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我的心從此不再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一日】我是修了三年多的新學員。二零一六年三月,剛剛步入老年的我,終於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路。在這之前,我受邪黨宣傳的影響,對法輪功到底是甚麼,迫害到底是怎麼回事,不敢聞也不敢問,一個字:「怕。」

我從小就體弱多病,小學時又趕上了「文革」。由於受邪黨意識的灌輸太深,以至樹立的理想過高過大,這就為以後的人生道路埋下了悲苦的種子,因此整天在抱怨中度日,認為是老天不公。

人到底為甚麼活著?同樣是人,為甚麼有貧富貴賤之分?好人為甚麼有這麼多坎坷?為了弄清心中的一大謎團,為了改變人生的命運,我燒香拜佛、抽籤占卜、找風水先生、拜靈謀半仙、捐資建廟、超度放生、去教堂,自以為是,還時不時地在網站上發表些短文評論,其實我對甚麼是修煉,人為甚麼修煉,怎樣修煉,根本不懂。

就在我苦苦求索中,朋友送來了《轉法輪》,我打開書,被首頁的《論語》深深的吸引。手捧大法寶書,我是一口氣讀完的。那真叫如飢似渴呀!這不就是我苦苦追尋的嗎?懷著對師父對大法的無比敬仰,我一遍一遍的學法,數百遍的聽師父講法的錄音,幾十年生活中心裏的謎團逐一解開。我明白了來到世間為甚麼受苦遭罪,也終於明白了人活著就是為了返本歸真。我還明白了,以往受的各種苦都是累世的業力造成的。人,想改變命運,唯有修煉。

明白了這些法理,我豁然開朗,從此,心再也不苦,我倒是覺的應該感謝那些挫折和苦難。

想走入修煉也不是一帆風順的,雖說我得法的時間很短,但在我身上發生的變化是巨大的。首先是伴隨我幾十年的那顆躁動不安的心靜了下來。

學大法之前,由於工作關係,我的電話是包月的。除了業務溝通,業餘時間就用來聊天。反正不計時間,不用白不用。電話海聊已成了我生活的一部份。

通讀大法的那段時間,認為自己真正的人生開始了,每天大部份精力用在了學法上,幾乎沒有幾個電話。可是學第二遍《轉法輪》時,一天不打兩個電話,就坐立不安的,總像是有人勾魂似的。參加小組學法時,同修讓我多發正念,多學法,清除干擾,那顆亂糟糟的心情逐漸平靜了下來。

可是過一段時間,幾家親戚聽說我學法輪功,他們不理解,說了些不好的話,我沒動心,借此機會講真相,講自己的修煉體會,勸三退,有的同意,做了三退。

學法修煉中,集體學法每週就一次,大部份時間在家自學。若以前,我心浮氣躁,根本就坐不住,寂寞孤獨的感覺難以承受;是博大精深的大法法理吸引,讓我自覺的學法。

師父講:「修煉中啊,大家都知道吃苦很難,實際上吃苦還不是最難的。苦嘛,再苦哪,過後也明白過來了,可是在無望的寂寞中默默的修,看不到希望,那是最難的。任何一種修煉都會經過這樣的考驗,都會在這樣的路中走。能夠持之以恆啊,不斷的精進那才是真精進。這話是這麼講,做起來實在是太難了,所以說修煉如初,必成正果。」[1]

師父的話在激勵著我,既然走進大法中來了,既然得到了夢寐以求的大法了,就要精進的修下去。想精進就必須去掉太多的執著心,讓心靈得以淨化才行。

為了讓心靜下來,專心學法,我做了以下幾件事:和那些聊友們面對面講真相,講修煉體會;關閉了微信朋友圈;退出了老年大學;少看或不看電視;有應酬儘量推辭。遠離了那些低級無趣的關係,中斷了那些毫無意義的交往。之後,頭腦清醒,心情舒暢,心中只有大法,只有感恩。干擾少了,心也靜了。

心一靜,有電話來,反倒厭煩了,開始習慣這種靜心學法、修煉的生活了,再也感覺不到孤獨寂寞之苦了,反倒覺的現在比過去任何一個時期都過得充實而快樂。

當然,在今後的修煉過程中,還會出現種種的苦和魔難。但我已做好準備,堅定的信師信法,用強大的正念做好師父讓做的三件事,接受考驗,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