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櫃空了 心裏淨了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九日】我今年七十九歲,在家排行老三,父親去世早,母親除了照顧自己的五個孩子外,還得照顧我叔叔家的三個孩子(叔叔嬸嬸已病故)。母親帶著八個孩子,生活非常艱難。我從十五歲上班開始,就幫著母親撐起這個家,上班後省吃儉用,攢錢貼補家用。所以六、七十年來,幹甚麼都是自己說了算,並養成了喜歡買處理的、促銷的東西,有的食用的東西都過期了,我還在用。強大的自我和這個利益之心,自然到我不能察覺。

要是沒有二零一七年年底發生的那件事,可能到現在我還發現不了這個私心、自我、利益等這些執著,更無法去掉。

事情發生在二零一八年新年到來之前,因為過年孩子們都回來,我像往年一樣,買了一些促銷的雞鴨魚蝦牛羊肉之類的年貨,花了近千元,存放了滿滿的一冰櫃,自己還捨不得吃,專等兒女們回家過年時食用。

有一天,我講真相回來(我一人居住),一掀冰櫃,哎喲,裏面空了!往裏一摸,冰櫃底部還留有兩塊東西在。我急忙抓起一看,是一團野菜和幾個玉米。我當時腦袋轟一下要爆炸了一樣,完全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瞬間就進入了常人思維邏輯,開始找可疑的線索:門鎖的好好的,不會是外來小偷幹的吧?莫非是兒女們把東西拿走了?不可能!孩子們從來不隨便拿我家裏的東西,兒女們都很孝順,不僅支持我學大法,還經常給我買東西。由於修煉大法帶來的福份,我的家庭環境很和睦。可是為甚麼今天出現這奇怪的事呀?近千元的東西不見了,只留下兩種不值錢的東西。越想越氣,我到底甚麼地方出現大漏了?

我本意想向內找,可是這時我就像被另外空間的敗物質控制住一樣,它阻撓我向內找,讓我急躁,頭要爆炸了似的,使我無法平靜下來。還馬上打來個信息說:過去老人們說家有內賊才能招來外鬼。我就順著那個話繼續向外找。

哦!平時兒女們週日聚餐的時候,要給我清理冰櫃的,是二兒子和三媳婦。因為他們總建議我冰櫃不能多存放東西,我不按他們說的做,他們就滿廚房貼上字條,寫著:食品過期就扔、不吃剩著就扔,還貼了聚餐食譜,叫我按量選食材。而我就當耳旁風,還是我行我素。我想今天這事一定是他們幹的。電話一問,果然是三媳婦幹的。我一聽火冒三丈,怨恨心、委屈心,在電話上就魔性大發了。我就哭哇,越想越委屈,越哭越傷心!

我這一哭,舊勢力可樂了,它更火上澆油:原來這好東西是你自己的,孩子拿走了,要是小偷拿走了,你欠人家的債可能還了。你的孩子真不懂事,他們也不體諒你,你天天吃飯湊合,買來魚蝦肉放著你捨不得吃,總是白水煮菜湯。人家年輕人誰比你吃的都好,你快八十歲的人了,你不冤嗎?舊勢力的話全說到我心裏了,越想越怒,越哭聲音越大。

這時三兒子倆口子來了,一看我哭成這樣,把他們倆也嚇一跳。三媳婦趕緊給我道歉賠理,我也不聽他們解釋。其實,我的三個兒媳婦都很好,但老三媳婦更優秀,是名牌大學教授,做事通情達理。我控制不住自己,責怪她說:「三媳婦,我真不願意這事出在你身上,我問你三個問題:我冰櫃東西弄哪去了?為甚麼把好東西拿光了?給我留下野菜玉米幹甚麼?」三兒子是修淨土的,給我解釋說:「冰櫃裏的東西送市孤兒院了,把冰櫃清理乾淨,過年我們給你買新鮮的。因為事很急,想過後再電話告訴你。因為野菜玉米是新鮮的,所以就給你留下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弄清楚了,我想他們也沒惡意,東西也沒扔,我的氣就消了些。

可是對突如其來的利益受到了損失,我還是氣憤難忍。舊勢力抓住我這股氣還是不放:腦子裏又返出一個念頭:這可不行,不能慣他們這毛病,得把兒女們都叫來當面說清,給他們立個規矩:「今後我不在家,不能隨便拿東西,不然就把家裏的鑰匙交回來。」「交回來」這三字猛然把我喚醒,這不是師父點悟我,趕緊把我叫回來嗎?我這是怎麼了?我是個修煉人,我怎麼老順著舊勢力畫的框框被牽著鼻子走呢?正念哪去了?舊勢力就是抓住我的執著往下拽我,把我的家庭環境搞的四分五裂,破壞我的修煉環境,不讓我修成。

我清醒了,趕快用法對照自己,拿起《轉法輪》一翻,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在常人的環境中修煉自己,魔煉自己,逐漸的把執著心、各種慾望去掉。我們人類往往認為是好的東西,可是在高層次上看往往是壞的。」[1]

原來我對師父這段講法沒有明白其真正內涵,反而與法背道而馳,把眼前這點利益當成了好東西,把外來的思想當成了自己,被舊勢力抓住這個「私」一步一步的引著向前走。

太危險了,感謝師尊利用這種翻箱倒櫃弄個底朝天的形式把我這個私翻出來,使我剜心透骨的去掉它。因此我對私有了新的認識,私是一切執著的根本,你要維護這個私,它就讓你心胸狹窄,性情急躁,記恨別人。「私」就是人痛苦的根源。

師尊講:「為私是過去宇宙的根本屬性,成住壞滅、生老病死也是因此屬性所帶來的必然性。」[2]

修煉人必須修掉私,事事為他人著想。由於我沒修好,造成的這件事的風波,我應該把這個大家庭圓容好。為此我把孩子們都召集來,開了個家庭會,把我多年來在工作中形成的黨文化的東西在家庭中的影響剖析出來,講給孩子們。如:家長制,做事獨斷專行,強勢自我,我行我素等等找了一堆,兒女們都為我鼓掌。

這時二兒子說:「感謝大法偉大,師尊慈悲,俺媽多年老古板的強勢,一貫正確,終於認錯了!」並說,媽修煉只要按大法的標準做,我們都支持你,但冰櫃別存過期的東西,我們就放心了,兒女們都哈哈大笑。

三媳婦買來了羊肉片、雞,還要給我兩千元作為補償。我對她說:「錢不是重要的,雖然冰櫃空了,但我的心裏淨了!如果去醫院做手術,花多少錢能割掉我多年來固守著的那個自私的心哪?」她豎起大拇指說:「媽修的不錯呀。」從此家庭環境更好了。

兒女們提出今後全家聚餐咱們兄弟們輪流吧!老娘歲數大了,該歇歇了,孩子們都和我一樣高興,我說這是師父有序的安排,又給我多了一些做三件事的時間。

一點體會:我過的這一關,在師尊的加持下,在法理的指點下,我的思想境界昇華了,真正明白了這個「私」,不能固守,根扎深了,能使人變質。同時找出了很多差距。我修煉二十多年了,修的很表面,一直固守著多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僵化了的人的觀念,根本沒有徹底改變,最本質的利益還是怕碰。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們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