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師父一定能救了我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五日】二零一一年至二零一六年底,我經歷了我修煉以來最艱難的歷程,險些被舊勢力毀掉,是師父再一次將我救起,弟子無法用言語表達對師父的感恩之情。

共產邪靈的目地就是毀滅人類,中共建政以來有目地的破壞著五千年神傳文化,同時把惡黨文化一點點植入人們的大腦及骨子裏,人們的言行完全被惡黨文化所控制。

大法弟子也是在這個環境中長大,也是一身的黨文化。二零一一年以前,我對此毫無認識,更沒有去修,舊宇宙的自我,在我身上太強了,被舊勢力抓住了把柄,利用同修身上的惡黨文化、妒嫉心對我進行迫害,從此我陷入其中,難以自拔。

一九九九年大法被迫害之前,我曾經是我們鎮的輔導員,大法被迫害後,又成了協調人之一。由於許多同修走不出來,我找同修送經文、送資料、建學法組……在同修中忙。大法被迫害後的頭幾年,那樣做是有必要的。而當同修們都走出來了,就應該調整自己了,把救人當作第一位,而我卻不知這一點,還在同修之中忙,顯示心、執著於口才、名利之心、爭鬥心、妒嫉心、怕心……一堆心卻不知道修去。這引起同修的不滿,尤其協調人的不滿,而我卻不自知,還一直自我感覺良好。

二零一一年以後,我把法律方面的文章傳給幾個同修看。那時很多同修對運用法律反迫害救人沒有甚麼認識,甚至是排斥的,認為那是人的東西,運用法律是在證實常人的東西。開始有人傳說我們學法小組只學法律不學法。因為沒有這樣的事,所以我也沒往心裏去。

隨後兩個協調人來我所在的學法小組調查我們組如何學法。小組負責人說學《轉法輪》、師父的各地講法、《明慧週刊》。後來三個協調人去我片資料點同修家調查我精神是否正常,同修證明我一切正常。最後協調人所在幾個片召開切磋會,專門講我的問題,說我有附體,精神有問題,自心生魔,邪悟……當時幾乎所有的同修情緒都被煽起來了。有一同修對我說:「你知道在會上都說啥呀?」我立刻制止:「別說,你告訴我就是挑撥離間,這是魔性。」

但面對這種局面,我非常吃驚,因為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大法弟子之間怎麼會出現這樣的事情呢?我完全懵了,不知如何面對。我只好找到協調人表示:你們別鬧了,我不煉了。事後我知道我上當了,舊勢力公開逼我放棄修煉是做不到的,用這種大法弟子內部的矛盾給我施壓,我中了圈套。從此以後我被排斥在整體之外,一協調人幾年我跟他說話都不理我,理由是不給我市場。

我知道我出了大問題,我去找一同修向他請教:「怎麼都衝我來了,這到底修甚麼?」另一我不熟悉的同修說:「那天他們在那兒開會,我怎麼看著像文化大革命整黑材料。」我夢醒。從那時起,我注意了修去惡黨文化。

平時做飯、洗衣服、幹活時我就聽《解體黨文化》,有時間我就看《解體黨文化》的書。我看到了惡黨文化對整體起到的攪亂作用,也看到了惡黨文化對我們修煉起到的阻礙作用。惡黨就是搞惡的東西,打擊一小撮,扣帽子、打棍子、把人打倒,還要踏上一萬隻腳,讓你永世不得翻身。

事發當初,面對大家對我的謠傳、誤解、排斥、打擊,我沒有找協調人們解釋甚麼,我覺的清者自清,濁者自濁,用不著說甚麼。但幾年了,我想打開與協調人之間的間隔,可是大家都不給這個機會,漸漸我的心不平靜了,怨恨心起來了,尤其是對那位不搭理我的協調人生出了怨恨心。到二零一六年八月中旬以前我幾乎被仇恨之心所控制,我排斥它,卻時好時壞,簡直是壓下去,翻上來。

由於這種壓不下去的仇恨之心,我漸漸失去了修煉的信心。二零一六年八月中旬在一個集市上,我與一女同修說話,她很關心我的狀況,我對她說:「唉!我修不上去呀!」那時我感覺全身無力,中午回家躺在床上,一股涼氣,下午就出現了常人中風的狀態。到此,我已完全被仇恨所控制。當初得法時,我哭過,那是高興,大法被迫害時,我大哭,那是痛的哭,這次我又大哭,這是絕望的、回不了家的哭。……我對丈夫說:「現在只有你能幫我。」他說:「怎麼幫?」我說:「你說服所有的親友不要再來看我,我不甘心就這樣毀了,我需要學法,可這家裏太亂了,人來人往。」我丈夫挨個給親戚打電話,告訴他們不要來了,我需要休息。

家裏又恢復了安靜,我開始白天黑夜學法,師父所有的講法連看三遍。隨著學法的深入,我漸漸平靜了。我看到了自己一個個缺點、不足,錯誤,最主要的我看到我的思想被邪惡生命控制,它們把仇恨這種生命塞入我的頭腦中,控制我,我發出強大的正念:我是李洪志師父弟子,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其它安排都不接受,都不要。解體一切干擾迫害我的邪惡生命,有漏也不允許迫害,只有我師父能管我,我有師父有法,一切都可以歸正!同時,我請另外兩位同修幫我發正念。仇恨的物質沒了。

二零一七年初,我買上水果到不搭理我的同修家去串門,我對他說:「師父講過善解的法,咱們誰該誰的都別要了。」從此我們之間打開了間隔。

我本不想寫出此經歷,只是看到有的同修在病業中,有的同修遇到其它的魔難,我想用我的經歷告訴同修:無論怎麼難都要堅持,不要失去信心,好好學法,甚麼結都可以打開。因為我們修的是宇宙大法,我們與大法同在,任何生命都阻擋不了我們回家的路,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

感恩師父!感恩大法!是師父一次次將我救起,弟子唯有精進,才能報答師恩。

一點體會,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