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真幸福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位農村婦女。一九九八年夏天的一個中午天熱,我正在大門外吃飯,鄰居女主人推著自行車要出去,男的大聲說:「昨天你沒吃飯就走了,今天還沒吃飯,又要出去?」我好奇地說:「去哪兒呢那麼急?」「去學法輪功!那很遠,要早點去!」「法輪功?」我從來沒聽說過。

鄰居女主人接著說:「這個功法可好了,祛病健身有奇效。」「噢,我也跟你們一起去看看吧!」我把碗往家一放,推著自行車就走。

我們和同村的另一個人一起騎著自行車去法輪功學法點,一路飛奔,二十多里路,我們一會就到了。那裏已有十幾位同修。大家都到齊後,就開始放師父的講法錄像。大家都靜靜的看,我也認認真真的看。那天放的是第三講,我聽不懂師父講的是甚麼,就是瞌睡,師父講完了,我也睡醒了。

第二天,我努力睜大眼睛看著,不知不覺又睡著了,心裏很沮喪,一連幾天如此。後來才知道,我一進法輪功講法錄像班,師父就開始給我淨化身體了。以前有偏頭疼病,梳頭都不敢碰頭皮,整天頭疼。聽完第九講,渾身輕鬆,頭不疼了。

然後,就開始農忙秋收了。農忙過後,我們鄰村又辦了師父九天講法錄像班,我們村三個人都參加了。這次我從第一講開始看,也不瞌睡了,我都聽進去了,一邊看一邊流淚,看了九天,流了九天的淚。

師父講的很清楚,讓我明白了很多做人的道理,人為甚麼活著等。法輪功太好了,我也請了一本《轉法輪》,每天如飢似渴的看,晚上去同修家學一講法,煉靜功半小時,早上四點起床煉動功,每天如此。那些日子真是過得充實而又快樂,修大法真幸福。

迫害發生後的頭幾年,我們地區幾乎沒有師父的經文、《明慧週刊》、真相資料。二零零五年過年,我在省城親戚家走親戚,終於和那裏的資料點同修聯繫上,從此,我每週坐車去拿真相資料。晚上,我挨家挨戶的發資料,貼真相粘貼,心裏一直背著《洪吟》,把大法弟子的善帶給周邊村落的家家戶戶。有時,碰到養狗的人家,那狗在院子裏唧噥兩聲就不叫了。

一次發資料,走到一家門口,主人正在開門,我就想,我是來救你們的,給你們送福的,不要干擾我。那個人一句話也沒說,就出去了。我繼續堂堂正正的發資料,一晚上發三、四個村莊,回到家兩、三點鐘。

白天下地幹活,碰到人就講大法真相,吃飯時,和鄉親們講真相。沒碰到人時,就背《洪吟》,沒記住的,就掏出抄在紙上的詩看看。《洪吟》、《洪吟二》都是在地裏幹活時背熟的。

孫女出生了,我到縣城裏兒子家帶小孫女。一天晚飯後,我出門散步,看到(城中村)村口有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半身不遂,走路很困難,心生慈悲,就去給她講真相。老太太很認同,退出團隊。

這時,她的兒子從院子裏走出來,我又給她兒子講真相。她兒子聽明白後,也退出了團隊。她兒子是貨車司機,我對他說:「你常年開車,可要注意安全呀!你就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保命保平安!你媽媽身體不好,教她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也會好起來的。」他聽了很高興,也想叫他媽媽煉法輪功,問我有書沒有?我說:「現在大法書很難找,我給你一本真相資料看看吧,你們村子以前有煉法輪功的,你去找以前煉過的人問問,看能借來不能。」

正在這時,他家鄰居男主人出來了,有五、六十歲,好像是喝酒了,說話舌頭都有點僵硬,吐字不清楚。老太太的兒子一看鄰居那樣子,把他鄰居支到一邊聊天的人群中,他自己就回來了,還是想問學法輪功的事。沒說幾句話,他鄰居又過來了,坐在我旁邊,我想給他講真相,剛說幾句話,他鄰居惡狠狠地說:「你這是反黨,你不想活了!還保命呢,保甚麼命?!」他突然站起來,抬手給我兩個耳光,打得還很重,我一點防備都沒有。老太太的兒子反應過來,拉住他鄰居,叫我快走。

我站起來就走,也沒往後看,走到家對面,幾個人正在下棋。這時,那老太太的鄰居父子兩個人追上來,老的說就是她。我回頭一看,又是兩個重重的耳光。他兒子問我:「你跟我爸爸說了甚麼,把他氣成那樣?」我安靜的說:「人得學好,做好人,老天會保祐好人平安。」他兒子說:「你說的沒錯,你走吧!」

進到兒子家後,我仔細找原因,今天哪裏做的不好,也沒找到原因。我心裏很平靜,大法弟子遇事要忍,也沒動氣,心想也許是討債來的。邪黨的歷次政治運動,每次都是靠謊言宣傳,暴力行動,毒害了幾代人,如果不是中共謊言誣陷法輪功,也許那老人會冷靜的聽到大法的福音的。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