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中 隨時向內找去執著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日】我每天早上學一會兒法,就出去講真相,風雨無阻,特殊情況除外。在講真相中,無論遇到甚麼情況,我都找找內心,在法上對照,是否有執著,去掉它。

一開始,我挑著人講,看表情嚴肅的不講。有一次,和同修出去,看見這個人,胳膊上紋著圖案,穿著打扮像個黑社會的,我想走開,不給他講,可同修說,去給他講講,我就放下對這個人不好的觀念,真心的為他好,就過去和他講真相:「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那人嚴肅的說:「你說這話你想幹甚麼?」我平靜的和他說:「大姐是希望災難來的時候,你能平安,不要你一分錢,也不要你加入甚麼組織,退出加入黨團隊時發的那個誓言,別為它奮鬥終生,天災人禍時,不跟江澤民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壞人遭殃。」這時他樂了,他說,他知道,在監獄裏,大法弟子給他講過真相,知道大法好,只是沒退。我說:「那這回大姐給你退了吧?」他高興的答應了。

閒下來的時候,回顧一天講真相的經歷,感覺怕心沒那麼重了,如果今天錯過這人,不知這人還有沒有機會三退保平安,如果是師父給我安排的有緣人,我卻由於觀念,沒能使他得救,我得有多大罪呀,再出去講真相,就多放下自我,給更多人保平安的機會。

有一天,出去講真相之前,先去看看我姨,出來講真相時,就晚了點,因為中午十二點得趕回家發正念。雖然講了幾個有緣人,可人家不是不聽,就是不退,結果一個也沒退。回家後,自己向內找,今天這是為甚麼呢?可能時間沒安排好,應該先講真相,再去看我姨,把救人的事沒放在第一位,而且也沒修口,說了一些修煉人不該說的話,以後也要注意修口。

有一天,和一同修結伴講真相,我倆嘮了一會兒,同修說:「種地太累了,自己在家少幹一點,丈夫都不高興。」我說:「你都六十多歲的人了,你別在家和他種地了,自己幹自己的,你出去幹一個一天兩、三個小時的打掃樓道的活,你也能幹動,省的他攀你,讓他自己幹吧。」同修說:「不行,丈夫不能出去打工,只會種地,我不和他一起幹,他自己幹不過來呀。」

當時我沒有覺的自己有甚麼不對,現在想來,自己對同修說的話,有明顯的黨文化和自以為是,煽動和離間人家夫妻關係和爭鬥。帶著這些不好的心,講出的話能救了人嗎?自己趕快發正念,清理這些人心,第二天,就突破了講真相的瓶頸。

我出去講真相,沒有固定和我搭伴的,遇到誰就和誰結伴講。有一次,和一位同修大姐結伴,這位大姐說,講真相三退時,最好讓眾生說出真名,以免重複名字,我說是。她給一人講,那人同意退了,可大姐一問這人真名時,他有顧慮了,我看這人在推著三輪車賣貨,還有人要買貨,他有顧慮,就給起個化名退了。大姐同修不高興了,一再說我的不是。我們又走了一段路,大姐同修退了好幾個人,但她對我說話總是像在指導我似的,我就感覺不舒服。我和一人講真相時,大姐沒看見,就自己往前走了,我想,我也不追你了,不和你搭伴了,自己講吧。後來自己往深處查找,自己有不讓人說的心,還妒嫉同修勸退的人多,發正念清除這些敗物,後來好幾次和大姐同修結伴,但我已放下以前的執著,能和同修配合了。

有一次,同修沒講退這人,我又和他講,他就退了,自己心裏就覺得美滋滋的,認為自己比同修行。馬上認識到,是自己貪天之功,一切都是師父的加持和同修的配合,不是自己有甚麼本事,這是自心生魔的前奏,一定要警醒。

有時遇到人多或者觀念多的或其它一些情況,如果和同修一起出去講,效果比一個人講要好的多,有時看家長領著孩子的,我們就一人講,另一個發正念,大人退了,再和孩子講,一般孩子就同意,若家長不同意退,就深入的給他講,或和他嘮一會兒家常,拉近彼此的距離,別影響孩子退隊,另一個同修和孩子講。有時我正講著,同修也插進來講,我就儘量放下自我,馬上幫同修發正念,不能倆人都講,這樣效果不好,不管誰退的,只要眾生能得救就行,也不執著講真相三退的人數,只是自己用心講就行了。

我原來有個毛病,大夏天的時候,外露的胳膊和脖子被太陽一曬,就出一些小疙瘩,非常癢,家人說我是紫外線過敏,我想我不能不出去講真相救人,每天出去前,給師父上香,請師父給我下個罩,讓陽光對我不起作用,大法弟子不存在紫外線過敏這事,過了一星期,小疙瘩不見了,再出去也不怕曬了,只要弟子有正念,師父就幫。

天天出去講真相,甚麼樣的人都能遇到,有感謝的,有罵的,也有損我們的,甚麼樣的人都有,但我們不記恨,只因他們不明真相,還用慈悲心對待他們,因為這是師父的心願,也就是我們做弟子的心願,希望善良的中國人都能得到大法的救度,擁有美好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