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去執二三事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五日】

一、去掉指望常人解體中共邪黨的執著心

我是二零零六年從新走回大法修煉的。剛開始,只是每天晚上學一講《轉法輪》,早晨煉功,其他經文沒有看過。那時也知道共產黨腐敗,但由於從小到大浸泡在黨文化裏,被共產黨充份洗腦。看到《明慧週刊》同修介紹自己如何勸人三退,很不理解。同修笑我被共產邪黨洗了腦,還中毒不輕呢!

後來,看完《九評》、《解體黨文化》、《我們告訴未來》、《風雨天地行》這些書和光盤,心裏還在嘀咕:迫害法輪功是江魔頭幹的,其他中央領導人還是蠻好的,說不定哪天就給法輪功平反呢!同修見我不悟,幫我請了師尊九九年以後的講法。那時由於自己的層次太低,看不懂師尊的新經文,不明白為甚麼勸人三退。但當時自己很清楚,作為弟子一定要聽師父的話,師父叫幹啥就幹啥!所以二零零七年,我試著給親朋好友講真相,勸三退。由於自己都不清楚為甚麼要三退,可想而知三退的效果了。很多人很擔心我被邪黨迫害,更多的人是不敢聽。

「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二零零八年,強烈的學法願望,促使我買了台電腦。當我把師尊當時所發表的經文全部看完後,完全明白了,共產邪黨是甚麼;為甚麼要三退了。共產邪黨不信神、不信佛、不信道、不信理、甚麼都不信的這樣的一個政權。它只信權力、利益。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總是拿著國家的名義去欺騙、去強制老百姓按照中共的要求去做事情。某些時候,似乎它做出了一些讓步,很多人認為邪黨會變好。其實那是它政權出現了危機,需要民眾的支持。某些時候,某個國家領導人說出某些正義的話,那也許是那個領導人良知尚存,人性短暫的流露。從此後,我再也不對中共邪黨抱有任何幻想,只想著如何讓更多的人明白真相,退出中共的黨團隊,得到救度。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底,看到明慧網同修的交流文章中寫道:自己不應該有指望某個領導人給大法平反之心。我當時很吃驚:怎麼現在還有這樣的同修呢?於是我與家人交談此現象。家人說:「我們這些年輕人都認為共產黨不是好東西,你們這裏的人還指望某領導幫你們?真是沒領悟好(意思沒有領悟好師尊的講法。因他時常看師尊的新經文)。」後來我與同修交流此事。同修說:「本地也有這樣的同修。甚至有修了二十多年的同修失望的說,某某怎麼還沒把江魔頭抓起來呀?連給法輪功一個說法都沒有? 」同修嘆氣的說:「常人之心太重了!不想再多吃苦!現實證明指望常人必然碰壁。這樣的教訓太多了。」

同修呀,你還沒看清中共的嘴臉?自中共竊政以來,從鎮反、反右、文革、六四、迫害法輪功、打壓維權律師、包括最近的毒疫苗事件。中共對民眾的迫害一直不斷,中共對自己所犯的罪惡何曾有過一絲悔改?一條道走到黑是它的邪惡本性,因為它存在的終極目地就是毀滅人類。師尊曾說過:「我過去講過,一直到迫害最後邪惡都不會停止迫害,明天結束,今天那個邪惡還是照樣行惡。沒正完法之前的宇宙它就是那樣,它不會因為沒正法而自動變好,沒正法它怎麼能變好呢?那個毒藥它就是有毒的,你想不讓它毒了,它做不到。所以從這一點上看,我們對邪惡的勢力,包括常人那些迫害大法的惡人不要抱任何幻想。」[2]

同修呀,指望某個領導人給大法平反,無異與虎謀皮。中共的機制就是一個大染缸,一個絞肉機,體制內的人,縱然有良知,最終不是被染成一色的,就是被絞肉機絞死。也許,當權者依然不想迫害民眾、甚至也想解決民眾被中共迫害的問題。然而,人性黨性勢不兩立。師尊曾講過:「前一段有許多學員想,中共要開十六大了,要是中國那個魔頭,人類的這個敗類下去了,那我們大法不就平反了嘛,誰還會替它背黑鍋呀,誰還會像它那麼愚蠢呢?這種想法在常人社會中是沒有錯的,可是作為一個修煉人來講就不對了。這麼一部大法,這麼多大法修煉出來的偉大的未來的神,偉大的大法弟子,怎麼能把希望寄託於常人的甚麼人呢?這不是對我們自己的侮辱嗎?」[2]「你們是修煉者,一切的變化都在你們的修煉與正法中產生;你們自己所證悟的一切,你們要得到的一切,都在你們自己走的這條路中產生。絕不要考慮舊勢力會給我們甚麼恩惠,常人社會會幫助我們甚麼。是你們在救度常人社會,是你們在救度眾生!」[2]

同修呀,你指望常人,你不就是個常人嗎?這不僅僅是不二法門的問題,修來修去的你不就修到魔道上去了。「你想通過甚麼手法、方法去靜,我說那都是向外去求了。而煉功恰恰走偏,走了邪道了,就是指人向外去求。特別在佛教中,你要向外去求,他就說你走魔道。」[3]

《九評編輯部》於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八日,發表了評論文章《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揭示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毀滅人類。看了這些評論文章,我想同修應該清醒了吧。

二、把電腦、電視、手機變害為利

電腦、電視、手機被人稱為現代三大魔。但我們在已經變異的社會中生活、修煉。如果完全杜絕這三樣東西,也不現實,那就看大法弟子如何善用它們,把它們變成我們修煉、講真相、救世人的法器。

(一)電視

常人把電視作為消遣娛樂的工具。我則不看常人電視,這不僅是不污染自己,更是「不二法門」[3]的問題。只是平常吃飯時看新唐人電視台的新聞節目,了解一下時事情況,以便講真相運用。因為不看常人電視、不上常人網絡,有些時事還真不知道。如果與人交談時,我們經常很茫然,那常人會覺得:這人啥也不懂,好像與世隔絕。大法弟子應該表現的明察事理,洞若觀火,常人就會敬佩。

有時,與常人談論時事時,我也會引用新唐人電視評論員的精闢點評。例如,這一段時間大家談論中美貿易戰,都在抨擊美國增加中國的關稅。我告訴大家,其實美國打貿易戰,是因為中國的產品賣到美國,美國只收了2.5%的關稅,而美國產品賣到中國來,中國卻收15%的關稅。美國打貿易戰,是希望中美關稅平等。那麼大家想想,如果關稅降低,我們買蘋果手機,一下可以少好幾千元錢啦!何樂不為呢?省得你代購呢!同事們一聽,敬佩的說:你講的有道理!我們怎麼沒想到呢?

家裏來客,我打開新唐人電視台,讓他們看到真實的資訊。為了讓親朋好友能在他們自己家裏看到新唐人電視台,把「無界一點通」,「愛博電視安卓版」等軟件安裝到他們家電視機上。

新唐人電視看多了,自然對中共的暴政有深刻的認識,也明白三退的重要性,了解法輪功的真相了。你看這樣一來,電視不就變害為寶了嗎?

(二)電腦

電腦現在已經是辦公用品。更多的人沉迷網絡遊戲、網購、網聊、追看電視連續劇。而我的電腦,只看師父講法、看同修交流文章,上傳三退名單,學習救人的技術,寫交流心得、參加法會、下載真相資料,緊跟上正法進程。瀏覽動態網,了解一些時事。沒有電腦,還真不行呢!

當然,我也上常人網站,但那是為了工作。工作結束了,我則關掉電腦,不去淘寶網,不看電視連續劇。因為我覺得自己現在做不到 「柳下惠的坐懷不亂」,那我就遠離你,不接觸,以免把握不好自己,沉迷太深而不能自拔。大家看,電腦成了我修煉的法器。

(三)手機

電腦和智能手機一樣,危害很大。所以我日常使用的手機,都是功能機。在我看來,手機就是打電話,發短信。現在手機竟然成了掌上電腦了,讓人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由於我沒有微信,工作中,開始時帶來些小麻煩,但我都理智的處理好了。單位使用微信聯繫或辦公。一次領導通過微信發通知,我不知道。領導批評我,要我裝微信,以便工作需要。我笑著說,我不用那玩意。領導無語,要求一定要用QQ辦公,我只好答應。但QQ只在單位電腦上使用。後來我私下與同事講,以後單位有微信通知,請給我打電話,或發短信。同事答應了。

之後同事經常向我灌輸智能手機的好處:免費視頻電話、手機交費,手機買車票、買東西,聯繫工作也方便,智能手機太方便了。我則謝謝他們的好意,堅決不用。

有時工作中,有人要我加微信。我說沒有微信。他們說,現在加嘛。我說沒有智能手機。他們說買一個吧!我說不會用。他們說不難學。我笑著說,謝謝了!還是不用吧!如果工作需要,請跟某某同事聯繫。他有微信。(事先,我與該同事商量好了,如工作需要,把他的微信號告訴聯繫人)這樣,工作上的事就解決了。日常生活需要繳費,我到服務網點一次性多交錢,有時叫家人(不修煉)幫我上網交費。面臨收費呢,直接叫繳費的人帶現金交給我,而我無非多往銀行跑幾趟了。

有很多人會很奇怪我不用智能手機,非要打破砂鍋問到底。我就告訴他們:智能手機的污染太大,誘惑太多,陷阱太深。一同事,因微信聊天,五十歲的人還離婚找了一個比她小十歲的網友同居。外甥女手機網購一年花了好幾萬元……等等。有人感慨的說:像你這樣的經得起誘惑的人太少了!現在上至七十多歲的老人,下至三、四歲的小孩,哪個不是人手一部手機,低著頭,不停的在劃拉呀!有的人則直接豎起大拇指說:你真牛!

其實我早在二零一三年就在使用智能手機。我用它做甚麼用呢?我用智能手機發真相彩信、打真相電話,勸三退救人。哎呀!講真相用智能手機真方便:以前打真相電話,一個號碼一個號碼的撥,發彩信要一條條的發。現在好了,智能手機一個號碼一個號碼自動撥打,彩信一分多鐘發二十條。還有家人淘汰下來的手機,我處理一下,變成看同修交流的電子書,音樂播放器。

你看這三大現代魔,經大法弟子一用,就變成了三寶了。

(三)去掉炒房子掙錢的利益之心

二零零二年,我就發現炒房產,可以賺錢。於是提出買兩套房子,一套自己住,另一套伺機出售。家人不同意。二零零六年房價飛漲,我直埋怨家人不聽我的話,一下子少賺十多萬元錢呢!這不久後,我重回大法修煉,由於修煉時間短,心裏還惦記那沒賺到手的十幾萬元。

二零零七年底,我戶口所在地拆遷,但我由於工作調動,不在拆遷地居住,按理不屬於拆遷對像。但許多人鑽空子,搞了很多套平價房。親戚也想給我搞一套平價房,叫我把戶口本送過去(有當地的戶口本,通過變通,就可以搞一套平價房)。這套平價房子如果按市場價賣掉,淨賺二、三十萬。我先是感謝親戚的好意,然後跟他們講這樣不符合「真善忍」的原則,所以不能得這套房子。後來所有的親戚輪番上陣,勸我拿出戶口本,我就給他們講不失不得的道理。

親戚們被我說的沒話講了。有人感慨的說:「這年頭誰不在拼命的撈呀?只有你們這些煉功人不愛財。」我說:「君子愛財,取之有道。該我的我就得,不該我的我一分錢也不會要的。要不常人會說:那人還煉法輪功呢,也搞歪門邪道。這是在破壞法輪功的名譽,我不能這樣做。」

二零一五年,房地產又一次走入低谷。此時家裏人都想換套房子,於是看中了一套房,房價只要四千多元,我立即買下。當時隔壁一套房還未出售,售樓小姐極力推薦我們買下,說有很大的升值空間。當時家人也力主買下,還舉例說二零零二年由於沒聽我的主張,結果吃虧沒賺到錢。說句心裏話,當時我還是有所動心。但我牢記師父講過的「不失者不得」[3]的法理,所以還是拒絕炒這套房產。家人很不理解。於是我跟他們解釋:現在人都是削尖腦袋炒房搞錢,我們不能助長這種不良風氣。房價就是這些炒房戶炒作起來的。人人都不炒房,只是剛性需求而買房,那房價自然就跌下來了。

後來這兩年房價迅猛上漲,那套房的房價也翻倍的上漲。家人嘆息到:「可惜了那五十萬元啦!就怪你。」我笑著說:「沒甚麼可惜的,沒有那五十萬。咱家不一樣過得好好的?其實人一生擁有多少錢,也是有定數的。那五十萬元賺到手,也不過是從你的左口袋拿到你的右口袋,只是常人不明白這個道理。人從來沒有佔過便宜,因為不論得到甚麼都得用德換。如果你命中沒有那麼多錢,你賺了這五十萬,是投機取巧得到的,那你就要用你的德去換錢了。德都損沒了,你就要遭災遇難,甚至減少壽命。那要錢有甚麼用呢?」

家人是明真相的,聽我這樣一分析,也豁然開朗。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