚麼我要活著,為甚麼我會死去?有時我望著窗外的世界,並問我自己,我究竟為甚麼活著。生命的目地是甚麼?我想去山裏認識那些了悟生命意義的人,但我也和自己說,我怎能就這樣棄家人而去?

我很喜歡讀書。我開始閱讀一些有關精神信仰的書,並尋找有關生命意義的答案。我讀了關於不同法門的書,還有哲學書,儘管當時感覺很好,但我還是不懂生命的意義和目地是甚麼。

我遇到了一位來自伊朗的哲學家,他很出名。我有時會聽他的演講。當我有機會和他乘坐同一輛車時,我問他,生命的目地是甚麼,為甚麼我們要活著。他回答說,生活就像一場像棋遊戲,就看你想不想玩,如果你不想玩就會被踢出局。我覺的這樣的想法很奇怪。怎麼會這麼簡單?我曾期待他會有更好的解釋。

當我慢慢長大後,這些精神方面的思考越來越少,而常人的想法卻越來越多,比如金錢或情感。但是當我越追求這些時,我越陷越深,並且我生活中遇到的麻煩越來越多。但是在常人社會的不斷影響下,我還在繼續追求金錢,想要超過別人。在與人發生衝突而吃虧後,我的爭鬥心也越發強盛,並且心中開始產生怨恨。同時,我開始對政治問題產生強烈的興趣。這些常人的思想裝滿了我的大腦。

得法

一天我和朋友一起外出,我聽一位朋友說他的父親早上會去公園打坐。

我對打坐有所了解,也很感興趣。我問他具體怎麼煉。幾天後,我來到那個公園打坐。所有的一切都很美妙。煉功讓我非常放鬆,音樂也很溫和,同時給我教功的人很和善,也很有耐心。他們給我推薦了法輪大法的主要著作《轉法輪》。

當我讀完《轉法輪》這本書後,我驚訝的發現,我對人生的所有問題在這本書裏找到了答案。

在我修煉大法前,我時常有類似低血壓引起的頭暈,感覺要栽倒在地上。那種感覺很奇怪也很痛苦。但是醫院卻診斷不出任何病來。我又找了一個醫生,做了血檢,可是結果還是不能說明任何問題。後來,我開始避免吃很油膩的東西,或者甚至不怎麼吃東西,總是挨餓。開始修煉大法以後,在我完全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這些症狀全部消失了。我感到非常驚訝。

煉功時,我感覺很放鬆,好像思想全部空了。大法消除了我的很多病業,包括心臟疼和頭暈。我整個人都變的更加放鬆。我的母親也時常跟我說,無論她多緊張或是多麼生氣,我總是能很平靜的回應她。

我無法想像,如果沒有修煉大法,我的生命會怎樣。修煉大法後,很多問題都離我遠去,如性解放、抽煙、喝酒、撒謊等等等等。我竭盡所能成為一個更好的人,與人為善。在工作環境中,儘管我有條件尋求升職和出名,但我儘量避免追求這些。

我對同事總是很友善。他們總說,「他無論在哪都是那麼善良。」很多次我放下自己的工作去幫助其他人。我被評為最佳員工,這都源於修煉大法。

一次在公司要求的體檢中,我的檢查結果在同齡人或是比我更小的同事當中都是最好的。我有一位二十二歲的同事,比我小八歲,被查出了脂肪肝和腎結石。而我則因為修煉大法,身心都被淨化。

向中國人講真相

在學習了師父的講法之後,我明白了救度眾生的重要性和緊迫性,尤其是救度中國人。師父在講法中說:「中國人,近代被迫害的很不像樣子了,甚至外形都很醜陋了。可是我告訴大家,裏邊很可能有你的王,有你們的王。」[1]而很多中國人是被中共毒害的。

我經常和同修一起去中國人多的地方。我們會儘量跟他們口講真相。如果沒有講話的機會,我就把真相資料給他們。

通過閱讀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我意識到在給中國人真相資料前,最好和他們搭上話。

我開始和他們聊有關中國的事情,或者比較伊朗人是怎麼對待他們的。然後我會告訴他們我非常喜愛中國和他博大精深的文化,並且我是閱讀了一本非常好的書才對中國有所了解。當他們問我書的名字時,我就告訴他們是《轉法輪》,並且這本書完全改變了我對中國的看法。

我也注意到有的中國人被毒害如此之深,他們認為法輪功是一個組織,還問我在這裏發傳單可以掙多少錢。為了讓他們了解真相,我會把《轉法輪》的書給他們看,並告訴他們,在我的國家,人們可以自由的煉法輪功,只有在中國才被禁止。

煉功的重要性

在我修煉之初,我對煉功很感興趣。甚至在冬天下雪的時候,我也會在露天公園裏和另一位同修一起煉功。儘管我們的手凍的已經沒有知覺,我們仍然堅持煉功,並且很喜歡煉。

煉功讓我覺的很放鬆,有時煉完功以後,我睡的特別沉。煉功淨化了我的身體。每次煉完功我都感覺很放鬆。後來在我開始一邊打工一邊讀研究生以後,我參加了另一個煉功點。我們會在週末煉全部的五套功法。

我覺的自己很平靜。在很多情況下,包括工作環境中的衝突,我都可以處理的很好。後來我的工作環境有所改變,我學法的時間少了。也正因為如此,我的生活中出現了很多問題,我的很多心性關也沒過好。

我覺的自己應該把學法放在第一位,其次是煉功。慢慢的,這樣的心態導致我幾乎完全停止了煉功,因為我覺的自己應該把精力放在如何提高心性上,並且我覺的煉功和提高心性沒有甚麼關係。但是我發現,在停止煉功後,我的修煉非但沒有提高,反而越來越差。也就是說,隨著我心性的下降,我也變的懶於煉功。

長時間工作的疲勞,加上一些以前沒有經歷過的事情,讓我在家庭和工作環境中守不住自己的心性。我開始改變自己的想法。並且同修的一篇交流文章對我也很有啟發,我意識到複雜的環境其實是一件好事。那位同修在文章裏說,他為了煉功就早一點起床或是晚一點睡覺,從那以後一切都變了。

我意識到這種覺的煉功不重要的心態是錯的。事實上,煉功和心性提高的方方面面緊密相關,如耐心、忍耐力和承受能力,還有克服偷懶的心。我也意識到懶惰和心性的許多方面都有聯繫,如求安逸心和色慾心。

因此,我也開始每天早起煉功。我一開始只煉一套功法,然後我開始煉三十分鐘,接著又延長到四十五分鐘。慢慢的,我的心態又開始放鬆下來,我工作的時候精力充沛,同時,在下班以後,我還有精力繼續學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