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我還活著 只因我修煉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日】我是一個法輪大法新學員,今年七十歲,家住重慶東部山村。

我曾經是一個老共產黨員,還擔任過二十多年的村支書。在農民中我算比較「風光」的,但身體卻不爭氣,因治療我那嚴重而頑固的高血壓,讓我的家庭經濟捉襟見肘。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我將苦衷隨意告訴了我的一個身體很好的親戚,她當時就給我講了法輪功的美好和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並誠懇地勸我「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我毫不猶豫的用化名退了。沒想到退黨後我的高血壓症狀就越來越輕。

二零一零年我突然說話困難,經醫生檢查說我氣管上長了一個指頭大的瘤子,要我馬上做活檢看是良性還是惡性的。我說不用活檢,直接割了就是。這樣醫生切開我的喉部,切斷了我的氣管(改道呼吸),摘掉氣管中的瘤子,然後縫合切斷的氣管與皮膚。這過程感覺漫長而痛苦,生不如死。但我比別人癒合得快,並且無後遺症,也沒留疤痕。

二零一五年八月初,我全身乏力,厭食、厭油。去縣醫院檢查說轉氨脢高達近700,接著又進一步做了CT、核磁共振,診斷我患了胰腺癌。醫生建議我去重慶醫科大學再確診。

八月中旬,我住進了醫大附屬二院。專家確診我是患了胰腺癌並勸我趕快動手術,還說此手術很大,僅次於心臟手術。不過告訴我:手術成功率可達百分之三十,即使手術成功,成活期也只有六至九個月之間。

我毫不猶豫決定動手術,心想能活幾個月算幾個月吧。八月底這天我就進了手術室。手術一做就是九個小時:切去了胰部腫瘤、部份胃、膽、十二指腸及十二公分小腸等共五個部位。妻、女在室外等了九個小時,哭了九個小時。當醫生將血淋淋的摘除物交給她們看時,她們更是嚇得嚎啕大哭,以為我活不下來了。

我甦醒後,醫生第一句話是:「你的手術成功。」我心裏感覺很寬慰,但麻藥勁過後卻痛得死去活來。醫生說我必須住院二十一天以上,還要做化療。幸運的是沒過幾天我的疼痛感就減輕了很多。為了降低開銷,我要求轉到家鄉的醫院治療。術後十一天醫大同意了我的要求。走時給我做手術的醫生說我的狀態「最好」。我暗想:親戚告訴我「退黨保命」,我的狀態這麼好可能是我退了黨的原因。

到了地方醫院,醫生是熟人,他要我做化療,我開玩笑說:「無聊(療)啊,你們就是想把我那點兒錢劃到你包裏去!還想把我這點好細胞化完了讓我死得快!」我拒絕了化療。

在地方醫院住了半個月我就出院回家了。接著我又向那位勸我退黨的親戚談了我這一個月的經歷,並談到醫生說我雖然手術成功,但只有六至九個月存活期的事。她聽後有點震驚,毫不猶豫的說:「要突破只有九個月存活期這個坎,只有修煉法輪大法!」並馬上送給我一本《轉法輪》,要我回家先讀三遍。

我如獲至寶,如飢似渴的連續讀了四遍《轉法輪》。這時明白了這是一本能救人於水火、教人做好人的一本修煉的書。法輪大法學員是當今這個時代真正的好人!江澤民、共產黨殘酷迫害法輪功罪大惡極啊!

從此我放不下這本書了!

剛出院時,我換個內衣都會感冒,讀《轉法輪》後不再感冒,血壓也正常了。我就又去找那位親戚,讓她教我煉功動作。她說我悟性好,動作做得也到位。我信心更足了。就在看《轉法輪》的同時,我徹底放棄了我幾十年的煙、酒、藥等常人嗜好,參加了我們本地學法小組的集體學法,切實走入了大法修煉中來。

在我術後的九個月內,醫院的醫生不斷催我去做複查。每次我都回覆他們:「我很好,不用複查!」其間我得知比我年輕得多、比我晚動手術的幾個同室病友都在半年左右離世了。

現在我做完手術已經三年多了,不僅身體健康如初,精神頭十足,嗓門洪亮,皮膚還變的細嫩了!即使身體有時出點甚麼狀況,我都知道這是在清洗我的罪業,提升我的生命層次,完全不理會它,很快就過去了。

我無限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我會更加堅信大法,精進實修,做一個大法真修弟子。我確信:我的兩次大手術之所以如此順利,如今健康的活著,就是因我退了邪黨和接受了大法真相的緣故,我生命的延續完全是靠修煉了法輪大法!

再次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