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求名的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修煉的路上,我是跌跌撞撞、跟頭把式的走過來的。從不知道甚麼是修煉、不知道如何修煉、不知道怎樣向內找,到現在和大法弟子一起走在證實法的路上,過程中也是錯誤不斷。師父不想落下一個弟子,緊緊的看護著,遇到魔難及時點悟弟子,指導弟子,明白如何走正修煉的路。

我是一個農村大法弟子,總是覺的修煉中的名利情,這個名是最容易放的,一個農村婦女也沒有甚麼名可爭的,也沒有甚麼名可要的,所以我從來都沒有在名上注意修過,也沒有當回事。突然一天,這個名在我的腦中顯現,我一下警覺了,我這不是有求名的心嗎?其實這個求名的心在一些事情中都反映出來了,沒引起我的注意。

有一次,參與了營救同修,大家在一起商量,是不是請律師,可是從這之後,做無罪辯護的律師也不是很好請,同修聯繫了幾個律師,都說沒有時間,不能來。我最後決定再給一個律師打電話看能不能來,沒想到律師說可以來,問現在是在甚麼階段?可是我們也不知道現在案子在哪裏。

律師建議在當地找一個律師去看守所會見一下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差不多就知道在哪裏了,這樣費用也低。可是,因為我們當地給律師講真相工作做的不是很好,沒有律師敢接法輪功的案子,都不同意去會見,沒辦法,只好讓外地的律師來看看。律師來了之後,也會見了同修,並寫了法律意見書,說案子現在雖然被檢察院非法批捕,還沒在檢察院,卷宗還在公安階段。

當時曾建議被迫害同修的家屬去公安局看看,讓律師幫忙也去公安局從法律角度說一說,他們都說不用去,去了也沒甚麼用,因為同修在裏面配合邪惡,甚麼都說了,恐怕在公安這兒不好說。我當時也沒在法上想,腦子中把救人的法理給忘了,有點麻木了,就是怕心導致的,既然他們不想去公安,那就不去吧,我也沒有堅持一定得去。給了律師費,律師第二天就走了。

構陷卷宗到了檢察院後,律師來了,到檢察院閱卷,並問同修帶律師費了嗎?同修有點急了,說上一次甚麼都沒做,怎麼就又要錢呢?律師只好給我打電話,我知道同修可能不懂律師的收費標準,就和律師說錢的事和我說吧。可能家屬不懂律師收費的事,律師閱卷之後,又去看守所會見了同修,沒有到我這拿錢、也沒有聯繫我,就直接走了。

家屬同修回來後,和大家交流這次見律師的事,都認為這個律師是個騙子,就是騙錢的,而且有的同修都急眼了,說的話都不好聽了,還認為我請了一個騙子律師,我當時不知道怎麼跟同修們解釋了,就說這個律師曾給很多大法弟子做過辯護,都做的很好,曾經把同修在公安階段都要回來了,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我當時說話的語氣也不好聽,而且協調同修也埋怨我為甚麼律師來了不告訴他,也沒讓他去見律師,他也沒有參與這個事,說我年輕不會辦事,做的不對的一些地方。

當時我的心裏難過極了,面子心、求名的心、抱怨心都交織在一起,臉都紅了,眼淚都快出來了,心裏還在想這事我怎麼做的呢?同修們都指責我,這下一點面子也沒了,內心深處還隱藏著我要是做好了,同修一定會說我行的,這顆求名的心多強啊,事情的發展都指向我了,還在為名和面子上過不去呢。

在做事中、幫同修中,忘記了那是在修自己,這就是我法學不紮實造成的,不能時時在法上想問題,遇事先把人心擺在前面,用人心做事,忘記了師父說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當我抱著嚴重的求名心做事的時候,舊勢力能不添亂嗎?

當時我一點都沒在法上想問題,還覺的自己沒面子了。特別同修說這一萬元錢花的,一點意義都沒有,都不如丟在大街上別人撿去了好,那還可能感激一下呢。有的還說我可沒錢這樣花,誰願意拿誰拿吧,我可是拿不起。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指責、埋怨,我聽著更是覺的自己對不起同修,面子上也過不去了,不懂法律方面的事,硬裝著去做,別人都覺的我瞎逞強。那時愛面子的心、為名的心都那麼重了,我還是沒看到,還和另一同修抱怨大家。

那時面對同修們的責問,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心裏難過極了,心裏也埋怨自己,幹嘛非要參與此事呢?惹的大家都把矛盾指向我。我要是不參與這個事,也和其他同修一樣只要給同修發正念就好了,那樣事情辦不好也找不到我,省的別人埋怨我這不對、那不對。還有,我怎麼和律師去溝通的事,不能讓人說法輪功學員請律師不給錢啊?

後來,多虧同修從法中和我交流,遇到事不怕做不好,在這過程中,去掉那些不好的人心,才是重要的,告訴我修煉中要提高,做事中提高了最重要,事情沒做好不要緊,把沒做好的能儘量圓容好。這時我也冷靜下來了,不能讓舊勢力鑽空子,和同修們形成間隔,現在需要的是同修們形成整體,營救被迫害的同修,不能在事中論事,我要去掉那顆怕丟名的心,愛面子的心。把之後要做的事做好。

這顆想要名聲好的心,還表現在對待家人的方面。我爸爸生活不能自理,需要照顧,我不上班,時間寬裕,能經常去照顧他,也減輕一點我媽的勞累。最近,我才發現在照顧我爸爸的同時,我有一個求名的心。

每當我聽到我媽和別人說,多虧姑娘經常來幫著照看,要一個人侍候,可累死了,我就心裏很享受這些話。還有別人問我幹甚麼去了,我就會說去照顧一下我爸,別人說還是姑娘好啊,心裏也是很美的,用輪椅推著我爸爸出去遛彎也是很得意,其實在這些做事的背後,都有我的求名心,想讓別人誇獎的心。

其實做甚麼事就純純淨淨的去做,那是最好的,作為一個修煉人,是講無為的,任何時候都要為別人著想。不能時時都把我放在前面。

一點交流,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