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觀念 純淨自我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九日】在修煉中,我逐漸的學會了突破自己的觀念,一點點擴大自己的容量,純淨自我。

一、破除「看輕自己」的觀念

以前總覺的自己法學的不好,悟性差,做的不足,跟同修比起來差的很遠,不自覺形成了自卑心理和看輕自己的觀念。在與同修的交流中,師父的法打破了我的觀念。師父說:「甚麼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宇宙中這是第一稱號,第一偉大的生命。」[1]

師父一再把我們往高層次上帶,我為甚麼還要自己看輕自己呢?這不是不相信師父嗎?我終於看清了這是舊宇宙生命敗壞的因素形成的觀念在阻擋著我,我破開了這一觀念,重新對照師父的講法,重新擺正自己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位置,感受到了大法弟子應有的從容和自信。

二、破除對立的觀念

在邪黨文化的環境裏,長期形成了非好即壞,非對即錯,非友即敵的絕對化的對立觀念,強烈到已經形成自然,自己都察覺不出來了。舉例:我地有一個人,大家都散布其邪悟,只是她的交流方式不符合一部份協調人的觀念而被排斥,因我與她接觸,我也被排斥了。開始時我心裏極不平衡,想去找這些協調人理論一番,當意識這是邪黨文化觀念被舊勢力利用的把戲後,我發現了自己身上也有這種邪黨文化絕對化的對立觀念,並且與妒嫉心聯繫在一起。

我思考,大法弟子要修的很高,那麼就不應該受邪黨文化絕對化的對立觀念所左右,上了舊勢力的當,破除這個觀念後,對同修的各種說法也就像風刮過一樣了。

三、破除被迫害的觀念

自一九九九年邪黨迫害以來,我六進看守所,兩進勞教所,一次進監獄,失去了工作,過程中怨恨不平的人心被舊勢力反復利用迫害,不但自己身心受損,家人、朋友和周圍的人也都受害很深,對大法產生不理解。在師父的悉心保護下,最終走過來了,真正感受到了師父正法的莊嚴神聖,感受到了修煉的嚴肅和珍貴。

記得是二零零八年底,我從監獄出來,迷茫中我重新審視自己和自己對大法和師父的認識,重新審視自己的人生道路,這時才發現了自己的根本執著──對師父和大法並未真信。多次摔跟頭後才發現,不信師父,學法就看不到法的內涵,高層次的法理理解不透,否定不了舊勢力的安排。

《明慧週刊》的一篇交流文章中,一個同修說:「警察把我帶走,我沒有把這當成迫害,我把這當成講真相,救度眾生的一次機會。」看到這時我心中大震:這才是大法弟子的正念啊!

我應該放下自我,放下私,放下被迫害的觀念,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安排的負面思維,連舊勢力存在的本身也不承認。我理解了一層師父的諄諄教誨,為以前的跟頭把式而慚愧,為破除被迫害的觀念而高興,第一次找準了自己作為大法弟子的位置。所有的委屈、不平、得失、怕心、迷惑一掃而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