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法輪功 一個無望、殘敗的身體恢復了健康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今年六十七歲,現在講一講我的身體轉危為安的神奇事。

一九九一年,我家從農村搬到城裏,為謀生而做生意,後開了一家超市。那時候,街上的超市不多,利潤大。而且超市的地點好,人流量大,所以賺了不少錢。

有錢是好事也是壞事。我丈夫是個沒追求、沒信仰的人,隨波逐流,放任自流,吃喝嫖賭,不能以人的標準來衡量了,因此不斷的吵啊、打啊,家庭矛盾尖銳。我所受到的折磨、痛苦多的真是無法形容,我的精神與我的身體,都像深陷在泥潭之中了,無法自拔。三十多年前我就有高血壓,靠藥物維持著。被丈夫打成腦震盪後,常常頭暈,吃腦力靜這種藥,當時能止頭暈,但一到梅雨天就上吐下瀉,疼痛難忍,每年都發作。再加上痛風,長期以來,藥不離我身。

一九九八年,我到防疫站按要求做體檢,被查出病毒性肝炎。醫生當時沒講明我的症狀,我一如既往的勞作不息,還到處給客戶送貨上門。第二年,防疫站不發我健康證,我才知道自己得了乙肝。

為了治病,我既去醫院,也找民間郎中,大把大把的吃藥,但身體卻越來越差。

一九九九年,我常常發暈。後乘車到南京,去一個治肝病有名的大醫院看病。醫生說我來檢查來晚了,大量吃藥,把肝臟搞壞了,檢查出來早期肝硬化,不好辦了,危險了!我在醫院綠化帶旁邊失聲痛哭,感到絕望,感到人生到了末路:辛苦打拼這麼多年,命卻沒了,我怎麼這麼命苦啊!

我丈夫因常常罵人,我不在那裏很多顧客就不來。而我主要的想法是保命,哪還能做生意?二零零零年初,我們的超市只能關門。

二零零五年我學練太極拳,但身體還是越來越差。再到醫院檢查,查出了甲亢引起甲狀腺腫瘤。醫生對我丈夫說一個星期後複查,但丈夫沒對我說。後來別人看我頸上長了一個包,建議我去做手術。又拖了幾個月,我虛弱的臥床了。兒子急了,送我住院做手術。手術從七點半一直做到十一點,然後我一直昏迷。家裏人也一直呼喚我,怕我醒不過來。到晚上我才甦醒。那個時候,生命的光燄忽閃不定,脆弱可憐,能活過來真不容易。

二零一一年冬天,那年的雪下得很大。我的臥室在北屋,晚上沒關窗子,引起咳嗽。丈夫又故意每天晚上都不讓關窗子。我便一直咳嗽,咳得晚上沒法入睡。強烈的咳嗽引起頭疼、胳膊疼(也是以前被打留下的後遺症),難受的不行,於是我去了醫院做了全身檢查。結果查出了糜爛性胃炎、膽囊炎,甚至還查出了被丈夫傳染的性病。再到南京醫院,又被查出腎囊炎,我的兩個腎嚴重萎縮。

我一身是病,成千上萬的錢用來買藥。是藥三分毒,但我的命,不靠更多的藥物來維持又不行。眼見到自己一天天虛弱下去,體重從140斤降到了90斤,面無人色,走路都發飄。我到處尋醫問藥,燒香拜神,也求過風水先生和神漢巫師,都沒用。

前年上半年,我來到一個熟人朋友的店裏。看到我的痛苦無助的樣子,他告訴我說,有很多人煉法輪功使身體康復了,神奇的事例都數不清。我聽了也不太相信。因為我去廟裏捐錢,廟裏那麼多人為我念經,也沒怎麼樣,哪有甚麼神奇事?但我知道這個朋友從不騙人,所以心裏還是想試試。

我回家對兒子說想煉法輪功。兒子一聽就炸了:你怎麼煉那個啊!煉了不好啊!不讓煉啊!醫院都治不好的哪有練功練好的?你不要亂搞!幹甚麼都行就不能煉法輪功!兒子堅決不讓我煉,兒媳婦也反對。

找朋友商量,朋友對我說:你的命是你的還是你兒子的?後經朋友指點,我拜訪了一個離我家不遠的老阿姨。老阿姨八十多了,她講話輕言細語,很和善,教了我五套功法的煉功動作,還借給我一本《轉法輪》書。

我就每天下午到廣場公園的橋洞裏去看書。我只上過一年學,不少字不認識。好在《轉法輪》上的文字很平實,和平常人講話一樣。我知道了書上講的是要人做個好人,按真、善、忍這三個字去做。其他的我還是看不明白。

看完後我就把書還給了老阿姨。老阿姨笑著說:你隨時想看隨時來借。其實當時煉功動作還沒全部學準。在沒人時就偷偷煉一下。一邊煉功一邊吃著藥,一邊又到廟裏燒香拜佛捐錢。

後又到朋友店裏玩,把自己的情況說了。他說我還沒真正入門,真煉就能發生各種奇蹟。正法修煉都是很嚴肅的,不能假修假煉。甚麼都信,其實就等於甚麼都不信。至於藥物,是可以暫時抑制病向表面發展,讓表面好過一點。但病的根源卻不在表面。從根源上好,才是真的好了。煉法輪功能使人從本源上祛病健身。全世界這麼多人煉法輪大法,國內這麼嚴酷打壓,根本不起作用,就是因為功好啊!多少比你還危險的,煉功後都轉危為安了,這種事例太多太多了。

我回去便加強了煉功,並停了幾天藥,看到底行不行。結果沒有甚麼不好的情況出現。一個星期後我再吃藥,吃不下去了,感到太難吃了,藥物味道衝的頭昏。從那以後我再也沒吃過藥了。不久,就是前年六、七月間,我在煉功時出現了兩次非常明顯的感受。

有一次在煉功時,感到渾身上下都有東西在轉動,身上、腿上、手上、指間、頭上,哪兒有問題哪兒就在轉動。還有一次感到頭裂向兩邊似的,腦袋裏面有東西被拿走了。我悟到是我腦袋裏面的壞物質被拿掉了,我的眼淚一下子湧了出來,我知道我有救了!當時那感恩的心無以言表。

到老阿姨家裏,她問我頭上是不是有法輪在轉?我回答說好像有數不清的法輪在轉,感覺太大了。老阿姨連聲說好:這是在從微觀到表面,層層調理你身體啊!

就是從那時開始,我的身體一天天看著在快速好轉,各種病態症狀不斷消去,臉色也越來越好,體重漸增到130斤,走路時歩履越來越輕快。我的身體奇蹟般的迅速好轉了!

身體的層層毒素向外打出的過程中也有一些反應。在一年多的時間裏,頭頂總是長包,排出膿水,所以我也總是清理自己的頭部。我知道是怎麼回事,心裏充滿了喜悅與感恩。病的根本因素已被拿掉了,剩一點表面黑氣,就讓它全冒出來吧!冒的越多越好!去年下半年,頭部好了。

看到我幾乎是一天一個樣的變化,兒子、兒媳再也不反對我煉功了,而我也能更好地做家務、帶孫子了。

街上的老熟人看到我後,往往一個勁地問:這是怎麼回事喲?幾個月前還是一個說倒就倒的、可憐巴巴的垂危的人,一段時間不見,怎麼忽然渾身有力、走路生風呢!回農村老家串門,不止一個人驚叫起來:不都說你已經得重病走了、不在人世了嗎?我告訴所遇到的親友們:我不僅康復了,而且是真正的無病一身輕了。那麼多的陳年老病,已從根子上好了!不要奇怪,這是因為我煉了法輪功了。法輪功好!法輪大法好!大法洪傳全球,一百多個國家都歡迎。法輪功的真相,全世界都知道。唯獨中國大陸人被造假宣傳欺騙了。那些文革運動式的對法輪功的攻擊,全是假的。

我丈夫那些年賭博輸了上百萬,又多次往死裏打我,我對他的怨恨心可想而知。看到我煉功,附在他身上的不好的東西非常害怕,操縱他咬牙切齒的誹謗大法,並對我又罵又拽。但他這個幹活的人從來都沒拽動我。有一次他用拳頭狠狠襲擊我的頭部,結果我毫無感覺,他的手卻傷了。多次的報應,使一貫品行不端、肆無忌憚的丈夫,知道了大法的威嚴了,知道了敬畏了。我幾次看到他跪著求師父饒過他,再也不敢說不敬大法的話了。連我丈夫這樣的人尚存希望,大法的慈悲,可以熔化鋼鐵啊!

我的人生苦難,說幾天也說不完。今生幸遇大法,我對大法對師尊的感恩,說幾天也說不完。大法沒要我一分錢,卻把最好的給了我,把一個無望的殘敗的身體,在不長的時間裏修復到完全健康的狀態。大法書我也越看越明白了,大法修煉重在修心,大法能正人心,真修煉的人是濁世中的淨蓮。大法現在正洪傳全球,福益眾生,壞的東西在大法的威德中無處躲藏!

我知道了大法實在太好了,但我又不知道怎麼去表達。這麼好的教人修真修善做好人的大法,被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無恥地抹黑與歪曲,天理不容!我一定要把法輪大法的真相、大法的神奇與美好講給世人聽,讓更多的人,破除謊言的障礙,識別真假與正邪。願更多的世人能了解救世救人的大法的真相,讓生命有得救的希望!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