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福益社會(九)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九日】「我在整個傳法、傳功過程中,本著對社會負責,對學員負責,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對整個社會的影響也是比較好的。」這是李洪志先生在《轉法輪》<第一講>說的第一句話。李先生是這樣講的,也是這樣做的,在法輪大法洪傳的每一片土地,都正在使每一位修煉者,無論貧、富、貴、賤,都身心受益,並因此帶來了人心的真正向善以及家庭的和睦和社會的穩固。

法輪大法挽救了她的全家

王海萍女士,現年五十四歲,遼寧省大連市人。

王海萍是在一九九六年十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那時她正在病痛的煎熬中度日如年,家庭也瀕臨破碎。常言說:「哀莫大於心死」。王海萍八歲喪母,是父親辛辛苦苦把她養大的。當時年邁的父親患有腦血栓後遺症,為了不連累王海萍,曾兩次自殺未成。看著女兒病痛纏身的身體,年邁的老父親含著眼淚說:「我出生沒滿週歲喪母,中年喪妻,老了,難道我這白髮人要送黑髮人了嗎?」聽到父親的話,王海萍的心都要碎了!但又萬般無奈,因為在這個世界上,誰又有能力讓她的身體好起來呢?

從一九八九年十二月開始,王海萍的心臟就不太好,加上剖腹產留下的一連串的後遺症,腸粘連、產後風、滑腸、痔瘡、盆腔炎、附件炎、月經不調……她被醫院斷定再也離不開藥了。身體一年不如一年,胸悶氣短,心臟有時鑽心的痛,四肢無力。後來又被檢查出了乙肝,身體越來越弱。沒過多久,又鼻塞不透氣,哮喘的日夜不得安寧,醫生說是過敏性鼻炎,過敏性哮喘。本來就沒有工作的王海萍,舊病未去又添新病,真可謂雪上加霜。可再難也得治。西醫治不好找中醫,中醫治不好找氣功師,可上哪找真氣功師啊?都不行了,找巫醫……凡是能想到的辦法都去試,可到最後甚麼都不管用。再後來就不治了,也治不起了。

那時她神經痛的汗毛、頭髮都不能動,一動就痛的受不了。要問她哪個地方不疼?她也不知道。頸椎、腰椎、肩周痛的她大把大把吃藥也沒用。藥吃多了,胃熱、胃寒、胃痛,雙臂沉得像石塊,腿腫的像鉛一樣沉。餓了身體虛脫的天旋地轉,耳鳴時七竅生煙,哮喘時五臟六腑炸裂般的疼,真是生不如死,她覺得世上再也沒有比自己更不幸的人了……還有腦血栓後遺症的父親,年幼無知的孩子,因小兒麻痺落下殘疾的丈夫,老、弱、病、殘全齊了,怎麼活呀?她感到自己真是走投無路,可又死不得。

一九九六年十月,聽人說,法輪功很好,祛病有奇效,王海萍開始修煉法輪功了。不到月餘,她的病全好了!她興奮的忍不住奔跑起來,她對著藍天大地發出最愉悅的心聲:「師父,慈悲恩重的師父,您救了我,救了我們這一家,我一定聽您的話,好好修煉,同化真、善、忍。」

從此,她努力向善。她變了,變得善良、寬容、溫柔。瀕臨破碎的家和睦了,生活也好起來了,買了彩電、冰箱、微波爐……曾經貧寒的家也像個樣了。她發自內心的感到,按「真善忍」做人,身心健康,踏踏實實的活著真好。

她還到丈夫單位去道歉,搬出了原來強佔單位的兩套簡易房。

單位要房改了,公婆有一套五十七平米的公房,王海萍就讓兄弟、姑姐先買,他們不買,王海萍就給買下來了。公婆去世後,小叔子跟她要原來公婆住的那套房子,說房子若不給他,妻子就要跟他離婚。那時小叔子已有自己的房子,而王海萍家是上下兩層四十五平的小房子,樓梯很陡,她的殘疾丈夫左右腿相差十公分,右腿因做手術走路無力,經常摔倒,上下樓很困難,上樓時手腳併用往上爬,下樓時幾乎是單腿蹦。但為了成全小叔子,王海萍還是把老房子讓了出去。

王海萍還經常告訴丈夫《轉法輪》書中講的「不失不得」的道理,使丈夫也明白了做好人的道理。後來丈夫被一家單位聘用,也從不貪佔公司的財物。

婦幼保健院醫師頑疾痊癒,身心健康

許宏麗女士,現年五十歲,原河南省新鄉市婦幼保健院病案管理醫師。

從小到大,許宏麗身體就沒有好過的時候。

首先是嚴重的失眠。而這個病,她自己呢,因為從小就這樣,竟然不知道是病,還以為所有人都像她一樣。所以每當夜晚她睡不著覺,做一些事情、製造一些響動時,她就佩服父母兄弟對自己的「大大寬容」:她弄出聲音影響他們入睡,他們也不責備。其實真實的情況是,她弄出的那點響聲根本影響不了別人的睡眠。而許宏麗自己呢,在睡覺時,哪怕有一丁點兒的走路聲,她都難以入睡。那時家人時時都在她的「小聲點、電視關小點、別走路行不行……」的責備怨吼中小心翼翼的遷就著她。

再有就是嚴重的頑固性便秘。她從十幾歲開始服用酚酞片,喝濃濃的瀉葉水、硫酸鎂直至通便靈。那時她聽到誰「三天沒大便了,心急如焚,簡直沒法活了,全家人都跟著翻了天似的」,就想:自己十天半月大便一次,就不活了?有那麼嬌氣嗎?記得有一次,她抓了一把瀉葉沏水喝,已經反覆衝了五杯,顏色也由第一杯的黑咖啡色變成了很淡的微黃色,喝起來也近似白開水,沒有一點味道。小姨以為是她喝剩的淡茶葉水,端起喝了兩口,結果半天功夫接連上了五趟廁所,才趕忙想起問她杯子裏是甚麼水?一大家子人笑彎了腰。而許宏麗呢,第二天仍沒有中斷每日必服的通便藥,仍然幾天沒有大便。

然而比起痛經來,失眠和便秘就算不上大事了。從十二歲開始,每次月經時的疼痛過程都持續四十八小時,那真是每分每秒生不如死。能讓她把頭撞到牆上,都是對她最大的幫助,但也絲毫減輕不了痛苦。嘔吐出食物、水、胃液直到綠色的液體(膽汁),仍要繼續嘔吐,每每真有要把心吐出來的直覺。兩天中她食水不進, 即使喝一口水都得吐出來,母親幹聽著她「渴死我了、渴死我了」的叫喊也無能為力。兩天兩夜的煎熬後,她總能一口氣喝下一滿鍋水。那時廁所在戶外,每每鄰居經過後就說她這兩天活得像鬼一樣。幾乎所有知道她病情的人都給她母親提供過給她治病的醫院、婦產門診的地址、各類藥方、偏方、祖傳秘方。為尋得一劑方藥,她們曾到過深山宅院,跑遍市級醫院、省級醫院,最後到了北京協和醫院,都無能為力。絕望中,她只能大量服用止痛片,可是吃進去的止痛片瞬間就被嘔吐出來,只剩滿嘴的苦藥味兒似乎能稍稍轉移一些身體的痛苦。

後來這嚴重的痛經蔓延到她的腦部神經,兩側太陽穴像有成群的蟲子時刻在爬,右耳一刻不停的「嗡嗡」響,直至十八歲高三那年剛過完年開學近一個月,她的大腦突然失靈,一片空白,連最簡單的常用字也想不出怎麼寫。無奈之下,在班主任老師「你在我們班目前前十名的成績,可是能上重點大學的」期待、挽留中不得不休學。最後在歷經一年的門診、住院、各種觀察、治療及偏方,勉強恢復一段時間後,於次年臨畢業考試前,報名參加了畢業考,勉強拿到了畢業證。

高考前夕,她已完全打消了參加高考的念頭。後來在母親「你就只當上考場玩一圈兒,要不這輩子沒進過高考考場、不知道高考考場甚麼樣多遺憾」的勸說中,她參加了高考,被一所中專錄取,畢業後分配在新鄉市婦幼保健院。那時她想:能天天守著專治婦科的醫院,這下有希望了。

全醫院的同事都知道她的這個病,今天這個專家主任這個治療方案,明天那個專家主任那個治療方案,不是專家主任的主治醫師、住院醫師也都同街坊鄰居、親戚朋友一樣,不時的給她提供各種針對此病的治療信息、偏方、秘方,最終在她最有信心的最後一站──北京協和醫院,她得到了當代醫學的權威判斷:終生不能治癒!就這樣,她的青春歲月在無盡的病痛折磨中月復一月的苦度,似乎完全斷了恢復的生路。

再說許宏麗的母親。從她記事起母親就總是愁眉苦臉,一會兒胃疼,一會兒脖子疼。特別是胃疼,使母親常年不能正常吃飯,瘦到皮包骨頭,一米五八的個頭,體重只有八十多斤。到了一九八五年,才剛四十歲的母親已是滿頭白髮,以致別人都以為她六十多歲呢!每天一身沉重的騎著自行車上班時,總有人問她:「還沒退休呢?還上班呢?」工作單位照顧她身體差,將她以工代幹安排在辦公室做一些簡單的工作。可即使這樣,到了一九八八年,她也不能每天堅持去上班了。最後在四十四歲正當壯年時,辦理了內退。

然而一九九六年,母親幸運開始修煉法輪功。一個星期後,她變的臉色紅潤,走路腳下生風,神采飛揚,原來的火暴脾氣也消失了。看到母親翻天覆地的變化,親眼目睹到大法的神奇與超常,許宏麗非常震驚!在歷時兩年的徘徊、猶豫、觀望之後,她慎重做出了決定:一九九八年三月,在三十歲時,許宏麗開始修煉法輪功。

很快,折磨她近二十年的痛經痊癒了;頑固的便秘恢復了正常;十多年的腳氣病好了;以前從來沒有當成是病的腰痛、髖骨骨尖兒痛、失眠症、胃脹、咽喉痛、心慌、氣短等等症狀也徹底消失。她的皮膚變的白裏透紅,精神狀態特別好,多年的抑鬱症一掃而光,她真正體驗到了甚麼是無病一身輕。至今二十年過去了,她再沒打過針,沒吃過藥。

法輪大法還教導她按「真善忍」修煉心性。她改掉了以前很多的不良嗜好,學會了在和人發生矛盾時忍讓和向內找自己的不足,看淡利益得失,她的家庭變的更加和睦;她的工作也兢兢業業,贏得了周圍人的好評。

成都優秀教師雙目復明

劉暉女士,現年四十六歲,原四川省成都市金琴路小學優秀教師。

劉暉從小先天性近視,眼前閃光,醫生說她不能從事劇烈運動,否則容易導致視網膜脫落。一九九一年十九歲時,她在都江堰空軍療養院做了近視眼治療手術,結果手術失敗,雙目發生病變,從此每天晚上必須用繃帶將眼睛纏上,第二天早上才能看到東西,否則就是黃沙一片。空軍療養院專家說不出來甚麼原因,只能說先這麼綁著吧,等以後科學發達了,再看有沒有辦法。

就這樣,從一九九一年春到一九九七年十一月,近七年的時間,劉暉每晚都要眼睛纏上繃帶,才能勉強維持白天的視覺。而繃帶綁緊了,眼睛紅腫流淚,看不清東西;綁鬆了,看東西像皮影。因繃帶壓迫眼部又引起睡眠神經功能紊亂,加重了失眠,稍有風吹草動就醒了,每天要用十幾個小時來睡覺,還是沒精神,又不能讓人知道,真是苦不堪言。那些年,劉暉不知換了多少根繃帶,用了多少盒墊在眼睛上的餐巾紙。特別是一想到醫生說病因不明,說不定哪天會突然失明,更是不時的恐懼和絕望:自己才二十幾歲呀!將來會是甚麼樣啊?難道一輩子都要這樣纏繃帶嗎?真的會失明嗎?她的脾氣變的越來越暴躁。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她偶然在同學處看到《轉法輪》一書,覺得這書和一般的書不一樣。在看了《轉法輪》的第二天,她因為睡覺太沉沒來得及纏繃帶,卻意外發現自己眼睛看東西清清楚楚了。接下來幾天,她發現自己不僅眼睛好了,睡眠也正常了。從那以後,她再也沒有纏過繃帶。她的精力也變的旺盛,每天只睡六、七個小時就夠了。

隨著煉功,她的貧血、痔瘡、婦科病、胃炎、中耳炎、聲帶職業病、咽炎、過敏皮炎、關節炎等病也一掃而光。她可以正常吃東西、洗涼水、喝涼水了。更重要的是,在學法修煉中,她的暴躁脾氣也變好了很多。

看到老學員們向內找的高尚言行,她深受感動,慢慢的她也學會了尊重別人,愛護別人,明白了以前不是別人對自己不好,而是自己沒有去考慮、善待別人,才會發生矛盾。她按法輪大法「真善忍」的要求把自己調順過來,一切就都變好了,她體會到與人相處的樂趣,發自內心感到做一個好人真好、真幸福。

* * * * * * *

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煉大法,於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師父傳出,他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為原則指導人修煉,輔以簡單優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修煉人在極短的時間內達到身心淨化,道德回升。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在中國大陸據官方統計有上億人修煉法輪功。而在中共全面迫害後的近二十年中,法輪功不僅沒有被中共打倒,相反,傳遍了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大法的主要書籍《轉法輪》被翻譯成四十種語言文字在全世界公開發行。今天,在世界所有的主要國家和地區,都有法輪功的煉功點,也都可以看到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洪揚法輪功的美好畫面。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