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求上天得真法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一日】青少年時期我就喜好探究宇宙奧秘,看了一些中醫和氣功的書。有一點認識,但都不得甚解。從一九八四年至一九九四年,我也陸續練過好幾種氣功,都沒有甚麼收穫,有的甚至練功出偏。

到一九九三年至一九九四年,二十多歲的我因早期肝硬化病休在家兩年。那期間我兩次去北京學功求醫都無功而返,即便是見廟就拜也無濟於事。

到一九九四年下半年,肝區越來越不舒服,兩眼脹痛,兩肋發脹,只能吃一小碗飯,彎腰給自行車打氣都疼,睡覺也是隱隱作痛,整天頭昏無力。眼看著身體越來越差。由於中青年男性由肝硬化發展成肝癌的特別多,以前一個三十歲的男鄰居就得肝癌離世了,我感到死神逐漸的逼近。當時心中暗想:今世我沒有找到好氣功,下世我一定找一個好氣功師父跟著他學,有師父在身邊時時指導就不會出問題。

在一本氣功古籍中,我知道通過修行可以在最後達到超脫生死,書中還記錄了一些不同時期的修行人最後修成的詳情實例──當然那些都是副意識修成,而主意識都呈大夢初醒之狀。其中有這樣一個事例:宋朝時有一位和尚苦於一直不得真經正傳,就於每夜子時在寺廟庭院空曠之處跪拜上天,求上蒼賜他真經,後來如願獲得而修成。

一九九四年十月,我亦如法效仿。我時常在夜晚上八樓平台上練氣功,練完後就跪在平台上向天禱告,求正法真經以得度。

一九九五年二月七日,天還未亮我就起床了,決定到礄口公園去鍛練,出門前隨手拿了十元錢準備買公園門票。到了公園售票窗口,我遞進去十元錢說買一張門票,售票員卻誤賣我一張二月份的月票。我想月票也行,以後常來。在公園我看到了法輪大法的八大特點簡介。其中有修煉主意識和有法身保護等我不太懂,當看到不出偏、長功快和有法身保護不怕外邪侵擾兩點時就想:如果真能如此就等於跟在高功夫師父身邊煉了,也就滿足了我下世一定找一個好氣功師父跟著他學的大願了。但哪有這麼好的功法和這大本事的師父?還免費學功,不太可信。

因為買了月票,我第二天、第三天就又到公園了,似乎有一種力量總牽引著我常想到公園中法輪功的煉功處看看。那時他們早已煉完了動作,正在放李洪志師父一九九五年在《轉法輪》首發式上的講法錄音,正講到了四維空間和時空及宇宙空間等。我站著聽了一會兒,感受師尊救度眾生的慈悲。錄音太長只放了一半就停了。我問一位六十多歲十分面善的老太太:您煉這個功有甚麼體會?她馬上面帶喜悅的答道:煉功後我的心臟病、高血壓和風濕病都好了。而且這個功不收費。言語透著興奮和感激。我知道風濕是醫學都不可能治好的,這太難以置信了。出了公園門,我剛騎上自行車,一直伴有的頭昏無力就又襲來了。我想起剛才在公園法輪功煉功點上呆了好長時間都不覺頭昏無力,這不像是偶然的,我決定明天再來試試他們煉功的這個場。

第三天、第四天,我站到法輪功煉功點的那個小土圍子邊上一試,頭不昏,退下土圍子頭又昏,他們煉完功後播放李老師講法錄音,我也在一旁坐下。聽著聽著,幾分鐘就起來吐一口雞蛋黃一樣顏色的濃痰,當時我並不知道這就是法輪功師父的法身在給我這個曾發願要得正法的有緣人淨化身體,只為經常起身吐濃痰打擾別人而覺的不好意思。

聽了兩天後,我向另兩個煉功人問了一下,他們借給我一本《法輪功》(修訂本)。回家後我一口氣看完《法輪功》,這書太引人入勝了,我一下明白了一直困惑我修煉與人生中的好幾個大問題。我決定第二天早起去學功。

煉第四套功法時彎腰雙手要到雙腳面,我彎腰雙手下到膝蓋,腹部就脹痛,沒多久雙手下到腳面腹部也不脹痛了。那時煉功點上還沒有《轉法輪》這本書。打聽到中山公園在播放師父的講法錄像,我去聽了兩講課吃飯就正常了。後來煉功點上有了一本《轉法輪》,就在白天煉功後一人讀眾人聽,晚上在煉功點上牽電線安燈繼續學。學了一兩個月我大概明白了一些,覺的自己以前對人生對宇宙的認識猶如盲人摸象一樣,學了大法後好像師父輕輕的將我托起向上升空往下看的一目了然。也知道自己擺脫了死亡的恐懼,還能通過修煉返本歸真回歸天國。因此每天早晚在公園煉功。

學法後進家門總是不知不覺的笑呵呵,家人總不解的問:你傻笑甚麼?那是生命深處層層眾生得救後的喜悅啊!幾個月後我就結束了三年多的病休正常上班了。

因為功法太好了,受益者口口相傳,學者日眾,到一九九八年僅礄口公園一個煉功點就向周邊擴展成七個煉功點。得法者大多歡欣雀躍,那真是一片淨土!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