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闖難關中向內找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六日】我是河北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九歲。學法修煉了這麼多年一直磕磕絆絆,現在出現病業假相,想寫出來曝光自己的執著以此引以為戒。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有一天突然頭裏發酸、噁心持續了一天,其間吐了三口澀澀的水。接下來右眼睛看東西模糊像霧一樣擋在眼前,看不清。我當時就想是舊勢力迫害,就發正念清除,放師父講法一遍遍的聽,但是效果不大好,心裏有一種無奈。

因為左眼在兩年前出現跟現在右眼一樣的症狀,表現出的假相是看不見東西。當時心裏很不穩,自己也想讓自己正念強一點,把自己當成正常人,可是一出門眼前一片白,把假相當真相了。來到學法小組同修和我切磋鼓勵我要衝破這一關,要好好向內找,做好三件事,有了這顆心師父就幫我,使我就能看到東西了。

這個時候我所在的居委會總去我家和我親家騷擾,我們學法小組切磋後決定給家屬院的居民(居委會的工作人員也居住在本家屬院)發真相信,讓大家都明白真相。我也顧不上眼睛看不清,一心想著跟著同修們去發真相信,救眾生。經過這次發真相信後我眼睛看東西就很清楚。可是到了正月初一這天,我眼睛又出現假相完全看不清看不見,趕上過節家裏的親朋好友發現我的情況,就勸我去醫院,老伴有嚴重的心臟病、糖尿病,他害怕我出現危險也一再強調讓我去醫院。我當時悟性沒跟上,心中搖擺不定,經家裏的勸說我同意去了醫院,到醫院診斷為惡性青光眼併做了手術。

在這裏要說的是:我老伴平時不認同大法,這次我上手術台前,對他說:「我要做手術了,你幫我打打氣。」老伴說沒問題的,我會一直守著的。我說:不是那樣,你在手術室外要虔誠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老伴非常痛快的答應了。手術出來後,女兒告訴我:爸爸很認真的閉上眼睛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還說,咱念的可能真管用,看你媽手術很順利!在手術室外,我老伴、我女兒、我的弟媳婦他們都認真的念「法輪大法好」。

雖然我沒做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但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我,做完手術很痛,沒有力氣,我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幫我往外推不好的物質,渾身冒冷氣,滿頭流汗,一週後出院,出院時的視力僅不到0.2,但由於沒有拆線還去複查了兩次,每次視力都有提高,這是慈悲的師父在鼓勵我啊!

通過這次事情我體會到修煉的嚴肅,好好向內找:

1、原來我以前學法雖然念了很多遍,但都沒入心。就是學法沒得到法。

2、沒有百分之百信師信法。當一出現看不清的假相時,我沒有堅定的一念,相信我沒事,而是搖擺不定心裏不穩。就是信師信法打了折扣。

3、在前幾年由於很強的利益心,我經別人介紹參加了一個變像的傳銷,投了一萬元錢,那時學法不深,沒有意識到危害性。現在已徹底明白,再也不幹那事兒了。

4、怨恨心、爭鬥心沒去。在日常生活中和老伴產生矛盾時,總用人的觀念看矛盾,用人的辦法處理矛盾,知道自己不符合修煉人,但還是沒守住心性,怨恨、爭鬥中完全混同於常人。在同修的幫助下認識到了,這是我長期沒修去的心。我聽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認識到黨文化中的「恨」在我表現的很突出,我明白了不修去這個執著,就跟它一樣了。我就每天發正念時解體這個「恨」,師父就幫我拿掉了這個敗物。我現在沒有了恨,我要按真、善、忍的標準做。

5、以前的我是個馬大哈,東西愛亂擺亂放,沒有意識到這是懶散、邋遢的習慣,在修煉後也沒多意識到,有時把救人的真相資料也亂放,今天放一處,明天放一處,時間一長自己也忘了放到哪了,有的真相資料就沒及時放到眾生手上。想想真不該,我以後要嚴肅對待,不能稀裏糊塗的不在意了。

6、不二法門。前幾年我在商場抽獎,說是原價賣幾千元的一個金包玉的佛墜,現在五百元就可以賣給我,當時學法不深,以為佔了便宜就買下了。沒有戴過但一直放在家裏,這次我想起了它,和同修切磋,這是不二法門啊,很嚴肅的一個大問題。我和女兒一起把它扔了,期間還有點捨不得,但現在我已經認識到了修煉的嚴肅、認真,不能有半點的馬虎。

我把我修煉中的磕磕絆絆都寫出來,曝光我認識到的執著心,修去它們,抓緊時間走好以後助師正法的修煉路!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