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全切的乳房長起來了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三日】當一個人從高高的山崖上跌落,遍體鱗傷卻無處求助時,會是甚麼感受?一九九四年四月,當醫生把乳腺癌的診斷書拿給我時,我的心中便是這樣的萬般絕望。

漂泊的孤舟找到歸航的路

一九九三年四月,一身是病、年僅四十六歲的我,因無力支撐,不得不提前十年從單位病退,本想在家好好治病、調養,頤養天年,怎知又得了這樣的絕症。

教授醫生說必須馬上手術。實在別無選擇,我只能聽從醫生的安排上手術台。醫生把腫瘤切下來,用了四個小時的時間,進行了四次切片、做完病理檢查分析後,馬上決定將我由局部麻醉轉全麻,做了乳腺癌根除術。手術包括整個乳房、胸大肌、胸小肌、腋窩及鎖骨下淋巴結的整個切除。就這樣,整個的胸大小肌、右乳、腋下右側身體皮膚和骨頭之間的肌肉等組織被全部刮掉,從我瘦小的身體上刮下了一臉盆的肌肉、肉皮等組織,刀口二十二公分。手術從下午一點進手術室到晚九點把我推出了手術室,時間一共持續八個小時。

原以為做了手術,身體應該會好些了吧。然而希望無情的破滅了。術後,薄薄的皮膚和刮光的肋骨之間無法癒合,每天都要抽積水,還要注射化療藥物,手術後肉體與精神的雙重痛苦,加上原來的十幾種疾病的折磨,經常覺的承受力到了極限。我想要離開這個痛苦的人世,心又不甘,感覺自己就像一片深秋的落葉不知飄往何處。

一九九六年八月,正當我在病痛折磨中苦苦掙扎的時候,樓下的大姐介紹我去附近的法輪功義務教功煉功點看李洪志師父在廣州講法的錄像。因我在單位長期從事政治工作,形成了固執己見的工作作風,不會輕易去接受別人的東西。一開始聽課的時候,思想上很抵觸,認為自己學過多種氣功沒有起一點作用,這功還會有甚麼不一樣嗎?或許是心態的原因,第一天根本沒聽進去幾句,第二天因為有事很早就走了,第三天因為座位離的遠,心也不靜,也沒有聽清楚講的甚麼內容。

第四天,我早早的就坐到了第一排,這節課師父講到「玄關」的問題,我不但覺的新奇,而且不知不覺中被師父言簡意賅而奧秘深邃的講法吸引住了,越聽越認真:這位氣功師怎麼知道那麼多呢?和別的氣功師講的都不一樣。這樣我連續聽完了九講錄像,心裏震撼不已。九講錄像班結束後,我從煉功點捧回一本《轉法輪》和一套師父的法像及法輪圖形,虔心的走入了修煉的行列。

自煉功之日起,我丟掉了所有的藥及多年離不開的藥罐子,丟掉了治病用的所有儀器。剛買了不到兩個月的一千七百元的頻譜儀毫不猶豫的送給了別人。為了讓我的病好、放鬆心情,家人專門花了四萬多元買的卡拉OK設備,自此再沒動過它。

我不懈的學法煉功,身心每天都有變化,神奇的事兒一樁接一樁。剛開始到煉功點煉功時,我怕走路會有困難,出門時就想鞋下面有個滑輪就好了,立刻感到腳下輪子往前滑,腰部像有人在推著我往前走。到了煉功點,煉第二套功法抱輪四十五分鐘,一點沒感到累。煉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時胳膊一伸就感到兩手掌心、小腹部位和胸部的手術部位共有四個法輪在轉,刀口處的法輪是立體的轉。幾天後,感到身體裏又有上百的法輪在轉。我知道這是師父用法輪在給我調整身體。

很快,幾十年工作狂式的拼命工作積攢下的偏頭疼、心跳過緩、心房顫、血壓過低、血小板減少、嚴重貧血、眼角膜炎、青光眼、靜脈曲張、類風濕、附件炎、左腎功能衰竭等十幾種疾病不翼而飛,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身體輕飄飄的,舒服極了。

煉功後,我臉上的雀斑、蝴蝶斑也神奇的消失了,臉色由又黃又暗變的白裏透紅,和同齡人相比要年輕的多。

我認真的煉功學法,越學越感到大法博大精深,奧妙無窮。越學越為自己找到了生命的歸宿感到欣慰。得法後,我慢慢的淡泊了世間名利,甚麼功名利祿通通視為過眼煙雲,真把它都看淡了。修煉法輪功以前,我的一位同事纏著我借他二十萬元,說只要做一筆生意,一個月後連本帶利歸還。我為他借到了錢。但是跟他做生意的同伴被別人騙了,同伴逃到香港去了。同事還不了錢,覺的沒辦法面對,也跑了。留下的這筆債,對我們這個工薪家庭來說,簡直是天文數字。但得法後的我,明白甚麼事都是有定數的,發生這麼大的事,也是有原因的。我不再忿忿不平,和家人拿出所有積蓄,當掉了金銀首飾,不夠的又向親戚借了一些,連本帶利共計二十二萬還清了所有借款。

有一天煉靜功,我突然發自內心的徹悟:萬事皆有因緣,煉功人遇到的一切都是好事,別人欠錢不還是好事,丟了東西是好事,被打罵是好事,不要大房子住小房子是好事等等,修了大法全是好事。大法使我幾十年來浸泡在塵世大染缸中追名逐利、躁動不安的心變的寧靜、平和,我這漂泊已久的孤舟終於找到了人生歸航的路。

全切的乳房長起來了

自我得法起,在心性不斷提高的同時,師父一直在幫我調整身體,淨化身體。最神奇的,莫過於一九九四年做手術已切除的右乳逐漸長起來了。

記得修煉之前,因為手術時大量的麻醉藥物注入體內,刀口處沒有任何疼痛感。一九九五年我回北方老家過年,冬天室外溫度零下十幾度,房內零下幾度,別人都穿著大棉衣,我穿一件毛衣也不知道冷,整個身體在煉功前一直是麻木的。

煉功後,師父專門打出法輪在刀口處給我調整,我還看到師父的法身給我接筋絡、經絡,動作很輕柔,漸漸的,刀口周圍的肌肉有疼痛感了,割去的疼感神經開始復甦了。

因手術後腹部韌帶鬆弛,造成我右小腿內側靜脈曲張。當時看到報紙上說北方某市一家醫院能治療,到了那裏,其實也只是在膝蓋處讓兩根筋死了。這樣靜脈是不曲張了,後來卻變成了右腿比左腿粗很多,而且右腿也越來越沒勁,肩胛骨和膝蓋關節也經常疼的厲害。得法後,我天目看到,師父將我膝蓋下的兩根死了的筋絡接好了;又把我體內腹部、骨頭上的韌帶連起來;還把我全身割斷的筋絡一根根連接、拉長,有時拽的力量非常大,有時身上像壓了千萬斤鋼鐵往下墜,有時又拽著往起飄……有時候,我的天目能看到一點點,絕大部份的時候是根本看不到的。二十多年來,師父從沒間斷過為我疏通全身筋絡。

師父說:「當然還不只是法輪,我們要給你身體下上許許多多的機能、機制,都連帶著法輪是自動運轉、自動演化的。」[1]

我對此感受很深。多年來,內在的卯酉周天帶動著內在的機制在體內不停的轉,外在的氣機連帶著法輪、周天帶動著整個身體日夜不停的轉。開始是上百個法輪給我調整身體,以後只有一個法輪在我的身上轉,內外的機翻轉從頭髮根到手指尖、腳趾尖、到指甲縫,從頭到腳、五官、胸腔、腹腔到會陰以下,頸椎到尾椎以下,兩胳膊,兩腿,全身無處不及。開始是局部的一處一處的轉,有時又麻又疼,有時疼的鑽心,旋轉的速度轉一圈就一瞬間。二十幾年來,我的身體一直就是在翻江倒海的轉,就是睡覺也在翻江倒海的轉。

幾年後,右側胸大小肌處原來繃得緊緊的整個的皮膚慢慢鬆弛了。又過了一段時間,一個乳房雛形長出來了,而且在緩慢的增大。有一天,覺的有心窩了,能找到膻中穴的位置了,右腋下通向背部的地方也長出了肌肉,胳膊、手提東西有勁了。二十多年沒有感覺的右側身體,明顯感到長出來了,和左側上身身體可以平衡了。目前整個胸大肌已經基本飽滿了。這極其超常的現象,是現代醫學絕對無法解釋的,誰知道了都嘖嘖稱奇:不可思議!法輪功太神了!這就是法輪大法造就的現代神話!大法師父締造的神奇!

一九九七年過大年,我們單位召開全體職工團拜會餐,我身著一件紫紅色長呢子外套,穿著高筒皮靴,快快樂樂的到場了。大家看到了我身體變的這麼好,都圍著問我原因,第二天就有幾十個人跑到公園學功去了。當年得了法的,有不少的家庭後來福報連連,這裏不再贅述。九九年迫害發生以後,雖然其中有些人因為害怕沒煉了,但他們的心裏像明鏡似的,他們都說:好不好,還用著別人說,我們自己清楚著呢。

因為我身體的巨大變化,我們家的親戚、朋友有一百多人陸續走入了大法修煉,大法在他們身上也展現了神奇:我母親原不識字,得法半年後就可以通讀《轉法輪》;丈夫的弟弟煉功沒幾天,駝的背就直了,酒也不喝了,煙也戒了……

當年和我一起同住一個病房的癌症病友們,都早已先後離開人世。而我,不僅活著,而且健康、充滿活力。如今已七十多歲的我,皮膚嫩白,很光滑,比年輕姑娘化了妝還好看自然,大家都說看上去只有四、五十歲。

去年秋天,我和丈夫回了一趟故鄉,老同學們見到我們交口稱讚說:今天可看到真實的法輪功了,法輪功好不好,看到他們兩個人就清楚了。我拿出準備好的真相資料和真相護身符送給他們,大家都愉快的接受,當場就有人表態要學功。

如果不是大法慈悲救度,我恐怕早已不在人世,是大法救度了我,是大法給予了我今天一切的一切,我會萬分珍惜這千載難逢的萬古聖緣,堅修大法到底!也希望所有還在受中共謊言矇蔽的世人能早日明白真相,擁有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