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洗刷了我的身心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六日】我從小體弱多病,得過腦炎,還發生過車禍等很多意外,就上了兩年學,還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一考試就頭疼,也就不念了。到了二十多歲,經人介紹與一個居住偏僻而窮困的男人結了婚。他家連電都沒有,鄰居只有兩戶。但是丈夫很勤快、能幹。

經過幾年的拼搏,我家蓋了新房子,生活也有所好轉。可生活的艱辛使我的身體越來越差,頭痛難忍,一幹累活就口吐鮮血,呼吸困難,鼻子流血。但因為家境貧困,我都硬撐著不去醫院治療。幸運的是一次次的病魔沒有奪走我的生命。

媽媽是修煉法輪功的。聽說了我的病情就帶著《轉法輪》來到我家,說:「孩子,媽媽煉法輪功,多年的老毛病都好了,你也快煉功吧,有個好身體比甚麼都強啊!」

我接過《轉法輪》隨意打開,發現每個字都閃著金光,照的我渾身發熱,舒服極了。從此我走入了大法修煉,每天學法煉功,很精進,用大法的法理歸正自己,善待他人。那是一九九七年。

丈夫是個個性倔強、暴躁、呆板的人,還耳聾,而我卻爭強好勝,說話聲音大,不祥和,愛和人爭辯是非對錯。所以常常因為生活瑣事與丈夫爭吵不休,與親屬、鄰居有不如心願的事也會爭辯幾句,搞得不愉快。

說來也怪,學法後我的性格像急剎車一樣,不和別人吵架了,體貼丈夫,忍讓鄰居,和鄰居也能和睦相處了。丈夫年紀大了,也能應時應晌的給他做點好吃的,不像以前那樣飢一頓飽一頓的。

我家的口糧田挨著別人家的小谷地,春天種完地就回家了。等出苗時,去看看苗出齊沒有,發現我家的地讓別人毀了半根壟,種的苞米都發芽了,都在外邊露出來了。我挺生氣,就去問他們:「你們怎麼把我種的苗都翻出來了?」那個男人不講理,說佔他壟了。我丈夫知道後,又把壟勾回來了。兩個男人就這樣勾來勾去的。

我想起師父的法,不失不得的道理,心想:也許哪世欠人家的,就還了吧,修煉人沒有偶然的事。我就和丈夫說:「算了吧,別和他爭了」。丈夫說:「你學法輪功就叫人熊吧!」我說:「碗邊飯吃不飽人,就給他吧。」後來我們把一根壟都給他了。我還和他們主動說話,甚麼也不斤斤計較了,和別人的關係越來越溶洽了。丈夫看在眼裏,也不反對我學法了。

大法不但為我淨化了心靈,也為我淨化了身體。有一天我躺在炕上,彷彿整個人被水冰凍住了一樣,想動也動不了,只知道自己在躺著,這個狀態持續到天亮。解凍後,我感到無比的輕鬆愉快。我想一定是師父用這種方式給我消病業呢!

有一年,年前家裏活比較多,幫丈夫整柴火,幫婆婆做豆腐,為自己家過年準備吃的用的。沉重的家務使我難以承受,一天我突然口吐鮮血,我趕緊打坐煉功。孩子看到了,嚇得直哭,跑去把他大娘找來了。他大娘一看,吐了這麼多鮮血,大哭起來。丈夫也說:「這人完了,沒救了。」他們強行把我送到醫院,經檢查我的肺上有陰影,讓我住醫院治療。我急了:「我不住院,我沒有病,我回家煉煉功馬上就好。」

我起身就往外走。這天正好是趕集,出了醫院就是集市。我來到集市就把有病的事給忘了,身體一切正常了,太神奇了。是我的心在法上了,所以師父為我淨化了身體。在師尊的保護下,我輕輕鬆鬆又闖過了一次病業關。

說句心裏話,我的修煉並不精進,而師父卻時時刻刻在保護我,真是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唯有苦心修煉,以報師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