輾轉尋道 得法回升(圖)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日】(明慧記者站莫斯科採訪報導)斯維特蘭娜(Svetlana),生活在莫斯科,今年四十八歲。她有一份新的工作,幼教。也許她從沒想到她會做這樣一份工作,又或許是命運裏的一次必然,讓她從生命的複雜走向純真。

她是一個執著於精神追求的人,為尋法求道走的曲曲折折。她曾進過修道院,又去研讀了心理學,後來又去了印度,她所做的一切都只為一個目的,尋找生命的答案。她不斷地學習、尋找,她做過企業培訓師,還做了瑜珈師,甚至她的身後還有一些追隨者。可她自己呢?內心深處依舊沒有歸處,也沒有人知道她。焦躁、迷茫如影隨形。

直到二零零九年,她遇到了法輪大法,她終於找到生命回歸的地方,恍然大悟,她驚嘆:「這就是我要找的!我為尋找心靈昇華的修行方法,整整尋覓了十七年!」

'圖:斯維特蘭娜(Svetlana)尋尋覓覓,終於找到生命回歸之路。'
圖:斯維特蘭娜(Svetlana)尋尋覓覓,終於找到生命回歸之路。

生命因大法而改變,從此她脫胎換骨了。她徹底走出了陰霾,面向太陽,一下活的快樂、輕鬆了,她說:「現在,大法是我內心最大的精神支柱!」

她的尋法之路到底經歷了甚麼?

逆境中尋法

斯維特蘭娜出生在俄羅斯,母親是工程師,父親是做建築工作的,生活在一個典型的知識分子家庭裏。她是個傳統女孩,熱愛生活,熱愛家庭,十九歲就成家了。可她的第一次婚姻卻很不幸。丈夫是退役軍人,因為赴阿富汗參加過戰爭,落下了戰後軍人後遺症,性情暴烈,脾氣經常爆發,緊張的家庭氣氛讓斯維特蘭娜如履薄冰。儘管她努力地去幫助丈夫工作,緩解他的壓力,做他的會計師、做他的秘書,最終還幫助他成為了一家小企業的經理,但依舊沒有得到好的結果。年輕的她無時無刻不在掙扎中,無論她怎麼付出,丈夫依舊像家庭的暴君。在痛苦和失落中,她不得不開始思考命運,尋找精神寄託。

「那時我感覺婚姻不成功,就開始考慮去修道院了。我有意識地接受了基督教,開始認真研究《聖經》。」斯維特蘭娜提到了她婚姻挫敗後採取的自救方法。她走入了宗教圈,期望得到神的救贖,解脫精神痛苦,衝出魔障。

斯維特蘭娜進了修道院,開始研讀《聖經》。她每個週末都去教堂懺悔,並試圖按照自己所理解的遵守基督教戒律。她的學習是認真的,遺憾的是她的心境沒有在宗教的教化中得到改善。

「那時我非常膽小和焦慮。在教堂裏,有時我也能感到某種善良和仁慈的狀態,但我看到宗教儀式的背後沒有任何東西。」

她學習宗教,但心沒有進入。她不斷在思考,試圖找到產生她痛苦的原因,這是根本問題。她沒有得到答案,於是決定研讀心理學。她的丈夫堅決反對她求學。為了求學,斯維特蘭娜離開了他,這段婚姻終結了。

斯維特蘭娜進入了俄羅斯教育學院,白天工作,晚上自費上學。

九十年代初期的莫斯科與歐美同步,東方哲學思想的引進激發了人們對靈性的探索,打坐、瑜珈、太極拳、氣功等等東方元素讓西方人著迷。人們對信仰的認識已不再侷限在某一種傳統的宗教形式之內。這種開放的思想,也被稱作「新時代思想」。這期間,她大量閱讀了哲學書籍。

「我開始了解瑜珈,還讀了很多書,又開始研讀《摩訶婆羅多》……」

在閱讀中,斯維特蘭娜迷上了東方文化。《摩訶婆羅多》是印度著名史詩,對於印度的哲學和宗教影響極大。從這裏,她開始了東方哲學思想的研究與實踐,放下了原來的宗教探索。

「我去了很多修道院後,決定不再去了。我看到許多宗教都不好,敗壞了。在我的夢中,我看到教會中的牧師們如何計算儀式和出售教堂用具的收入。我還看到了地球充滿了有毒的氣體,為避免弄髒和中毒,人幾乎沒有地方可以下腳。我看到在人群中還行走著非人類……」

斯維特蘭能感受到普通人感受不到的事情。她很敏感,很有靈性。這讓她越發想找到提升的方法,讓精神昇華。她開始進入了心理學訓練。

這個心理學訓練是私人授課。在這裏,她切身感受到了東方信仰的真實感。她也恰好在這個時節趕上了一股「新潮」……她一心想找到精神提升的方法。經過七年的實踐,結果並不樂觀。她發現這條路根本走不通。

斯維特蘭娜身上有種韌性,彷彿生來就要吃這份苦的,為了尋找精神上的東西,她可以放棄所有的生活享受。

那時她已有了一個相對穩定的工作,是專業企業教練,就是職業培訓師。培訓企業員工和管理人員,工作不錯,收入也不少。但對靈性的追求一直佔據著她心。

「我經常在想,我還沒有找到最高的修煉法門和最高的師父,但我內心充滿了希望,我知道我一定能找到。」

二零零七年,她去了印度。

在印度

「我繼續尋找老師和法,又開始學習昆達利尼瑜珈,參加昆達利尼瑜珈有名教師的講習班。最後我自己成了昆達利尼瑜珈的老師。」

在印度學習瑜珈,同時她也在研究宗教。她執著在宗教研究當中,也參與組織名家大師和瑜珈教師的各種講習班。可再深入下去,她又失望了。

「我看到他們對名利和金錢的關注,這讓我感到虛假。在我看來,精神的追求是不能看重金錢的。在那裏,我感到迷茫、失落和沮喪。」

印度,佛教誕生地,吸引著世界各方的尋道者。斯維特蘭娜在那裏沒有找到她想要的,她想尋找一個寧靜的地方呆下,她意識到自己可能在逃避甚麼。結果,就在她感覺落魄的時候,她又被搶劫了,錢、護照和返回的機票被搶劫一空。這是一個甚麼暗示呢?那天,她空空一身回到新德裏,偶然去了附近的中央公園,她看到了一個軍樂團,是來自台灣的,她被他們的音樂吸引了。她又看到樂團的人在煉一種功法,帶著一種平靜、慈悲的場。她看到了他們的橫幅,上面寫著「天國樂團」。這個場景一直留在她腦中。

得大法

斯維特蘭娜尋道求法之心是執著的。她前後兩年去印度學習,她成了瑜珈老師。她在埃及、土耳其舉辦了實地研討會,並在瑜珈聯合會上進行了授課。

參加昆達利尼瑜珈學習班是收費的,這在圈內是必須的規矩。但作為瑜珈老師,她很明白自己的狀況,她自己都還沒有找到答案,又怎麼能引領這些學生?她常常感覺自己在欺騙學生。

「我那時內心一團混亂,一個功法干擾另一個功法,我的個人生活也很不順利。」

那一年她過得很糟糕,總是哭,內心充滿痛苦和悲傷。想了很多很多,卻無處訴說,只能向天空祈禱、訴求。為甚麼自己就遇不到一位真正的老師呢?後來她遇到一位帶有功能的修道士,她能夠感覺到他身上的正直,帶著乾淨的場。斯維特蘭娜的第六感官總是很靈。

「我看到從他身上散發出藍色的輝光。我一下感興趣了。他邀請我去談話。」

他是僧人,人們稱他們吠陀僧侶(Vedic monk)。他所在的這所修道院距離下諾夫哥羅德不遠。斯維特蘭娜去了他那裏。他給她介紹自己的寺院和上師,但斯維特蘭娜對那些都不感興趣。

「你知不知道地球上真正的上師?」斯維特蘭娜直截了當地問他。

他很謹慎,看看她,點點頭,悄聲說道:「我知道一位,沒人比他高,他是一位真正的老師,他的水平是不為我所知的,是無邊的上師。」

「他是誰?」

「李洪志!」

李洪志?這個名字斯維特蘭娜從來沒有聽說過,對她來講這個名字太新、太陌生,她在一小塊兒紙上寫下了這個名字。

「還有一本書《轉法輪》。」

斯維特蘭娜萬萬沒有想到,這位修道士正在秘密修煉法輪大法,他的上師都不知道他的秘密。他還告訴斯維特蘭娜,在修道院裏,僧侶們混合許多印度功法修煉,閱讀不同的書籍。他雖然學了很多印度修煉方法和道家的方法,但現在那些東西都不好用了,哪一個宗教也不救人,只有一條路,就是法輪大法!他的話語言很深刻,印入她心。

回到家後,斯維特蘭娜照著紙條上的記錄上網查找,她找到了《轉法輪》。這本書已經被翻譯近四十種語言文字,並且免費供讀者閱讀。所有一切都是公開的,不收費的,網上還有公開的教功錄像!

斯維特蘭娜閱讀了《轉法輪》,一下就被吸引住了。書中解答了她所有要問又不得其解的問題,讓她感覺如醍醐灌頂一般。

「這就是我要找的!我為尋找心靈昇華的修行方法尋覓了十七年!」

她感嘆!一路曲曲折折,人生最好的十七年她都在苦苦的尋法覓道,肉體的魔煉,精神的掙扎, 如今終於找到了大法!她明白了痛苦的原因,明白了如何修煉!

對照法輪大法的教導,她找到了自己的問題。

「我發現了我許多的執著和不對的觀念。我意識到我很自私,傾向於競爭、易怒、不寬容、敏感,有強烈的色慾執著。有一次,我寫下了在自己身上找到的執著,這個數字達到了大約八十個、九十個,有這麼多需要修去的執著!」

她明白了修煉就在生活的點點滴滴中,只有遵循「真、善、忍「的原則才可以修煉到高層次,甚至有超能力的表現。她也明白了「不二法門」的道理,從前她所修煉的東西都要放下了。放下以前的功法不容易,但她還是下了決心,關閉了她的瑜珈班。

「要進入大法,我需要真正拋棄一切,最重要的是對名譽、利益和感情的執著。我認為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步和決定。從那刻起,我真正感受到了自己精神上的提升,我的身心非常的輕鬆了。」

她帶著一顆純淨的心堅定地走入了大法修煉,這也讓她充份地感受到了大法的超常。

「一開始修煉時,我就清楚地感覺到法輪在我肚子裏的旋轉,法輪也在其它地方旋轉。我看到老師從我肚子裏取出黑色的東西。有一次,我聽到後背的椎骨如何歸位,金色的能量從我的脊椎衝了下來。」

消業,清理身體,在大法修煉中就是淨化身體。在她的身體上也真實表現了。修煉一開始,她就出現嚴重的頭痛和嘔吐。她明確,師父管她了!開始給她淨化身體了。她的腦子,裝了太多門派的東西。

「那一整夜我都在嘔吐,無法站穩腳跟,我感到非常頭暈。我試圖起床時,房間模糊不清了,旋轉了起來,讓我噁心、嘔吐。之後,我就陷入了睡眠。我還是繼續聽老師講法。一天後我的狀態逐漸好轉,我可以喝一點、吃一點東西。又過了一天,我感覺如此的輕盈、清明,我覺得師父清理了我的內臟。之後,我感覺到渾身力量充沛,還有不平凡的輕快感。「

一切都是真實的。身體改善了,精神豁達了,她真的變了,周圍的親戚朋友都看出了她的變化。大家都說她變得更親切、更平靜、更有耐心,更關懷他人了。因為她的修煉,親友也都開始關注法輪功、親近法輪功,大家紛紛在請願書上簽字,譴責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

她的修煉得到完全正面的反應,所有的人都支持她。

「以前的我,經常是不能忍耐,情緒不穩,自私自利,懶惰,帶來了家庭矛盾衝突。現在,我主動找自己的不足,並改正。」

二零一零年,也就是她得法九個月後,她前往美國參加紐約國際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那是她第一次參加這樣大型的法會,六千多名來自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相聚一堂,那次讓她終身難忘。

「我記得那次法會,我在聽學員交流的過程中,突然感到一種極大的慈悲,眼淚一下從我眼中湧出了,我的心也在擴張。五分鐘之後,師父出現了,全場人都站起來……多年來,我終於遇到了偉大的師父和偉大的法。師父在台上為我們講法,我的眼淚一直就沒有停止過……」

「我有幸多次見到師父。點點滴滴我都記得,那是我心中最珍貴的回憶。我感受到了師父無限的慈悲。每一次的見面我都可以寫出一個故事,現在都珍藏在我心底。我想說的就是:師父,謝謝您把我從地獄中救出來;謝謝您讓我得到了真法,成了您的弟子。我會精進修煉並履行我的誓言。」

斯維特蘭娜的心越來越純淨了,她的工作每天都在擁抱純真,她也在努力的展現自己的忍耐,善良和愛心。幼教工作中,孩子們很愛她,她的溫和善良也博得家長們的信賴。她自己的家庭更加和睦了,親戚朋友也因為她而對法輪大法有了很好的認識。

斯維特蘭娜總感到自己是幸運的,真正的在大法中回升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