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瘋狂時 我和丈夫共同得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二零零九年的冬天,河北省石家莊市下了很大的一場雪,有一尺多厚,火車、汽車都停運了,丈夫進貨,已滯留了一個星期,褲腿和鞋子都濕透了,一塊去的朋友都買棉鞋換上了,他沒捨得買,過了兩天,腳不舒服了,當他再買棉鞋的時候,從十幾元漲價到二十幾元了,他就更不買了,硬是穿了一星期的濕鞋回家了。

從那以後,丈夫的腳就麻上了,緊接著腿也麻上了,越來越厲害,兩條腿只能拖著地走,也走不了多遠,麻木厲害的時候,就沒知覺了,走路摔跟頭。坐公交出門的時候,他就注意人家的兩條腿,連老年人的腿,他都羨慕,連走路一踮一踮的人他都覺的比他強,他整天愁眉不展。

到本地醫院看說頸椎、腰椎都增生,讓他牽引,十天一療程,也沒見好。就到張家口市去看,做了個核磁,得出的結論是頸椎二、三、四節增生,四、五節水腫,五、六節變異,得做手術,不做的話以後會癱瘓。丈夫聽了就蔫了,他問醫生:「保守治療行不?」他怕手術做壞了,醫生說:「做手術能好就好了,要是不做的話肯定是癱,沒有別的辦法。」回了家,丈夫就開始找偏方了,一百八十元一瓶的藥一天一瓶,吃了一些時日,還是不見好,理療、烤電、偏方都用了,病情反而越來越重。

弟弟著急了,連夜帶著他去了北京,走路得兩個人攙著他,去了301醫院,得出的結論是必須做手術,頸椎壓迫下肢,不做面臨癱瘓,而且越快越好,不能拖,當時北京醫院沒有床位,讓先回家,一星期左右有床位了,給他打電話。

那時家裏就一個手機,我平時隨身攜帶,因為怕醫院打電話,所以更加注意攜帶了,可偏偏星期五我就忘帶電話上班去了,回到家,丈夫說:「北京來電話了,讓星期六、日去北京,星期一給安排做手術,我告訴院方,錢沒湊夠,等錢湊齊了再聯繫。」他不想做手術,找了個理由,把這事推了。

我哥哥修煉法輪功,見我丈夫該用的該看的都用了,沒見好,哥哥說:「法輪功是佛家修煉大法,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只有大法師父才能救你,你是該得法了。」我媽也是大法修煉者,也和他說:「學法吧!(《轉法輪》)這是天書,師父是來救度世人來了,千年不遇,萬年不遇。」我媽說,她剛得法的時候,看到是真佛下世,金光閃閃的。

我和丈夫說:「你大小醫院都去了,偏方也用了,手術也不做,要不就學大法吧!你看我媽都七十多歲了,自從煉功就沒病過,我哥當年腰疼,甚麼其它功都學過,最後煉法輪功才好了,直到現在都挺好的。」

因在中共瘋狂打壓法輪功的時候,我家一直珍藏一本《轉法輪》,丈夫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學起了法,每天看五、六講,就這樣,看了半個月時間。兩腿就和流水一樣,一直往下流,從腳趾往出流,全身散發出油煙味,剛開始,我以為是被褥髒了,換完之後,還那樣,是身體往出返的煙味,因丈夫抽煙二十多年了。真神奇呀!

丈夫說:「我想煉功呀。」我一聽還挺高興,我雖然沒修煉,但我媽得法多年,我學會了前四套功法,準備有時間我就教他。就在這時候,干擾就來了,表姐來我家說:「我認識一個按摩的,一般不輕易給人開手,讓他按摩後,再吃點我的營養品(表姐是做安利的)。」

我倆說:「我們不按摩也不吃營養品,已經學了法輪功了,我們就堅定學法。」緊跟著婆婆、姑姑也來了,告訴我們有一種偏方,專門是吃蔬菜的,也吃不壞,很多人吃得還挺見效,叫我們試一試。我倆意見統一,也很堅定,既然已經選擇了大法,師父要求不二法門,我們就學大法了。

當天晚上,我倆開始煉功了,剛煉第一套功法,師父喊「彌勒伸腰」[1]時,就這一抻,聽得「啪」的一聲,聲音很大,丈夫就癱在地上了,站不起來,我倆就開始哭,覺的好苦啊!過了一會兒,丈夫說:「地板磚讓我踩壞了。」我說:「地板怎麼能壞,大概是立櫃裂了。」

就在我們研究甚麼壞了的時候,丈夫慢慢站了起來,高興的說:「我站起來了!我站起來了!」我倆又開始哭,這次是從心裏感謝師父給淨化身體,是激動的哭,再接著開始煉,再煉的時候,丈夫就能抻了,胳膊也伸直了。

就這樣,一天一天的好了起來,丈夫胸部開始是涼的,掐一下沒知覺,自打煉功後,一點一點熱起來了,腿一直往下出涼氣,從看大法書開始就一直往下走涼氣,肚子、腿也熱乎了,基本能走路了。

過了年的正月十六,丈夫說:「我想煉第五套功法。」我說:「那就去和我媽學吧!讓我媽教你,我不會打手印。」當天弟弟就把他送回我媽家裏。

到了晚上睡到二、三點鐘的時候,他看到師父法身來了,藍色的捲捲頭髮,穿的袈裟,轉動著法輪,從丈夫的肚子裏打出來五、六瓶黑東西,丈夫用手摸了摸,熱乎乎、沉甸甸的,法輪慢慢變小,師父把法輪給下到肚子裏。丈夫趕快起來,用手摸那五、六瓶黑東西,也沒有。但他真真切切的特別清楚的看到剛才發生的一幕,就把這事告訴了我媽,說他看見師父了,就是沒找到那五、六瓶髒東西。我媽說:「那是師父的法身,給你從另外空間淨化身體呢!你多麼幸運,末法時期得了法,不容易,一定要好好珍惜!」

丈夫早早給我打電話說:「師父講的都是真的,你也好好煉吧!我看到師父了,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師父真是宇宙大佛,咱們這時候能得大法,好好珍惜吧!」

從丈夫得病到康復,我是親眼看到他康復的過程,從那以後,我也真正得法了,我倆是在大法被打壓最嚴酷的時候得法,真不容易,對師尊的感激無以言表!一定精進實修,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感謝師父!感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