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恩浩蕩 法輪大法使我脫胎換骨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三日】在中共篡政之初我降臨人間,先天的我可能預知無盡的苦難在等著我吧,每天從日落開始嚎哭至雞鳴方休。父親每日夜間滿街張貼咒語,貼了一個月也無效,我一直哭到過百日戛然而止。在共匪篡政後的「新中國」,父母養不活我,把不到三歲的我送回河南老家由爺爺奶奶撫養,從此開始了五年野菜充飢、食不果腹的苦難日子。六十多年過去了,當年「刺嚼牙」(野菜)紮嘴的感覺保留至今難以忘懷。

十年文革浩劫中,同事之間檢舉揭發、互批互鬥,整個社會一片混亂,像個瘋人院,民不聊生、人人自危。我要上班,要照顧年幼的孩子,要忙一家五口人的衣食住行,還要節衣縮食照顧娘家,身心疲憊,百病纏身:腎炎復發、腰疼腿酸;嚴重失眠、夜不能寐;神經官能症、腦震盪後遺症;胃潰瘍、頸椎病、蕁麻疹、尿道炎、結腸炎、低血糖、眩暈,虛脫、休克頻頻發生;乳腺增生,雙乳腫痛,兩腋長出七個淋巴,常年低燒有氣無力,站立五分鐘就會雙眼發黑、心慌氣短……

一九九四年十月,在我走過苦不堪言、痛不欲生的四十五週年之際,我得到了萬古難遇的大法。外單位同修借了一本《法輪功》給我,晚上我躺在床上一口氣把書看完,當時還不懂修煉是怎麼回事,只知這書上說的太好了!原來我這麼多的苦難都是我自己的業力所致;原來在人世間的爭名奪利、出人頭地、爭強好勝,都是損人害己呀!哎呀,這個功太好了,我一定要煉法輪功!我一定要煉下去!

煉功不到兩週,我的身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四十多年痛苦不堪的蕁麻疹、三十多年的腎炎、二十多年的嚴重失眠,胃潰瘍、結腸炎,嚴重的痔瘡、遺傳性低血壓、眩暈、休克,十五年乳腺增生等各種疾病不翼而飛。一九七四年因車禍造成的腦震盪、導致二十年的頭痛、頭暈徹底消失。

煉功十多天,臉上多年嚴重的蝴蝶斑消失殆盡,變得光滑細嫩、白裏透紅。修煉前因為百病纏身,渾身無力,上三樓都費勁。修煉後,有一次家中沒人,我居然把五十斤大米扛上四樓,真是不可思議!

剛開始煉功不久,就出現師父講的關於天目的各種現象:一天晚上睡覺時突然看見一隻大大的、亮晶晶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著我。

在我修煉一個多月後出現高燒,身上反應與過去完全不同,在家難受,上班不受任何影響,而且兩天就好了。以前我幾乎每個月都會感冒、發燒,輸液、打針、中藥、西藥折騰半個月都不見好。從此以後我徹底擺脫了這種痛苦。出現過兩次尿道炎反應後,至今再沒復發過。

從小吃野菜長大的我對肉特別執著,師父講的各種現象、所有的反應我每條都有。我經歷了多次反復、一年多的時間才把吃肉的執著修去。

二零零零年的某天,突然感覺眼睛看東西特別不一樣,眼睛上半部份像有東西遮擋住了,看人、看物都變成怪怪的。這種現象持續了三天恢復正常,後來看書時悟到可能是玄關設位吧。

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勞教,四個惡警為逼我放棄修煉,同時對我進行電擊,致使太陽穴、臉上、脖子、嘴唇、耳朵、後背、雙膝、雙手、雙腿、雙腳都有不同程度的水泡,特別是臉上、脖子、嘴唇、耳朵非常嚴重,面目皆非。在師父看護下,我沒有感受到疼痛,身上破裂的水泡沒有感染,一個星期就結痂,半個月皮膚基本恢復。

二零一七年八月五日晚,突然間感覺左手臂一瞬間奇癢無比,沒看見甚麼東西咬,手臂上莫名其妙的出現四個泛白色的小疙瘩。鑽心的奇癢造成全身極度不適,隨後出現發燒現象,夜間開始高燒,我感覺是被毒性很大的昆蟲咬了。整整三夜兩天處於高燒之中,口腔、鼻孔往外冒火。第三天的夜晚,在半昏迷狀態下,我在心裏喊著:「師父救我,弟子扛不下去了,師父救命!」喊著喊著我迷迷糊糊睡著了,第二天早上我退燒了。

修煉二十多年間,師父一直為我灌頂、淨化身體。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像師父所說的:「突然一陣熱流從頭頂上下來通透全身。」[1]有時當我出現安逸心、煉功懈怠時,師父會用灌頂的方式叫起我。我這個沒體會過家庭溫暖的人,在師尊這兒感受到無量的溫暖與保護,每想到慈悲的師父,我都會抑制不住感恩的熱淚。我的內心只有一個感受:佛法無邊!師恩如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