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在紅塵不知悟 一朝得法踏歸途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一日】修煉法輪大法前,我對氣功、周易、針灸按摩、佛教、道教、儒教等有關修煉的東西很感興趣。工作之餘,常常進寺院求證佛法,探求修煉之路,深信佛道神的存在,但眾多的因緣,使我想修煉道家,於是我選擇去遼寧的千山道觀去拜師求道。

千里尋道,未果而歸。在鞍山火車站等車時,在一書亭巧遇法輪功的書。回來後,我看了一遍,感覺講得挺高,但說是佛家修煉大法,因我當時欲修道,便沒再細看。

當時我家供了七個香爐。有一天孩子說:爸爸,我腦袋迷糊上不了學。我未在意,以為是感冒了,可過了兩、三天,孩子還是迷糊上不了學。我覺的不對勁兒了,找到一個煉法輪功的學員,說明情況後,他說:你求李洪志老師啊。我說:我沒煉法輪功,李老師能幫我們嗎?他說:李老師最慈悲了,只要你和孩子學法輪功,李老師就能幫。

回家後我和孩子一起對著法輪功書上李老師的法像磕頭。孩子剛磕一個頭,就吐了,吐過之後說:爸爸,我腦袋好了,不迷糊了,我上學去了。孩子當時已幾天不怎麼吃飯了,這會兒連飯也沒吃,就高興地上學去了。過後執迷不悟的我心裏想的還是要修道,並未兌現學法輪功的誓言。

大約一個月後,有一天我下鄉喝酒回來,胸痛,翻不了身,一動就疼得受不了,到醫院一檢查說是得了嚴重的肺炎,一治半個多月。肺炎未好,一天上午,又忽然尿血近一小時,站不直,蹲不下,頭象刀剜,腰像有幾根大繩子勒,渾身沒有一處不疼。找到醫生,說是尿道感染了。我說不對呀,已打半個多月點滴消炎了,哪來的炎症?第二天一做CT檢查,說是得了嚴重的結石病。中醫說吃藥慢慢化,西醫說開刀拿,或做激光碎石。但以後還會長。

正在我一籌莫展之際,巧遇那位煉法輪功的學員,他告訴我說:你煉法輪功吧,只有李洪志老師能幫你。在難忍的劇痛逼迫下,我決定煉法輪功了。

第二天早晨,我到煉功點,隨著煉法輪功,抱輪時,感覺前額部位明晃晃刺眼的亮,我睜眼一看,前面那位學員頭頂坐著一個金光閃閃的大佛。我當時明白了,是李洪志老師在點化我,鼓勵我好好煉功呢!當天煉完功之後,患結石的部位就不疼了,打那之後也沒再用任何藥。三個月後,單位體檢時結石沒了。連醫生都說真是奇蹟!

不光結石病好了,以前在上學時得過的嚴重的胃炎、神經衰弱、呼吸道疾病等全都好了,真正達到了無病一身輕!多少年後在同學聚會時,同學們都說我看上去沒有甚麼變化,與同齡人相比至少年輕十多歲。

法輪功明確要求修煉人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一個好人,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和道德水準。按大法的要求,不得有敗壞家庭、敗壞人倫道德的行為。上天給我一個不錯的容貌及令人羨慕的職業。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大陸官員普遍時興跳舞、養情人、找小姐等。我按法輪大法的要求,對這些污濁之事避而遠之,保持潔身自好。我的一個在某單位當領導的女同學曾經對其他同學們說:人家煉法輪功的人品行就是正,跟他(指我)在一起呆著有安全感。與我家住臨樓的一個領導跟同事講:咱們這兩座大樓,從一樓到六樓,就他(指我)一個男人不找小姐。在工作上,我盡職盡責,連續多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在家庭,夫妻和睦,父慈子孝。這一切都是因為我修煉法輪功得來的啊。

修煉法輪功前,我是甚麼書都看,宗教的、氣功的、中醫的、武術的、周易的、哲學的、藝術的、軍事的、政治的,滿屋子都是書,自以為很博學,可思想境界不但沒得到提高,還弄的一身病,甚至招來低靈附體。修煉法輪功後,一本《轉法輪》使我明白了如何修煉,使我對人生、生命、宇宙、物質存在的空間都有了全新的認識。使我的修行、工作、生活變的十分清淨和簡單,身心得到了高度淨化,同時也感悟到了生命中更加美妙美好的東西。

弟子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