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滿痘的臉換了新容顏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五日】從我記事起就在病痛中過日子,因為長年吃藥,我滿臉長了疙瘩,又痛又癢,因我不停的抓、擠,臉上落下一層又一層的小坑,小坑下面還繼續發腫變硬,整個臉除了眼睛周圍是平的,其它地方的皮膚都慘不忍睹。我除了要忍受疾病的折磨,還經常被別人的眼光傷害,心裏很苦。

一九九九年的春季,我有幸修煉法輪大法。打開書的瞬間看到師父的法像,我的心被震撼了,師父的面容好熟悉,我感覺師父是我生命中曾經的親人。看了一遍書,我就決定自己要學下去。那年我三十二歲。

一天下午,我正上課呢,忽然就覺的滿臉奇癢難忍,我用手掌摸索著臉覺的皮膚下面又變硬了、腫了。我一下覺的好害怕,災難又要來了!我跑到辦公室去照鏡子,發現皮膚只是有點微微泛紅,悟性極差的我想著放學了去買去痘的膚美靈洗面奶。放學了我並沒有去,因為不到一個下午那種癢痛的感覺就沒有了,用手摸也沒有那種疙裏疙瘩的感覺了。我才明白是師父在幫我清理病業,我內心的激動與感激無法言表。

從那天後,我不再長疙瘩了,而且臉上的小坑坑也不知不覺的在減少。在少女時代就受盡了鄙夷眼光的我竟然在中年期間經常得到皮膚好等之類的誇讚。

現在我都五十出頭了,不施粉黛的我在單位還經常被歸為大美女之列。偶遇三十多年前的同學,我沒認出來人家,而我卻被一眼認出,說我變漂亮了,體形還是小時候那樣。這樣的事發生很多次了。

剖腹產手術留下的刀毒被清除了

我的兩個女兒都是剖腹產,兩次刀口在同一個地方,所以我肚子的中線上有一條疤痕,這條疤痕摸上去跟一條蚯蚓似的。就在去年春天,這條疤痕的兩側開始發癢,晚上用手摸並用力按,覺的兩側的皮下的肉有硬塊,並且硬塊範圍順著那條疤痕擴大。

丈夫幾次主張到醫院看看,我開始心裏也有點不穩,悟性差,但我卻非常相信,這一定是師父又在為我清理身體。當丈夫知道我不會去醫院時,問了兩遍同一句話:「你確定沒事嗎?」我說一定沒事!

我發現那硬硬的肉從上部開始變軟了。丈夫再次詢問時,我告訴他一定是師父在為我清理兩次手術留下的刀毒。他問最後會怎樣,我說我想可能會在最下部起個疙瘩甚麼的流出點膿血。他又問了一遍:「你確定沒事嗎?」我信心十足的告訴他:「不會有事的!」結果真的是這樣,現在疤痕的最下面留下一塊指甲蓋大小的黑印,硬肉已完全消失。丈夫看到結果後,由衷的讚歎說:「我服了!」我當然告訴他要服師父了!我自己能做甚麼呢?

師父啊!我這個從小就疾病纏身的人被師父照看了二十年,清除了我滿身的業力。修煉後我沒有吃過一粒藥,沒打過一次針。我知道的病沒有了,我不知道的微觀業力師父也幫我清理了。師恩難報啊!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