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伴在法輪大法中受益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六日】我今年六十八歲,年輕的時候是做建築的,在工地上和男人一樣搬重物、抬石頭,落下了些病。到我得法之前,患嚴重膀胱炎十多年了,發作一次要打針打半個月都不好,血管都打硬了也不好,有時一兩個月發作一次,有時半年。

還有胃下垂、胃疼、吃東西冷了或熱了都疼。我做過胃鏡、直腸鏡檢查,檢查出來說,我還有淺表性胃炎。我平時都要用一根帶子勒著胃部,好不讓胃下墜,否則就感覺胃往下墜。多年了,打針吃藥都沒有用。還有腳後跟靜脈血管曲張,得法之前一年多,穿鞋磨到那個地方就流血,去醫院看病,但是沒給檢查出來甚麼。那些年為了治病,醫院跑遍了,各種偏方我也試過,但都沒有用。

一九九七年五月份的一天,我去寺廟燒香,燒完香等車回家,可是等了半個多小時車都不來。我還奇怪:今天這車是怎麼回事?我就想乾脆我走路回家吧,於是我就走路,路過了鄰居家開的商店,在店門口就剛好碰到她,她喊我說:「大媽,你去幹甚麼?」我就說:「我去敬香,哎呀,我有病啊(膀胱炎發作),去打了半個多月的針,血管都打硬了,針都難得紮了,也不好。一身的病,咋辦呢?我來敬敬香唄!」

她一聽就說:「現在的廟裏都是狐黃白柳,你不要去拜了,你來煉法輪功好了!」我就問她說甚麼是法輪功。她就說:「法輪功太好了,我的膀胱裏原先長了個瘤,一直都沒有好,煉了法輪功就好了,我現在藥都不吃了!一點也不疼!」我一聽就說:「要是這樣,那煉呀!我燒香拜佛都不好病,那我就煉法輪功吧!」她說她送一本《轉法輪》給我,才九元錢一本。我說:「我字都不識,我怎麼看的懂書?」她就對我說有煉功點、學法點,讓我去跟著人家煉,拿著書聽著人家讀。我就答應了。

第二天,我就到家附近的煉功點去,跟著人家煉,輔導員義務教我煉功。早上六點鐘開始煉,煉兩個小時,到八點鐘。晚上在輔導員家裏,有時讀《轉法輪》,有時看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帶,大家都是自願去。我第一次煉完功回家,就感覺渾身上下都是法輪在轉,簌簌的,臉上、手掌心、兩條腿,都像通電流似的,胃也熱乎乎的,全身都熱乎乎的,非常舒服。那晚我就去輔導員家裏學法了,我不識字,就聽著其他人讀《轉法輪》。

一天我在床上躺著,看見屋子裏到處是紅通通的,還看見五顏六色的法輪在旋轉,正轉、反轉,就像教功錄像裏的法輪旋轉一樣,非常美妙。

我家的鄰居兩天後給我送了一本《轉法輪》來,我非常高興。我對我的老伴說:「我不識字,你讀給我聽!」我老伴就讀給我聽。那段時間剛好他下崗在家,也沒甚麼事,他就讀給我聽,我就越聽越想聽,雖然我不識字,但是我就是聽的懂,也愛聽。老伴對我說:「這本書太好了,不是一般的書,你先煉著,我也要煉的!」

老伴天天都讀給我聽,幾天就讀完一遍。他讀了半個月的《轉法輪》後,他說他也要煉了,於是就跟著我一起煉功了。這下早上我就有伴兒了,兩個人一起去煉功點煉功。我也給老伴請了一本《轉法輪》,晚上一起去集體學法。逐漸的我也就跟著大家一起讀《轉法輪》。開始時,人家都讀了幾行了,我還沒找到那個字,看看別人都讀到下面了,我又趕緊跟上。在家裏時,老伴教我讀《轉法輪》,我不會的字就問他,他不在我就問兒子,有時候才問的字回過頭又忘了,我又去問。兒子還說我是豬腦筋,才說的又忘。我也不氣餒,我笑著說:「是的,是的,我就是豬腦筋,快教給我!」

這樣慢慢的,我認識的字就越來越多了。得法後一年我就可以自己獨立的讀《轉法輪》了,現如今我早已能通讀李洪志師父所有四十五本大法著作了。你們說神奇嗎?

修煉前我是個很膽小的人,不敢走夜路,得法後,就迫不及待的想多聽人家讀《轉法輪》,所以只要哪裏有集體學法的,我就會去,有時深更半夜一個人走路也不怕,精神頭十足。

而我的身體更是感受明顯,從我一開始煉功就感覺渾身輕,都忘記了自己還有這些病了。不管吃多吃少、吃冷吃熱,胃都一點沒有感覺了,膀胱也不疼了,腳後跟的暴露的血管也自己長好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就是個完完全全健康的人。半個月的時候我就把我的幾大抽屜藥,中藥、西藥各種藥,連著藥罐子,全都扔了。從那時到現在,六十八歲的我身體一點問題都沒有,非常健康,在我家裏找不到一片藥。

記的我得法兩個月的時候,像師父說的:「在最低層次上修煉的時候,有一個過程,就是把你的身體完完全全淨化下來,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東西,身體周圍存在的業力場和造成身體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1]我以前有病的地方又給翻出來了。我就開始便血,膀胱疼的像被開水燙著一樣,疼的在床上打滾。小便憋不住,一去廁所,便出像水管噴出來一樣的血塊。那次兩天時間就過去了,我也沒當回事,我心裏還高興呢:師父給我消業了,把我這些壞東西都給排出來了!

半個月後,又有一天出現了相同的狀況,只是沒有第一次疼,也沒有那麼多血塊了,小便中有些血,一天以後就好了。這兩次之後,我的膀胱再也沒有出現過問題,到現在二十多年了,一點毛病沒有。我的胃從煉功後就再沒疼過,一直都很好。

得法後我有一次是拉肚子,拉了三十幾次,飯都不想吃了。拉出來的都是布料一樣的黏糊糊的東西。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清理我的腸胃。

我從小皮膚還有個毛病,我們農村叫作「冷飯疙瘩」,就是渾身長又紅又癢的包,皮膚上厚厚的一層,一抓就長一片。農村的治法是用冷飯在身上搓,搓了以後把那個飯給狗吃,說這樣才能好,可是我從小就那樣治,也沒有用。還是得打針吃藥,只是每次能消下去,斷不了根。一直到修煉前我都會長,有時一冷一熱就長一身,我就得去打針,不打就消不掉。得法後的一天晚上,我本來是要去集體聽講法錄音的,無奈我身上又冒出了這個「冷飯疙瘩」一身的大紅包,又紅又癢。我提著錄音機走到半路就趕緊把錄音機給了一個功友,我說我這樣靜不下來,我就回家了。回家後把衣服褲子都脫了,因為又熱又癢,衣服也穿不住,我想脫了給它消吧!結果第二天就好了。那也是我最後一次出這個「冷飯疙瘩」,從那後,我的皮膚再也沒有出現過任何皮膚病。

下面是我的老伴,他也說說他得法的神奇事:

我今年七十三歲,十九歲時去當兵,服了三年的兵役。那時是通訊兵,技術型兵種,每天都戴著耳機,裹的嚴嚴實實,有時還背著電台,通過電台接收和發布各種軍事命令,大量的電磁信號輻射,所有的通訊兵基本上都得了腦貧血、腦神經衰弱。

我的腦神經衰弱非常嚴重,晚上都睡不著覺,睡在房間裏連門口過了一隻老鼠,走幾步都聽的見。也因為這個,原本五年的兵役,三年我就提前退役了。在部隊時我在部隊醫院治療過,退役後也在縣城的醫院治療過,還吃了很多補腦的藥,但是都沒有作用,長期睡不著,造成我頭疼,頭昏,精神虛弱,整個人很消瘦,體重驟降,一米七一的身高才有四十八公斤。

我們一個排裏二十多個戰友,普遍都是消瘦,有的貧血皮膚煞白。在部隊時,我還患上了腸胃炎,到我得法前二十多年裏,我每天要上四、五次廁所,肚子一疼就要去,每次去廁所腸子都扭著疼。因為整個人長期沒有精神,看著病怏怏的,也沒力氣,所以在我和老伴結婚後的那些年,家裏的活基本都是她幹,加上三個孩子的負擔,老伴壓力很大,有時也有怨言,說我是不是不足月生出來的(指早產兒)。

一九九七年五月,我的老伴請回《轉法輪》來,因為她不識字,她讓我讀給她聽,我就讀給她聽,讀的時候,我發現,《轉法輪》看起來表面文字很淺白易懂,但是內涵卻很深。我就對老伴說:「這本書太好了,不是一般的書!」半個月的時間,我給老伴讀了三、四遍《轉法輪》,我就決定正式走入大法修煉。開始和老伴一起,早上去煉功點煉功,晚上有時集體煉功,有時集體學法。

我煉功後,最明顯的感受是晚上能睡著覺了,這樣精神就好起來了,精神抖擻。得法後一個月的一天,我從上班的地方坐公交車回家,一路上下了幾次車找廁所,就像師父講的:「有的人還會連拉帶吐。過去有許多地方的學員給我寫心得體會中提到這個問題說:老師啊,我從學習班聽完課回家,一路上盡找廁所,一直找到家。因為內臟都得淨化。」[1]我真是感受很深,就和師父說的一模一樣,我也是一路上就找廁所,這個廁所出來,那個廁所進去一直找到家。

就從開始煉功起,我就不再每天去四、五次廁所了,每天也就一次,吃的東西不好了就兩次。記的很清楚,那時很準,每隔十六到十八天,我就會拉一次肚子,大概一年的時間,就沒有再拉過肚子了,腸胃炎也徹底好了。我的頭疼還有腦神經衰弱的症狀也是一樣,半個月就來一次,頭疼說來就來,一次最多疼個幾小時就過去了,也就不疼了,半個月以後又疼一次。這樣持續了半年時間,徹底不疼了。到現在二十多年了,頭從來也沒疼過,腸胃炎也沒有犯過。

我得法那一年,我們那裏流感很厲害,我和一起上班的幾個人都感染上了,我發燒將近半個月。那次也是奇怪,白天我去工地上班,不燒,晚上一回到家就開始燒,我老伴給我蓋兩床被子我還渾身發冷,都燒到四十多度了。我和老伴都是修煉人,我們知道是消業,所以也不拿體溫計量,可是憑經驗,也知道至少是四十度。我的三個兒子就不幹了。因為我連續這樣已經半個月了,三個兒子是輪番的來家裏指責我老伴,手都指著我老伴的腦門了,說是她不給我吃藥的,要是我有甚麼三長兩短,她就不好過了。

老伴被兒子們這種架勢給嚇壞了,就把藥和水拿到我面前,當著我三兒子的面說:「我現在問你,你吃不吃藥,你自己決定,不吃藥,你說出個道理來,要是在法理上,我就不讓你吃了。不然呢,你就吃藥,因為你這樣已經是半個月了!」我對她說:「我不吃藥,這是師父給我消業,每個人業力大小不同,有的人業力大,有的人業力小,我這個就是消業時間長一點。」老伴一聽,覺的我說的在理,三兒子也聽見了,就不再逼他媽了。

兩三天過後我就好了。那一次和我一起上班的有幾個都因為發燒而請假上不了班,聽說有一個還花了兩千多元錢上醫院,也沒看好。可是我卻每天堅持去上班,上班就不發燒,啥事沒有。別人問我為甚麼不去看病,我說我是煉功人,我不用看病,煉功就好了。那次過後,我整個人像脫胎換骨了一樣,白裏透紅,到哪裏人家都跟我老伴說:「嘿,你家老頭這氣色太好了吔!」

我才開始煉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時,只能單盤,每次盤五分鐘。我就想起師父《轉法輪》中講到的漸悟,於是每天我把腿往上扳一點,每天時間延長幾分鐘。就這樣,一點點的,兩個月後我能雙盤了!雙盤也是從一開始的半個小時,到後來一次次延長時間,最後突破了一小時!這個過程我能感到自己的心性一點點的在提高,身體也在一點點的淨化。

得法兩個月左右,有一次我煉功,疊扣小腹時,非常明顯的感到了法輪從我的右手轉到兩手之間的空間又轉到左手,再轉到左手與小腹之間的空間,最終在我的小腹處轉動。清清楚楚的體會到了師父說的給每一個真修者下法輪。

還有一次,我在一天中午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師父所講的「關於天目的問題」[1]中的大眼睛,藍幽幽的,一眨一眨的看著我,還看到過金色的法輪,師父講法的形像。這些神奇也更加堅定了我修煉的信心。

我和老伴風風雨雨走過二十一年的修煉路,一路上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保護,借第二十屆世界法輪大法日,感謝慈悲的師父,感謝大法,願天下有緣人都能明真相、得福報。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