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醫生告知結局是失明 修大法奇蹟出現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七日】我今年四十九歲,由於迷於常人中的得失不能自拔,遲遲沒能走入大法修煉,白白浪費了幾年光陰,追名逐利中,造了許多惡業,直到我的眼睛真的出了問題,被醫生告知沒有特效藥,最終結局是失明,才走進大法修煉中來。

迷於塵世 雙目面臨失明

由於受邪黨社會環境的污染,我從小自我保護意識很強、自私自利又膽小怕事。長大進入社會後,更是隨著社會道德的迅猛下滑,養成了吃喝嫖賭抽等諸多惡習,分不清好壞,心裏很空虛。

一九九九年的一天,我的右眼睛突然視物模糊,看物體總感覺好像有水珠擋著,到本地最好的醫院找專家一查,大夫說你的眼底出血,醫學上叫「青年復發性視網膜靜脈周圍炎」也叫「暴盲」。因為兩隻眼睛是相互連通的,由於右眼反覆出血,所以會牽扯到左眼也出現眼底出血現象,最後的結果是導致雙眼失明。聽到這一診斷結果,我如雷轟頂,我才二十九歲啊,雙目失明?這和死有何區別?而且還不如死了!真的雙目失明,往後的人生道路將如漫漫黑夜,我該如何生活?

當時我非常悲觀,抱著僥倖心理又輾轉到各大城市找名醫、專家診斷,希望這次診斷是誤診。可是,所有的醫院診斷結果都是相同的,只能用激光醫治──就是甚麼地方出血,就用激光把出血點封住,這樣就造成這個血管不通了,從此這個血管就廢了。醫生又告訴我:因為你的所有血管都是不健康的,都會出血,然後不斷的打激光,最後把眼底血管部位用激光封住,視神經也隨之都打死了,視神經都死了,眼睛也就失明了。

二零零一年,真的應驗了大夫所說──左眼也出現了右眼的症狀,那時,別提心裏有多苦惱了。為了求生,我和妻子不死心,還是不斷到各地求治,希望能出現奇蹟,找到能治療的辦法。

一天晚飯,我們喝的羊雜湯,誰曾想,第二天早上起床,整個右眼睛大面積出血(後得知是羊雜湯裏的胡椒粉有擴張血管的作用),不得已,只能住院治療。住院後,醫生說先觀察看看,如果出的血一個月內能被吸收,可繼續打激光;如果一個月內吸收不了,就只能手術把血拿出來,然後打激光;還有,一個月吸收不了,血在眼底會起到收縮作用,會把視網膜脫落下來,造成眼睛過早失明。

結果在醫院住了一個月血也沒吸收,最後通過各種人情關係,把當時全國最好的眼底病專家請來給我做的手術。大家知道,眼睛是揉不進半粒沙子的,所以當時在眼睛動刀子做手術,對我來說恐怖到了極點。從當時的醫學角度來說手術做的算是成功,眼球保住了,並且暫時還有0.2的視力。但能否發展還得日後經常到醫院複查。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在醫院住了四十四天的我勉強出院,當時由於孩子剛出生三個多月,家裏還開了個小賣部,妻子又要照顧幼小的孩子,還得關照著小賣部,分不開身,在我住院期間只能讓年邁的父親從老家來醫院照顧我。看著年邁的父親為我拿東拿西,想想妻子在家忙碌的身影,真是身心俱苦,無以言表。

修大法僅三天,眼底出血竟奇蹟般消失

出院後,母親從老家來看我。母親說,孩子,幾年的輾轉醫治,你也知道你的眼睛靠現代醫學是治不好的,只有法輪大法才能從根本上治好你的眼病。

我母親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說來奇怪,一九九七年年底,我回家過年,母親莫名其妙的問我:「你的眼睛怎麼了?」我說:「沒怎麼啊,挺好的。」母親說:幾天前,她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夢裏我滿臉是血,她看到後問我眼睛怎麼了?我告訴她沒事,過兩天就好了。學了大法後,我才明白,原來我的眼睛在另外空間早就出了問題,是師父提前讓母親看到了。也真的是在大法中,我的眼睛才真正康復。

二零零二年一月四日,在母親的引領下,我正式走入大法修煉。真是很神奇,當初出院時,因為要不斷的到醫院複查恢復情況,臨走時醫生給我滴了散瞳孔藥水,以備複查,而散瞳孔藥水滴上,瞳孔散開後,眼睛見不了陽光,一見陽光,眼睛會又是流淚又是打噴嚏,很難受。

可是剛得法不到一個星期,一天早晨,我在陽台看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太陽出來後,我不自覺的用散開瞳孔的眼睛直視太陽,竟沒有任何感覺,我一下子感嘆大法的神奇!在不斷的學法修煉中,我知道了,我所經受的苦難都是自己生生世世的業力所致,第一次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返本歸真。

得法後,我的身心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眼疾好了,心情好了,那時我每天徜徉在幸福中,得到大法是那樣的幸運與欣慰,我真的很後悔由於貪戀人中的一切,我與大法擦肩而過這麼多年。

一九九七年,在母親跟我說過她做的夢之後,就向我洪法,我也親眼目睹了母親修煉後身心的巨大變化。母親得法後,一身的病都好了不說,更主要的是母親從嫁給父親後,因為是家中長媳,吃了很多苦,也因為家庭瑣事,與姑姑叔叔結下了許多恩怨,這是我從小就知道的。得法後,母親了悟了這其中的因緣關係,主動與姑姑、叔叔和好,現在一家人和睦相處,其樂融融。可是我由於迷於常人中的得失不能自拔,遲遲沒能走入大法修煉,白白浪費了幾年光陰。

一個人真正能夠走入大法修煉,也真的是不容易,時時面臨著對法能否堅定的考驗。我得法後,母親因家裏離不開,就回去了。得法一週後,我的眼底再次出現了大面積出血,當時心裏非常擔心害怕,這時我想起了母親,就給母親打電話詢問怎麼辦?母親非常鎮靜的說:你如果能夠放下顧慮心、怕心,真正的從心底相信師父、相信大法,照常煉功、學法,一定不會發生任何意外,從法中你應知道,這是師父幫你清理身體的表現;如果你放不下心,那你就上醫院醫治,這是考驗你信師信法的成度……

我明白母親的話,照常在家學法煉功,沒想到,三天!僅三天!眼底出血竟奇蹟般的消失了!曾經,在醫院又是打吊瓶,又是吃藥,折騰一個月都沒治好,而這次沒打針、沒吃藥,三天就神奇的好了。中共造謠說甚麼「法輪功不讓人吃藥」,甚麼「1400例」,我自己的親身經歷證明,只要真心相信並修煉大法,醫院治不好的疑難病、末期癌症,法輪大法能使人絕處逢生。因為法輪大法是佛法,佛法無邊!人要想擁有真正美好的未來,就要不斷的淨化自己,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修煉法輪大法就是走向美好未來的通天大道。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的世界觀發生了根本的轉變。我懂得了善惡、因果,以前單位有矛盾的同事甚至是動手打過架的,我都主動跟他們和好,現在跟單位同事關係非常融洽。以前年輕氣盛,脾氣暴躁,一言不合,便與人動起手來,現在凡事不與人爭了,事事按照真、善、忍大法法理要求自己,利益面前能退後一步,摒棄了以前諸多惡習,大家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美好,也都認同大法,大家都說是大法把我變成一個好人。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