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兩次車禍魔難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三日】一九九八年七月我有幸得大法。小時候我只上過兩年學,得法後師父給我開智開慧,不長時間我就能通讀《轉法輪》。現在,我能讀師父的所有大法書。得法前我渾身是病,而且自己脾氣暴躁,學法後所有疾病不翼而飛,走路一身輕!現在,我脾氣好多了,處處善待他人。家裏人看到我身體發生這麼大的變化,都支持我修大法。從二零零五年開始,學法小組就在我家,一直堅持至今。

有一年,我遭受了兩次車禍魔難,經歷了生與死的考驗。

二零零七年三月的一天下午,兒子騎著三輪助力車帶我去河灘地裏幹活,回家時在一個急轉彎處車突然翻立在路邊,我被撞在水泥路的一個石坎上,右手碰在道邊的石樁上,當時我甚麼都不知道了,只覺的頭「嗡嗡嗡」一直響。兒子嚇壞了,將我抱起來喊:「媽呀,怎麼啦?!」當時我兩腿發軟,無法站立。兒子一看,我頭上撞了一個大包,他用手摸我的頭:「媽呀!你頭成軟的了!怎麼辦呀?」

隨著兒子的呼喊聲,我醒過來了,鎮定的對兒子說「不怕!媽是修大法的,有師父保護,沒有事!」我立即喊:「師父!快救我!」並大聲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這堅定的一念,頭也不嗡嗡響了,被撞腫了的手背也不覺的痛,之後我也能站起來了!頓時,我心中感激師父:謝謝師父救命之恩!

回家後,我身體一切恢復正常,做飯、幹家務活,兒子和全家人都見證了大法師父的偉大與大法的神奇法力!

同年臘月的一天凌晨四點多,我和老伴拉著載滿白蘿蔔的一輛三輪車去批發市場,上公路走了不遠就被一輛對面而來的貨運車撞了,老伴被撞暈倒在地上,我被撞出十幾米遠,重重的摔倒,後被送進軍隊醫院,在病危監護室四天四夜昏迷不醒。

當我甦醒後,吃驚的問:我在哪?護士告訴我,你出車禍了,在監護室!我才明白自己出車禍了,我立即警覺,這是舊勢力來取命的!這麼大的魔難絕非是偶然的車禍,我是修煉的人,我堅決不承認。這時師父的法從腦海中反映出來:「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1]「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同時心中又發出強大的一念:「徹底清除、解體一切妄圖要我性命、毒害世人、毀世人的邪惡生命及邪惡因素!」

我想坐起來,發現胳膊不能動。醫生告訴我說:你的胳膊與肩摔斷了,要做手術固定。我又聽到醫生與護士說:「還沒見過好的這麼快的病人。昏迷這麼多天,做腦電圖檢查大腦沒問題。」我心中明白,又是師父救了我的命!師父為弟子承受了一切!

胳膊手術完後,我在病房問我女兒, 是誰把我送醫院來的,女兒「哇」一聲哭了!說你被撞成這個樣子,我們把你送來的。當時我不知道老伴因車禍已離我而去,家人都瞞著我。我對女兒說:我是修煉人,有師父有大法保護,我要回去。我對醫生說,不要給我掛吊針了!我清醒過來後一粒藥也沒有吃。師父見我有堅定的正念,就給我清理身體。一掛吊針就嘔吐不止,吐了一滿盒粘沫髒物,又吐了三個像橘子大小紫紅色的東西,又吐了不少黃水。吐完後我覺的好多了,我就要求出院。醫生開玩笑說:你掛吊針就難受,不掛吊針還好了。醫生同意我出院。

在病房的幾天中,我給病友及陪床世人都講了「法輪大法好」的真相 ,並「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救人。從醫院回家後,我才知道老伴已走了,我痛哭一場,但是我畢竟是個修煉人,大法的法理使我明白人的一些恩恩怨怨。而我來世間就是為得這個法,當大法徒,履行我史前的誓約,助師正法,救世人,怎麼能陷入情中不能自拔呢?這一次的重大車禍,要不是偉大的恩師慈悲救我、為我承受業力,哪有今天的我!師父講:「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3]

從此,我按照大法師父的要求,堅定的做好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和我周圍的同修配合默契,講真相,勸三退,貼不乾膠、掛橫幅、掛展板,堅持面對面敬送真相資料、光盤、大法真相台曆等,樣樣不落下。在方圓村鎮都留下了我助師正法、救度世人的足跡!從勸三退開始至今,我也沒有詳細記,大人、小孩我都勸,不停步、不怠慢,不擦肩而過!

二十年來,跟隨師父正法修煉,給予了我很多很多,我難以回報!弟子一定在這最後最後的時刻,繼續正念正行,多救人。叩謝師尊!合十!

個人體會,如有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