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帶給我與母親的神跡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十日】母親生我的時候已經是三十五歲的年齡,小時候的我身體一直不太好,家裏人對我也格外照顧和溺愛。二零一二年七月,我突然嘔吐不止,去了急症科,醫生給我做完檢查後,轉到危重病房,開始做二十四小時心電監護。

躺在病床上,看到旁邊的老人,心想:他們都能下床,我這麼年輕怎麼這樣了,心律一直控制不下去,醫生一個小時過來做一次檢查,並且在給降心律的藥,可是我依然很難受。當時我就跟母親說:「媽我很難受,你今天一定不能走。」母親說:「我不走。」

母親坐在我身邊,一直在發正念,並且放師父講法給我聽,就這樣一天一夜,第二天,我的心律開始正常,並且轉到了普通病房。我再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我感慨生命真的很脆弱。雖然之前也看大法書,就是一腳門裏、一腳門外的。就這樣,師父還慈悲的保護著我,我感到自慚形穢,於是我決心好好修煉大法。在工作生活中,我按照師尊的「真、善、忍」要求去做,遇事向內看,找自己的原因,改變自己。師尊讓我知道了生命中的真相,並且一直在管我,點化我。

我現在也開始做三件事。感謝師尊,我會堅定堅信的修煉下去,和師尊回家。我知道得法不易,所以一定要珍惜。

大法帶給母親的神跡

母親以前有嚴重的頸椎骨質增生、類風濕關節炎、腰椎間盤突出、心臟病、膽結石、胃下垂、子宮下垂、失眠等多種疾病,折磨的她痛不欲生,單位出名的老病號。記得我在四、五歲的時候,母親就讓我用拳頭給她捶脖子,站在腰上踩腰,她才能減輕疼痛,每次我的小拳頭都會捶的紅紅的,母親很心疼的看著我的手,可是為了讓母親舒服一些,我總是說不疼。到我長大後,母親的病依然沒有緩解,為此她學過別的氣功,不但病沒好,反而還會住院。

一九九五年偶然的機會,母親看到單位的叔叔在修煉法輪大法,她開始關注,並且開始修煉,一週以後,母親發現身體好了,走路輕鬆,全身的病一掃而光。這讓我們全家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從此母親再也沒有住過院,沒吃過一粒藥。

二零一五年父親突發腦梗,行動不方便,幾乎都是臥床。由於我們子女工作忙,照顧父親的任務全都落在了母親一個人的身上,當時母親已是七十多歲了,可她照顧父親的精力比我們年輕人還好。

二零一七年四月的一天,母親突然反覆上衛生間,我當時想是不是哪裏不舒服,趕緊去衛生間一看,母親在嘔吐,並且已經坐不住,臉上的汗水像斷線的珠子一樣。沒有想到情況越來越嚴重,母親已經開始坐不住,水也喝不進去。

當時我的第一反應,母親心臟不好,是不是照顧父親太勞累,是心臟病發作的表現,我開始慌張了,看著母親蒼白的麵容、臥床的父親,不敢再往下想,又想是否需要送醫院。就在我內心掙扎的時候,母親堅定的對我說:「我不去醫院,你扶我到沙發上,和我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於是我開始一遍遍的大聲念。

一個小時以後,母親嘔吐有所緩解,我扶著母親到床上躺下,可我心裏還是放不下。就給母親一位七十五歲的同修阿姨打電話,希望她能來我家,幫助母親一起闖關,這樣我也不會那麼擔心和害怕了。我很感動的是,深夜三點鐘,同修阿姨打著的士趕到了我們家,開始給母親發正念,一直陪到早上。這種無私真是,不是一家人,勝過一家人,讓我感受到了大法弟子身上的善良和慈悲。

第二天,這位同修阿姨又來家裏幫助母親發正念,臨走時,母親堅持要送阿姨,我還很擔心,沒有想到母親送阿姨到樓下後,自己在外面散步,回到家臉色基本恢復了正常。

在此我又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真的感謝師尊,感謝法輪大法,我對生命有了新的看法和理解,並且堅信法輪大法好,一直支持母親修煉下去。

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我希望更多的人能了解大法,珍惜這千古難遇的機緣,不要再被俗世的假相迷了雙眼,只要你相信,奇蹟就會在你身上發生。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