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親人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大法的,下面就說說我剛修煉幾個月內發生在我和父親及親戚身上的神奇事。

以前,我有心臟病、膝蓋風濕痛,腦袋也有病,還有鼻炎,最嚴重的是有時人就會突然昏迷過去。開始煉法輪功後,所有這些病症全部消失,我知道是師父為弟子淨化了身體。

一九九九年夏天的一個晚上,我剛睡著不久,突然腦袋從枕頭上被揪起來,感覺到一個像樹根一樣的東西從腦袋裏被抓了出來,她還嗡嗡的哭,像一個女子的哭聲。我推了推丈夫,問他聽見了甚麼了嗎?他說聽見一個女人的哭聲。我感覺到腦袋右半邊非常舒服,這時我想起了師父講的:「因為他腦袋裏邊有病,得給他調整。腦袋要調整起來,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須得讓他進入麻醉狀態」[1]。

又過了幾天,中午我在沙發上休息時,剛睡下不久,感覺腦袋裏面發生了爆炸,聽見一個女聲音說:「一個美國的原子彈把我炸死了。」我感覺腦袋左半邊非常輕鬆,從此,昏迷這個病徹底從我身上消失了,我知道是偉大的師父替弟子清理了身體。

那段時間,走起路來輕飄飄的,我有時都擔心,怕自己腳抬高一點,邁到半空中去,就想:「我得一步一步走,得腳踏實地。」因那時光煉功,不怎麼看書,當時就是那樣的想法。晚上每次煉完功,水泥地面上就會出現兩個水腳印,從此膝蓋風濕痛好了,夏天也能穿裙子了。

我的父親從小就有先天性頭疼病症,從小就吃藥,也不管用。(大法沒被迫害前)有一次我父親去親戚家幹活,在那裏看了師父的講法錄像,回來後說:「法輪功可好了,我在那裏看講法錄像時,頭頂呼呼的冒熱氣,師父可是個大佛呀,不能隨便瞎說甚麼。」

不久後的一次小便時,父親尿出的都是血水一樣的東西,一連幾天都是這樣。他心裏非常害怕,就帶他去了天津醫院檢查。醫生告訴他:「你的身體各項指標都挺好,比有些年輕人身體都好。」回家後他還是不放心,鄰居說:「你們家不是煉法輪功嗎?是你們的老師在給你們淨化身體吧。」我才恍然大悟:是的,父親年輕時得過闌尾炎。師父說過:「一人煉功全家受益」[2]。我就勸父親出去蹓跶蹓跶,他說,走不到街上去,感覺兩腿沒勁。我說師父說過:「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你還沒試,怎麼說不行呢?我跟在你後面,你出去遛遛吧,我給你拿著椅子,走累了你就歇歇。

我就和他說著話,慢慢的走到了大街上,他坐在那裏,和其他人聊起天來,便讓我回去了。中午時,他自己搬著椅子回來了,從此以後,他就自己能出去蹓跶著玩了。如今十幾年過去了,我的父親將近八十歲了,身體依然很健康。

我小姨的腿有風濕性病痛,夏天都要穿秋褲,膝蓋處酸痛。她看了師父的講法,才看了幾頁,膝蓋處就起了一個很燙的雞蛋似的大水泡,水泡破了後,流出一些膿水,從此風濕性腿疼好了。

我小姨的兒子從小就有小腸疝氣,非常嚴重,慈悲的師父也給他消去了業力,免去了開刀的痛苦。如今長成了一個帥小伙。

這都是大法洪恩浩蕩,師父的慈悲,感恩師尊!

奉勸世人,不要相信江魔謊言,了解大法真相,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