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難人生 終於等到了師父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六日】

一、苦難人生

我小時候得了一場大病,醫治好長時間也不見好轉,已經不省人事了。後來我奇蹟般的活過來了。九歲那年,我又得了一場大病,高燒不退,只記得醫生來打針的時候,嚇得渾身哆嗦。在床上躺了一個多月。也是我命不該絕,又沒死掉。

十二歲那年冬天,東北的天氣特別冷,下了很大的大雪,西北風刮的滿天飛舞,這地方叫大煙炮。人走路都睜不開眼,寒風刺骨。那時上學,學校離家好幾里路,我們上學都是自己走,沒有車,也沒有正常的公路,都是田間小路,很難行走,天天如此。家庭條件也不好衣服也不太暖和,渾身發冷,凍得腿都發木了。

到了春天,我開始腿疼,得了風濕病,坐骨神經痛,自那時起,我每天都在病痛的折磨中煎熬。時常跑醫院,各種中西醫偏方等,就是有病亂投醫。吃中藥丸子,喝湯藥,打針等,經常按療程治,一聽說有甚麼偏方趕快用上,也去不了根,腿也變形了。那種痛苦只有自己感受到。 四十多年來,我就是在這種無望中,痛苦折磨中,年復一年,日復一日苦熬著,掙扎著。時常在心裏呼喊:天哪,人生為甚麼這樣苦,甚麼時候是個頭啊?

為了治好我的病,我學了太極拳、太極劍等,都沒治好我的病。我還有一種毛病,發作起來,渾身突突,感覺心臟要跳出來。又感覺像是餓得難受,這時得趕緊吃點東西才能穩下來,而且還遇到幾次危險。我曾經和孩子們說過,我說到老的時候,我一定找一個祛病的好方法。

二、終於等到了師父

由於中共謊言宣傳,電視廣播都在欺騙著中國人,我也是受害者之一,腦子裏裝的都是法輪功怎麼不好,從心底裏抵觸過大法,不知道大法真相。後來通過當地大法弟子不斷用各種方式講真相,使我明白大法的美好,祛病健身有奇效。特別是我的姐姐,她以前有好幾種病,在法輪功沒被打壓之前,她因病開始學煉法輪功,不長時間,病就都好了。

因她沒甚麼文化,《轉法輪》可能還沒學完一遍,江澤民迫害打壓就開始了,她也就沒有接著煉下去。從此各種疾病又返到她身上來了,整天受病痛折磨,到處求醫問藥也不起作用。兩條腿像灌了鉛一樣,走路很費勁,幹活就更吃力了。

那時我們的父母年歲都很大了,父親得了腦血栓,癱瘓在床,生活不能自理,母親有點老年痴呆,有時明白有時糊塗,需要我們幾個子女輪流陪伴照顧。輪到姐姐的時候,她幹不了,就由姐夫代替她,姐夫有時累了,就回來抱怨,她只能忍氣吞聲。她的孩子們深知媽媽痛苦,也沒有辦法,誰也代替不了。

突然有一天,她的二女兒說:媽,你以前煉法輪功的時候,你的病不是都好了嗎?你快去她們那再繼續煉吧。她受到啟發,就又走回大法修煉中來了。修煉後,一身的病又很快痊癒了。無病一身輕,心情也愉快了,幹活也有勁了。孩子們看到她的變化,都從心底裏感激大法和師父,如果沒有師父和大法,媽媽能恢復嗎?根本就不可能。所以都支持她修煉大法 。

她的二女兒和三個姐妹說:你們都別干涉咱媽修大法,你看她現在多好,身體多健康,這讓我們省多少心哪!我姐夫也知道大法好,也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有病時也恢復的很快。有一天晚上睡覺前,他覺的很難受,就跟我姐說,姐就告訴他你快念「法輪大法好」。他說:好。過後他說:真神了,我一遍接一遍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知不覺就睡著了,身體可舒服了。

二零零七年三月份的一天,姐說:「你也煉法輪功吧。」因她知道我身體不好,長期被病痛折磨,只有修大法才能使我得到健康身體,我也看到了她的變化。是啊,這一天,我終於等到了,我得到了性命雙修的佛家上乘高德修煉大法──法輪大法。從此我有了偉大的師父,我走上了返本歸真的修煉路。

通過學習《轉法輪》,師父叫我明白了,法輪大法是真正的高德大法,是佛家上乘高德大法,能使人道德回升。修煉者按真善忍修煉,從做好人做起,做更好的人,祛病健身有奇效。在修煉過程中,師父為我淨化了身體,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飛,變形的腿也基本上直起來了。戴了多年的老花鏡也摘掉了。沒修煉前許多年,我看不了書,其實我很愛看書,可只要一看書,眼睛就像電焊烤過一樣又幹又疼,眼球像鼓出來一樣,火燒火燎的,特別難受。有必須要看一些文字一類的東西時,眼睛像有一層膜一樣被遮擋,看不清楚,甚至流淚,很難受,所以看不了書。那時看遠處的物體、看人也看不清楚,幾米以外看人都看不清眉眼,除非特別熟悉的人才能知道是誰。做針線活必須戴花鏡,而且度數越來越高,穿針引線也很費勁。

從學習《轉法輪》那天起,就沒有那些不好的感覺了,而且越來越舒服。有一天,我坐在床上看書,眼鏡片自己掉在被子上,我沒多想,順手拿起鏡片按上繼續看書。又過了幾天,我正在看書,眼鏡片突然掉到地上摔碎了。這才讓我悟到是師父告訴我,已經不需要戴眼鏡了。從那時起,我也不用戴眼鏡了。看書越來越清楚了。甚至很小字也能看得清。做針線活穿針線也很容易了。看甚麼都看的很清楚,而且能看的很遠。從修大法那時起,我沒有病,身體一身輕,沒再吃過一粒藥,節省了大量醫藥費,給自家減少很多負擔和麻煩。

修煉過程中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從做好人做起,遇事能為別人著想。處處用大法真善忍指導自己,不斷改變著自己。是大法使我由一個渾身是病、自私為我的生命,變成了一個身體健康,道德高尚、心態平和、樂觀向上、為他的生命。不但沒有病,外觀上也顯年輕,臉色白裏透紅,皺紋也很少,渾身輕鬆。與修煉前判若兩人。這些都感恩於我的師父,是師父給了我一切。謝謝偉大的師父!

由於我的變化和不斷講真相,有許多親朋好友都知道了大法真相,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選擇了美好的未來。家人支持我修大法。兒媳婦的弟媳生小孩,兒子帶我前去看望。臨走前兒子說:媽,你給小孩帶上一個護身符吧。到了之後,正好產婦的媽媽也在場,我給她講真相、勸三退。兒子說:我媽學大法後身體越來越好,兒子也幫我講真相,她也很高興的退出了少先隊。之前親家一家也都做了三退。有時兒子的同學到我家來辦事,他也幫我講真相、做三退,外省的妹妹回來探親,看到我的變化,感到大法太好了,也請了《轉法輪》,並學會五套功法。他們全家也都做三退。

三、聽師父講法 老伴的腦梗很快好了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二日,六十九歲的老伴,覺的腿走路不好使,手拿東西也不好使。兒子把他送醫院檢查,是腦梗。住了十四天院回來了。他一進門,我看他臉色很不好看,心情很失落,憂心忡忡,第一句話就跟我說:這下麻煩了,以後我可能就像誰誰一樣了,啥也幹不了了。我就安慰他說:不會的,你一定會好起來的,很快就能好起來,因為我知道,我們有師父和大法。兒子說他在醫院也就治到這種程度了,大腦左側有一根主脈已經堵死了,很難打通了。除非以後經過鍛煉,可能把周圍的血管沖開,希望是這樣。

老伴這一回來,狀態很不好,說以後咱家賬我管不了了,你管吧,然後就把他的存摺等一些東西拿出來,讓兒子給他留了底,以防不測。我一直安慰他,使他慢慢穩定下來。我告訴他:你不要難過,只要相信大法,師父會幫你的。

第二天早上 吃過早飯我問他:「咱們看師父教功和講法錄像好不好?」他誠懇的說:「好。」於是,我就給他放師父的講法錄像、教功錄像,教他煉功。他學會了前四套功法,並堅持每天煉功。他身體恢復的很快,一天一個樣。漸漸的他心情舒暢了,也出去活動了,我就給他衣服口袋裏裝上師父的講法錄音給他聽。

剛回來那幾天,他走路都走不穩,感覺沒有勁。隨著他不斷的學法煉功,漸漸的走路也穩了,也有勁了,心情也越來越好,每天有說有笑,看不出像得過病的人。出院一個月後,去醫院複查,各項指標都正常。

他原本就是個閒不住的人,沒事就到他以前的小地裏轉一轉,看該種地了,採取甚麼措施了,甚至到地裏打玉米茬子,這可是個很使勁的活,也能幹了。現在又開始維修房子,又搭炕和泥等搬進搬出都是一個人幹,很少找我幫忙。現在又開始粉刷牆壁,這些活年輕人幹起來都不輕鬆,何況他在這種情況下呢,看他整天這樣幹也不覺的累,整天樂呵呵的,真是大法超常啊。謝謝師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