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之路 幸福之路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五日】我今年七十九歲,是一名農村老婦,一生充滿了苦難。修大法,讓我看到了人生的希望,所以不管修煉有多苦多難,我都覺的很幸福,因為我有慈悲偉大的師父管。這些年中,我經歷了許多神奇的事,這裏只說幾件。

一、修煉大法前的苦難人生

我一九四零年出生,聽別人說,我一、兩歲時,父母先後去世了,由嬸嬸撫養。四歲多開始做家務,搭台燒火做飯、掃地、洗衣服、放牛、撿引火柴,可沒上一天學。十二歲就和大人一起幹活,掙大人的工分。

嬸嬸經常打罵我,稍不如她的意就對我打罵相加。有時我被打得滿身是傷,頭破血流,她就讓我用柴火灰把血蓋住,生怕讓人看見,壞了她的名譽。有一次她用劈柴打我的頭,我用手去搪,頭還是被打破了,血塊連著頭髮,只好把頭髮都剪下來,手指也被打壞了。到現在頭頂上還有一條槽,左手食指不能伸直。還有一次家裏來了客人,兩個客人在廊簷下打牌拉板車,我掃地掃到他們旁邊,看了一下他們打牌,嬸嬸正好槌完被子,她就拿棒槌使勁槌我的頭,我當時就被打昏,感覺自己在半空中旋轉。鄰居看我這麼苦,都說這孩子怎麼不跑掉?可我無親無故,跑到哪裏去呀?只好在這個家裏苦挨著。

十六歲時,嬸嬸包辦婚姻,我結婚了。二十一歲在家裏生小孩坐月子時,因嬸嬸沒生過孩子,也不照顧我。不給我水洗澡,結果子宮枯在了外面。生下五個孩子後,因子宮有毛病,就到醫院把子宮摘除了。丈夫四十七歲患肝硬化去世時,我四十五歲,我帶著三個年幼的孩子和老人,四畝多地主要靠我一人耕種。

我整天勞動,累得手疼得都拿不起筷子,瘦得皮包骨頭,僅有七十五斤重。好不容易把孩子們拉扯大,一個個成家了,老人也送走了,家裏剩下我獨自一人。這時的我已是一身糟,身上每個骨節都疼,風濕病、關節炎、膽囊炎、胃疼……眼睛每天早上看東西模糊不清,九點多以後才看得清東西,沒去醫院看過,也不知是甚麼病。

如此糟糕的人生,我想是不是我前生沒做好事呀!下輩子不想再這樣過了。我要出家去修行,不圖今生圖來生!我就做了一個居士,初一、十五跑廟。種菜賣點錢,省吃儉用攢幾十元拿去廟裏上供,廟裏的人還瞧不起我。最後我還是在一個廟裏住下了,天天在廟裏乾雜活,也不知甚麼是修煉。

二、修大法,感悟幸福人生

一九九八年秋的一天,一對夫妻到我當時所在的廟裏找住持洪揚法輪功,當時住持不在,只有我一個人在廟裏。他們就向我洪法,還要把一本《轉法輪》送給我。我說自己從沒上過學,一個字也不認識,這麼厚一本書,我怎麼去學呀。我不要,我也不學。他們說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神奇的事多著啦,只要您用心去學,一定會認識這本書上的字的。像您這樣的例子太多了。我心想,哪有這麼好的事,我先試試再說。住持從外面回來要書,我跟她說好話,讓她把書給我先學。

我拿著書回了家,找到識字的方媽,把書給她看。她說:哎呀,這是修佛的書,我跟你一起學,你趕快下山來。我就趕緊到廟裏趁住持不留意收拾行李準備回家。住持氣壞了,恐嚇我說: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的靈魂弄回來綁在廟裏。我害怕了,又回去告訴了方媽。方媽說:沒有誰比法輪功師父更厲害,不要怕她。我就又到廟裏,挑起行李就走。不管住持怎麼說,我頭也不回,這回我就堅定修大法了。

就這一念,我在下山的時候就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挑著擔子走路輕飄飄的,身上哪兒也不疼了,不覺的熱也不覺的累。回到家又渴又餓,我在菜園裏扯起一個蘿蔔就吃,感覺真舒服;接著又在方媽家吃了一大碗紅薯湯。而我以前不能吃生冷的食物,一吃胃就像被瓦片刮一樣的疼;吃紅薯湯就胃疼泛酸水,今天吃甚麼都沒事,感覺渾身舒暢,活了幾十年,從沒像今天這麼舒心!這麼愜意!修大法真幸福!

初讀大法書時,書上的每個字都是金光閃閃、五顏六色的,像天上的彩虹一樣,連標點符號都是的,好看極了。這樣持續了三、四年,我把所有的字也都認會了。我還會寫字了,《轉法輪》都抄寫過三遍了。

大法遭中共迫害不久,一天半夜我和方媽出去發真相資料。發完走到溝邊,看到水中有一朵金黃色的蓮花,我無意中向天上一看,月亮也變成了一朵金黃色的蓮花,中間坐著一個人。還有一次發完資料回家,看到家裏滿屋都是菊花,在黑暗中閃閃發光,每間屋裏都有。我知道這些都是師父在鼓勵我。讓我抓緊時間救人,好好修煉。

有一次,我到山崖下發資料,過河時有青苔,狠狠地跌坐在石頭上,眼冒金星。我原來割豬草時跌坐在青石上,尾椎疼了三、四十年(修煉後還隱隱有點不舒服的感覺)。這一跌又讓我想起了原來的感覺(當時對法理解不深,心性不高。應該想:我有師父管,沒事),回家不敢坐凳子,實在站不住了,也只能用大腿坐下。我也沒把它當回事,每天照常做好三件事,從沒休息過一天。過了兩個多月,在我覺的很累的時候突然坐在椅子上,結果一點都不疼了。我又換了一把椅子坐,還是不疼,沒有一點不適的感覺,非常舒服。叩拜師尊!是師尊把我的老毛病都連根拔起去掉了!

三、我修大法,家人也受益

我有個孫女,十多歲時得了腎炎,到處求醫也不見好轉,有一個腎已經萎縮了。有一次到武漢去看病,她都想跳江了卻人生算了。她父母在外面打工,大家都拿她沒辦法了,無奈地看著她的病情一天天加重,沒有了人樣。最後實在沒辦法了,就讓她回家跟我一起過。我說,你跟我一起煉功吧,我師父一定會讓你的身體變好的。你看我原來那麼多病都好了。她天天跟我一起學法煉功,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一天天好起來。她說,原來到二叔家,給我做好吃的,我甚麼也吃不進。到您這裏,吃米飯小菜好香啊,我一餐能吃幾碗。不到半個月,她身體就完全恢復了健康。現在已成家,已經有了兩個孩子。

我的大女兒非常支持大法。我被迫害時,她和二女兒一起幫我把大法書藏了起來。她的善舉得到了福報。她有腎結石,疼得實在受不了了,準備到醫院動手術,到醫院要小便,小便後出來檢查身體,結石沒有了,非常輕鬆,不用手術就回家了。到現在一次都沒復發過。

四、堅信師父、堅信大法 身體恢復正常

修煉後不久,有一次我去小賣部買東西回來,一個小伙子騎摩托車將我撞倒,我頓覺天昏地暗,腦袋轟轟響,爬不起來。我心想:師父加持我,我不能躺在地上影響大法的形像。就這樣一想,我馬上就爬起來了。那小伙子兩隻手的虎口都摔破了,他怪我攔了他的路。旁邊一人主持公道說:你這人強詞奪理,你把這個老人家撞得打了幾個滾,你還倒打一耙。我讓小伙放心,我是修煉人,不找他麻煩,小伙子走了。我回到家,上身右半邊疼痛難忍,呼吸困難,身體內像被無數根鋼針扎一樣的疼;頭上摔了一個大包,血也出來了。我想我是修煉人,有師父管,沒事。右手不能動,我就用左手做飯吃。每天堅持在家學法,發正念。

幾天後,孩子們聽說了此事,回來要把我拉去住醫院,說怕我拖下去嚴重了沒人照顧,我堅決不去。我說你們的心意我領了,我有師父管,沒事的。兒子不聽,動手要來拉我。我說你要把我拉到車上去,我就往下滾,滾到哪裏是哪裏,反正我這麼大年紀了,我也不怕死。他很生氣的說:不管你了,讓你死在這個家裏算了。說著拉起他姐姐就走了,一分錢也沒給我。

我就一個人在家裏,生活自理都非常困難。我還是堅持自己管自己,抓緊時間學法煉功發正念。學法時遇到不認識的字,我就把書拿到大路上,看到識字的人就請人家教(那時方媽被迫害關在勞教所裏)。二十天後我身體開始好轉,一個月就完全恢復了健康。兒子又來看我,說您好了嗎?您甩胳膊我看看。我就使勁甩給他看。他說:「真稀奇,不吃藥、不打針,光看幾個字就能醫好病。」兒子從此認同了大法,跟我說:媽媽,你以後少做事,用心學法吧,不要到外面去跑。我說常言道:傷筋動骨一百天,我能這麼快就恢復健康,全靠師父。我當然要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該出去照常出去。

二零一七年夏天,我過病業關,出現象重感冒的症狀,喉嚨很疼,說不出來話。兒子給我打電話時發現我不對勁,趕快和媳婦一起從鎮上趕到縣城我的住處。不容分說一把拉起我就到縣醫院去打針。我的人心出來了,心想你看就看吧,這回我就用常人的辦法來對付。任由他們擺布。他們就把我接到家裏醫治。一個星期把病業壓進去了,我就回家了。

二零一八年二月初的一天早上,我三點多起床煉功,突然感覺呼吸困難,只能出氣,不能吸氣。我想喊師父救我,喊不了,連想都想不了。但我還是存有求師父救我的一念。我想我不能走,師父一定會救我的。因我堅信師父這一念,慢慢的我能微弱的呼吸了。我就使勁想:請師父加持我,我不能走,我還有很多救人的事沒做完。就這樣到了七點多鐘,呼吸基本正常了,但還說不了話。女兒到我屋裏說(我現在住在女兒家的旁邊):您在幹甚麼?這屋裏怎麼沒有動靜?我張開嘴,說不出話來。她說:趕快上醫院!我使勁搖頭,擺手示意不去。過了一會兒,我斷斷續續的說:我這次要全靠師父,要把握好,你找醫生來我也不看。我這麼大年紀了,死活不跟你相干。你的心意我領了,我不會怪你的。她就走了。我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救我。身體慢慢有了一點勁,我就聽師父講法,看大法書。這次女兒照顧我的生活。她看我很虛弱,又勸我上醫院。我說,上次我被你們搞到醫院去了,才導致今天這麼嚴重,這次堅決不去了。我有師在有法在,不會有事的。女兒說:都這個樣子了,還說沒事!我說,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你的心意我領了,但是我還是不能去,去了又花錢又費你們的時間,還不知道會把我醫成甚麼樣子。這回你就聽我的,我原來那麼多病都是師父給我拿掉了,這次也一定會好的。

就這樣,我在家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一個星期,完全好了。是師父給我延續了生命!女兒說:「法輪功真神奇!」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