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越南學員:我幸運的找到了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七日】當我覺的人生沒有意義的時候,我很幸運的找到了大法。和很多其他同修一樣,師父淨化了我的身體,教我成為一個真正的好人。當我的心性提高以後,我的生活充滿了快樂,因為我找到了人生的意義。

二零一四年,我被發現得了系統性紅斑狼瘡。這是一種病因未明,且無法治癒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可影響幾乎整個身體系統。一開始,我脫髮非常厲害,然後四肢骨折,接著全身腫起來。整形外科醫生說我患有類風濕性關節炎。那時我才二十五歲。這一切讓我不知所措,並且難以置信。

接著我又患上了嚴重的貧血。城裏最好的醫生給我治療了兩個月,可我的病情沒有好轉。很快的,我被送到了一個輸血醫院,醫生說我一個星期以後可以知道結果。在這段等待的時間中,我開始發高燒和全身抽搐。然後我的呼吸變的困難,被送進了急救室。

對於診斷結果,醫生讓我自己上網去查詢和我的疾病相關的信息。從那以後,我每個月都去醫院做一些檢查。在那裏,我看到各種患絕症的病人在死亡邊緣掙扎。我問醫生:「醫生,我可以結婚嗎?我有一個男朋友,我們已經考慮結婚了。我還可以活多久?」

可是隨著我原有的疾病不斷的惡化,新的病又出現了。當我失去所有的支撐時,我的痛苦也在不斷增加。我真的像陷入了無底的深淵!

得法

在二零一七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一開始我抱著很謹慎的態度,因為我聽到了許多混雜的信息。通過我的判斷,我總結出了幾條:法輪大法教人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要求人不斷提高心性,同時能祛病健身,讓人達到健康。這是一個佛家法門,修煉人在社會中完全按照正常狀態生活、工作,沒有宗教形式,和政治無關,並且完全免費。但是同時我也聽到一些人極端的說法、中共特務散布的一些對法輪功的造謠誹謗言論。

經過認真分析、辨別,到二零一八年四月,我決定非常認真的修煉大法了。我真的被師父打動了。我很敬佩中國國內的那些同修,他們是最慈悲和最頑強的修煉人。

從大法中獲益

在讀了幾遍大法書以後,我覺的我的很多觀念和看法被糾正了。當我還是大學生時,我曾經想過:究竟甚麼樣的人才是一個好人?有哪本書能教人做個好人?做好人行得通嗎?甚麼是對?甚麼是錯?從那以後,我開始閱讀很多討論如何做人、如何讓生命更有意義的書籍。那時我還覺的自己在做好人,自己挺好。但我的改變只停留在表面,並且持續不了多久。因為我的內在沒有改變。

當我開始工作以後,我慢慢開始執著個人利益、成就、金錢。我忘記了自己在尋找甚麼。執著於名利和愛情,我還覺的自己非常好,比很多人都好。我那時一直忙著賺錢。就像那些過度工作的人一樣,我身心疲憊,並且脾氣暴躁。因為在工作之外教課可以賺很多錢,所以我對自己的事業也失去了熱情。自從我生病以後,那個我以為很愛我的男朋友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病痛的折磨和心裏的傷痛使我的情況越來越糟。那段時間的我可以用「淒慘」二字來形容。我有一種從未感到過的可怕的寂寞!我幾乎無法在學校裏繼續工作,可是我仍然沒有放棄校外的那些兼職。說來慚愧,我真是一個不負責任的老師。

在我生病以後,我的心性變的很差。我很難受,易怒,總是抱怨別人,同時也很脆弱。當我開始認真學法和煉功以後,我變了。我的妹妹告訴我,我的行為舉止不再那麼讓人討厭。這都是因為我的心在法上。

我不再像以前那樣執著職位和利益。我意識到校外的兼職影響了我的本職工作和我教書時的心態。課外工作是為了讓自己多賺錢,而這樣做對學生未必是好事。他們白天在學校上學,晚上還要接著上課。如果我沒有修煉大法,我永遠也意識不到這些,反而還可以為自己找到很多很多條理由來辯解。

有人給學校的老師每人捐了一百萬越南盾(約四十三美元)。我把錢分成了五份,給了五個喜歡讀書的好學生。我說他們可以拿這個錢買更多的書讀。同時,我還自費打印了一些材料,以幫助學生更好的準備考試。我不去想我還要花多少錢,我只是試著給他們提供一些幫助,因為他們渴望學習。有時我幫其它的班級打印一些材料,他們忘了付我錢。我就當作是送給他們的禮物。在過去,這是我做不到的。我可能會很生氣,鬱悶,並且一直為那些錢耿耿於懷。

修煉以後,我的怨恨沒有了。因為通過學法,我明白了我們人生中遇到的所有苦難都和前幾輩子有關係。如果我們欠了誰的債,我們必須要償還。

對於同事來說,我也開始學會和他們分享資源,並為他們考慮。當然,這都是一個過程。過去的我很自私。我只想著甚麼對我來說是最有益的。並且對那些比我更受歡迎的同事還心懷妒嫉。現在,我學會了用「真善忍」來衡量我的一思一念。如果有的事情做的不夠好,我會儘量下次做好。在矛盾面前,我學會把自己的心放下。在日積月累的過程中,我改變了很多。慢慢的去掉了執著後,我覺的內心很平靜,有的時候,我真的體會到了作為一個真正修煉人的樂趣。

師父說:「大家知道啊,修煉人嘛,總講那麼一句話:你有那個心哪,你的心才會動;你沒有那個心哪,像風吹過一樣,你根本就沒感覺。」[1]

我知道我還有很多執著要去。在去掉一個執著後,我馬上會意識到另一個執著,然後接著去執著。這個過程並不容易,但是當執著真正去掉時的感覺卻是身心的輕鬆和愉悅。

無病一身輕

我在十五歲的時候就開始來例假,並且經常經血過多,或者全身不舒服。醫生總讓我回去複診。在我二十歲以後,醫生還是沒有找到甚麼辦法給我醫治。只是把我的名字記在那本「青春期月經失調」的記錄本上。我嘗試了很多藥,但都對我無效。對我來說,每個月幾乎有一半時間都在痛苦之中。而在我患上紅斑狼瘡以後,月經失調的症狀更加嚴重。

在經歷了十年的病痛折磨後,我慶幸自己找到了大法,並且親身體驗了大法的超常。現在我的月經已經完全正常。我清楚的感覺自己的身體被恢復到正確狀態。師父幫我拿掉了病業。

因為紅斑狼瘡,我的一個指甲長的很長,並且和肉是脫離的。這種情況持續了好幾年,吃藥也無濟於事。但當我開始修煉大法後,我的指甲又長好了。我甚至不知道它是甚麼時候癒合的。我媽媽覺的這一切太神奇了!

我的心臟瓣膜的問題消失了。以前由於月經不調也會引起腿部的疲勞感。每次要來月經前的那種不適感總讓我難以忍受。患上紅斑狼瘡以後,我必須要服藥,有時還得穿上醫用襪子。每次給學生上課時,我總得坐下來,摩擦雙腳。晚上睡覺前,我得按摩雙腿,並且睡覺時把腿墊的高高的。有時難受的根本睡不著。這也影響了我的工作,因為我無法關注學生的學習情況。現在我雙腿的不適感已經消失了。我不用服用任何藥物,也不用採取任何醫療措施。我甚至忘了自己以前還有心臟病。現在上課的時候,我可以跑來跑去的關注學生的學習情況。

有一段時間,學校裏的老師緊缺,我一週教了超過四十堂課,每堂課四十五分鐘。這種情況持續了三個月。而我沒有任何心臟不適的感覺,也沒有出現任何不正常症狀。對一般人來說,承擔這麼大的工作量是很難維持一個好的狀態的。所以我的同事經常問我有甚麼秘訣可以一直保持充沛的精力?我知道這都是因為我修煉了大法。這時我會向同事洪法。

過去,我因為貧血總是臉色蒼白,面部浮腫,身體瘦弱,特別是,治療紅斑狼瘡的藥物副作用非常強烈,但我又不能不吃這些藥。如果我忘記吃藥,我會非常擔心。而現在,我已經恢復健康,不用再吃藥了。

我的家人目睹了大法的神奇,我的媽媽也開始修煉大法,我的外婆喜歡讀大法書,每天都在讀。

我的同事也注意到了我的變化,有的人開始問我煉功的事情。他們都知道這個功法很好,但他們總是太忙。當然,這是表面原因。現在我慢慢的理解到還有更深層的原因,那就是命運和緣份。大法就在眼前,可有幾個人能意識到?修煉大法可以提高心性,當心性提高的同時消去業力,身體自然就好了。

如果我沒有修煉大法,也許我就是家庭和社會的負擔。修煉大法讓我獲益太多,太多的奇蹟發生在我身上。我把我的故事和大家分享,希望每一個和大法有緣的人都能儘快得法修煉,成為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從中體驗大法的美好。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