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的感恩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六日】二十年前的我,雖然沒說窮到吃不上飯,但從精神到物質都是那麼匱乏,生活在城市的最底層,過著淒苦的日子。

一九九八年,我三十四歲,是一個藥廠的女工。由於我性格倔強,與人交往直來直去,又不會溜鬚拍馬,也沒有錢給領導送禮,所以在休產假時,被領導藉機貶到車間,做了一線的操作工,工作又苦又累,污染還嚴重,為了國營這個鐵飯碗,我只能忍氣吞聲,但內心那種委屈、憤懣、憤慨,不服而無奈,攪的我痛苦不堪。沒有任何人可以傾訴,就自己憋在心裏。

那時我丈夫的單位已經黃了,他也失業好幾年了,年復一年,他也沒有找到一個固定的工作,所以總有親戚、同學、朋友來找他幫忙幹活,因為他臉皮薄也不好意思拒絕,所以他天天還挺忙的,從早到晚見不到影,錢卻拿不回來一分。那時我的工資才二百多元,孩子小需要營養,錢幾乎都花在孩子身上,兩個大人儘量不花錢,花也是一分一分的算計著花。好幾年我倆都沒買過衣服,都是穿別人給的舊衣服。

我和丈夫結婚時,丈夫收的禮金三千多元被婆婆強行拿走,一分也不給我們。所以我和丈夫和婆婆矛盾重重,真是貧賤夫妻百事哀。

我是專科畢業,算是有學歷,我的同學大多數都事業有成,生活幸福,婚姻美滿,而我卻過的如此淒慘,可想而知,那虛榮心、面子心、妒嫉心噴湧而至,攪的我的心沒有一刻的安寧,外在與內心的雙重折磨,碾壓的我痛苦不堪,我的心被殘酷的現實撕的粉碎。

冬天的北方,晚上下班天已經漆黑了,每天我冒著凜冽的寒風,拖著疲憊的身軀,艱難的往家走,望著萬家的燈火,那溫暖的燈光沒有一盞是為我而亮,我的淚水一次次的滾落,凍成冰晶掛在我的臉上,我的心一次次的被灼痛,我也一次次有離開這個世界的想法,可是一想到孩子,那麼小就失去了母愛,他的人生是多麼的悲哀,我自己從小沒有媽就夠痛苦的了,不能讓我的孩子再遭受這種痛苦,母愛使我咬緊牙關,我知道,冰冷的小屋等著我去將它燒暖,嗷嗷待哺的孩子等著我去給他做飯,我需要堅強,去為孩子點亮一盞燈。

三十幾歲的我,已經被生活消磨的沒有任何祈求和奢望了,我如行屍走肉般活在這個世上,保護著孩子慢慢的長大,無論我怎樣的精心伺候,孩子還是經常感冒發燒,一到冬天,就要花好幾百元打點滴,搞的我焦頭爛額。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份的一天,我下班從幼兒園接回孩子後,發現孩子又發燒,我趕緊給他吃了退燒藥,哄著他入睡了,等半夜藥勁過了,又開始發燒,第二天早晨起床,孩子還是發燒,因為丈夫又出遠門幫親戚幹活,所以孩子即使發燒也得送幼兒園,整個白天我都是提心吊膽的在上班,晚上接回孩子發現還是發燒,我也不敢給他吃過量的退燒藥,只有硬挺著。隔壁大嬸過來看了說,孩子好像是驚嚇引起的發燒。我也只能採取物理降溫,折騰了一宿,早晨起來還是發燒。我無精打采的將孩子送到幼兒園。

我渾渾噩噩來到班上,跟同事講了孩子因驚嚇而引起發燒的事。其中有個同事跟我說:姐,我這有本書,你拿回去看看。其實在這之前,有好幾位同事都給我介紹過這本書,但都被我拒絕了,可是今天為了孩子只好拿回去看看。同事告訴了我幾點看書須知,我也沒怎麼注意聽,晚上下班拿著書急急忙忙的去接孩子,一摸還是燒,我給他餵了少量的藥,好不容易把他哄睡了,我幹完家務,已經很晚了,我躺下歇一會兒,就拿出書來看。這本書就是天書《轉法輪》,也不知看了多長時間,我迷迷糊糊像是睡著了,但又覺得自己是醒著,我清清楚楚看到一個像磨盤一樣大的法輪,從空中旋轉著,徐徐的往下落,最後降落到我的腹部,「嗖」一下就不見了。我猛然驚醒,用手摸摸肚子,沒有甚麼異樣的感覺。難道這就是書裏說的下法輪嗎?我感到震驚,人立馬特別精神,於是接著看書。

第二天早晨醒來,一摸孩子頭,額頭涼涼的,孩子燒退了,也不蔫了,又歡蹦亂跳的玩上了,我好幾天提著的心總算放下了。我像往常一樣把孩子送幼兒園,自己急急忙忙的去上班,到了班上,我迫不及待的將昨晚的事講給同事,她興奮地說:姐,你根基真好!我卻說了一句,甚麼根不根基的,我不信。同事笑著說:姐,書你接著看,但儘量快點看,有好幾個人等著呢,還有今後遇到危險的事,千萬記住求老師。我說好。

晚上下班接了孩子,回到家孩子玩,我就開始燒火做飯,飯好了孩子先吃,我還在收拾灶台,就感覺自己感冒了,頭疼,渾身無力,胃也不舒服,心想:丈夫也不在家,孩子剛好我可不能倒下,吃感冒藥的劑量大一些,把感冒給頂回去,藥嚥下去不到五分鐘,我的胃就像被人撕裂一樣,我開始噴射狀的嘔吐,吐的昏天黑地,好像馬上要窒息了,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慢慢的緩過來,首先我的頭感覺前所未有的清醒,清爽,用手按一下胃也不痛了,先前的不適一掃而光。這難道就是書裏說的「消業」嗎?如果是,這也太神了。

我抓緊時間把書看了一遍。第二天到了班上,我就去找同事,趕緊把書還給她,因為有人等著看呢,順便告訴她,老師管我了,因為我「消業」了。

那時我雖然年齡不大,但頭疼和胃病已經折磨我好多年了,這兩種病就像在兜裏揣著一樣,隨時會被掏出來。從那時到現在二十個年頭過去了,卻再也沒出現過。

我急切的想要一本屬於自己的《轉法輪》,跑遍了所有的書店也沒買到,同事勸我別著急,她幫我預訂了,等書到了會幫我取的。

那天晚上因為沒有書看,做完家務安頓好孩子,我就早早的睡下了,半夜我也不知是做夢還是醒著,我被一種恐怖的場籠罩著,全身動不了,房間裏黑黢黢的甚麼也看不見,但感覺到房間裏有東西,而我被這種東西抑制的都快窒息了,我想掙扎,但像被定住了,只有一點意識,猛然想起同事告訴的危險時刻求老師,我就在心裏一遍遍喊:李洪志老師救我!李洪志老師救我!這時從窗戶進來了一縷光亮,慢慢的擴大,我的心也不覺得恐怖了,睜開眼看到一團黑黑的東西,慢慢的從我的身體裏飄出,又飄到床下,最後從門飄走了,我看的清清楚楚,這時我已經沒有害怕的感覺,內心是溫暖而平靜的。

我一覺睡到天亮,早晨起來身體輕的好像地球沒有吸引力了,我就像宇航員在太空,隨時都可能飛起來,那種感覺太美妙了。那天我的自行車真是不用蹬,自己就跑到了單位。從此我開始了修煉法輪功,走入了大法。

我煉法輪功了,班上的同事都以為我開玩笑呢,但我言談舉止的改變讓她們不得不相信是真的。首先我不再往家揣藥了,過去是想方設法的拿,現在別的工段的同事主動給都不要,因為師父講了:「不失不得」[1]。跟同事也不再斤斤計較了,不說髒話,也不罵人了。對過去有矛盾很長時間都不說話的同事,我都主動說話。

我的這些言行不是強為,而是發自內心的,因為煉了法輪功我的心就像開了一扇碩大的窗戶,洒滿了陽光,明媚而溫暖,心裏的陰霾一掃而光,我看著誰都覺得親切,至於說矛盾就像上輩子的事,都隨風而去了。那發自生命深處的快樂,徹底顛覆了我以往怨婦的形像,那掩飾不住的喜悅使我無論見到誰都要聊一聊法輪功的神奇美妙。

一次午休,我們同事一大幫去合伙買水果,我買完了等同事,賣水果的婦女不知為甚麼就把我的水果撇到大道上,同事都愣了,我啥也沒說,把水果撿起來拎著就走了。這要在煉法輪功以前,我能善罷甘休嗎?關鍵是我一點也沒生氣,我想到了師父說的:「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1],可能我以前也這樣對待過人家吧。過後同事說:你是真煉法輪功了。

每當夜深人靜,我常常想:我太幸福了,我是世間最最幸運的人,我能出生在中國,在人生最美好的年華得到了大法。在茫茫人海中,慈悲而偉大的師父選擇了我,把我從地獄中撈出洗淨又把宇宙的大法給了我,我成了宇宙中最榮耀的生命──大法弟子!

如果沒有得法修煉,我就是街上行色匆匆人群中的一個,我每天會為生活奔波勞作,為了蠅頭小利會與人勾心鬥角,為得到一點小利而竊喜,失去一點就痛苦不堪,從而造下無數的業力,也許在病痛的折磨下鬱鬱寡歡而終老一生。想想都後怕,真慶幸自己得了大法。

有一次夜晚煉靜功,我看到自己是坐在浩瀚的宇宙中打坐,放眼茫茫的宇宙,地球只是一粒塵埃,世間的一切甚麼也不是,更別說人世間的名和利,都不值得一提。我心底湧動的是感慨,感動,感恩,是用人類文字無法描述的,是對慈悲偉大師父的永恆感恩。

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