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任重道遠的十七歲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一日】(明慧記者沈容採訪報導)每個人的十七歲都不太一樣,有人沉迷追星,有人埋首書叢,也有人在生命的十字路口,憑借修煉出來的無私與勇氣,一肩扛起屬於自己的任重道遠。

從一九六零年開始,台灣出口代工業打造了經濟起飛的奇蹟,而經濟奇蹟的幕後推手就是許多苦幹耕耘的市井小民,鄭予慈的父親就是其中的一位。

她回憶道:「自我有印象開始,爸爸就非常忙碌,爸媽白手起家,經營塑膠工廠,為了趕模具接訂單,二十四小時都開機台代工。睡夢中被轟隆隆的機器轉聲吵醒,我就下樓一起幫忙封箱。後來搬到新家,爸爸幾乎都睡在工廠,有時半夜三四點聽到他回家的開門聲,就會在模糊中跳下床迎接他。」

夜闌人靜,爸爸曾披星戴月載著予慈,馬不停蹄將公司趕出來的成品,一家一家送到客戶大樓警衛室。半夜三更,予慈也常在車上耐心等待父親和客戶談完生意。當雙親日復一日為生活拼搏努力,予慈也親身體悟人生的不易與艱辛。

二零零五年,父親拿著一本金黃色的書衝進家門!予慈說:「我父母在結婚前為尋求正法已走過很多法門,那天爸爸回家時,我第一次看到他的表情這麼興奮,他大聲呼喊說我找到真法真道了!」

在父親推薦下,小學五年級的予慈,用了一整天的時間,將九講內容全部看完,並在隔天學會雙盤和五套功法。 「我印象很深刻,當我看完《轉法輪》後,父親坐在沙發上和我交流,勉勵我們一定要像雄獅一樣勇猛精進!」

十七歲扛下千斤重擔

'圖:鄭予慈在煉功時感受到強大的能量在手中流轉。'
圖:鄭予慈在煉功時感受到強大的能量在手中流轉。

小學畢業,予慈在國中私校就讀並住宿,「那邊沒有網路沒有電視,我就帶著《轉法輪》到學校,每天背一遍《論語》,並抄寫一份放在桌墊上。當時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開始,我告訴同學,在中國有很多和我一樣修煉『真、善、忍』的好人被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我還告訴她們明慧網的網站,告訴她們『法輪大法好』!」

升上高中,父親忙碌的情況並未減少分毫,而一波三折的壓力卻接踵而至。 「好像有一天,爸爸的聲音突然變得很沙啞,持續好一段時間。那時候客戶公司又突然倒閉,積欠我們家好幾百萬。面對龐大的資金缺口,爸爸從不口出惡言,也沒有向我們抱怨任何事情,修煉真善忍的他知道客戶也是無可奈何、拿不出錢來,所以一直默默承受壓力忙碌工作,身體也因此每況愈下。高二時,爸爸因漸漸無法呼吸,去醫院做了喉嚨氣管切除手術。」

從來,爸爸就是她的依靠,但當予慈漸漸長大,她知道自己也能是家人的強力支柱。 「爸爸做氣管切除手術後沒辦法說話,媽媽一個人又忙不過來,所以隔年我就和學校說明情況,辦理休學到家裏公司上班。我覺得這是自己的責任,我必須這麼做,沒有任何猶豫。」

十七歲的年紀,看到同學們過著無憂無慮的日子,難免羨慕又渴望。「當我靜不下來時,是法輪大法給我智慧與勇氣。師父說:『修煉人還得能捨,捨棄常人中的各種執著、各種慾望。一下子做不到,我們可以慢慢的就做到了。』[1]我知道師父安排每一個人的路都有原因,每個人的路都沒有參照,當我不斷學法、歸正思想後,就有更多信心和力量繼續前行。」

她體悟到:「面對難關我才真正明白,在修煉路上遇到甚麼樣的表象都不能動搖。雖然我看不到困難背後的原因是甚麼,但既然已經修煉了,就得在這樣艱苦的環境與龐大的壓力下堅定的走下去。」

予慈說:「那段時間工廠生意很忙,爸爸帶著我去跟客戶見面時,只能用微弱的氣音發聲,我就在旁邊幫他翻譯,一直到我自己能獨立,共經歷了一兩年的時間。還好公司生意逐漸蒸蒸日上,債務也慢慢填補起來,並買了新機台,節省很多人力。」

日子是緊張而忙碌的,予慈一邊跟著爸爸學習製圖、開模具,一邊在假日去景點煉功洪法,儘管沒有大學生活的多姿多彩,卻是她生命中富饒珍貴的青春年華。

難行能行 闖過一關又一關

二零一六年,父親病情加重再度住院,母親在醫院照顧他,予慈一個人在公司獨挑大樑。「白天壓力很大,爸爸媽媽都不在身邊,公司有產線不斷生產、趕著出貨,還要兼顧品質,處理員工大大小小的問題和接不完的客戶電話,每天暈頭轉向、非常無助。」

一天晚上,予慈開著車趕去醫院,行經陡峭的山路,當時夜色漆黑、風雨交加。 「有一段山路很陡,沒有人也沒有車,我心理壓力很大,生出一股莫名的怕心,可是就在那個時候,車內竟突然播放起師父的講法,好像師父就在我的身邊照看我,讓我最後順利而平安的抵達。」

每一天,她都鉚足了力氣過日子,每一回,她都感覺壓力大到要崩潰,但予慈始終沒有忘記自己是誰。 「我常常翻開大法經書就忍不住哭了起來,可師父的每一段法好像都在鼓勵我勇敢面對。工廠雖然出現許多突發狀況,卻又在冥冥中一環扣一環地過去了!就好像師父說的:『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手掌被機器捲入毫髮無傷

身扛千斤重擔的壓力,回想起來又覺得沒有那麼困難,甚至發生了許多神奇的事蹟。

予慈說:「有一次我在大型機台上看到髒東西,想要用手弄乾淨,沒想到被機台捲軸卷了進去,手掌夾在裏面不能動彈。用常理判斷,我的手應該已經被夾斷、粉碎性骨折了。當時我第一念想到師父,想著『沒事』,很冷靜地要員工拿螺絲起子解開兩邊的轉軸。當我將手拿出來後,腫得像饅頭一樣大,卻一點也不覺得痛。晚上照樣去學法點學法,也照樣將手抬起來煉功。我能感覺到很強的能量流不斷繞著手轉,結果過了兩三天就消腫了,到現在一直都很靈活,沒有任何問題。」

台灣新北市曾發生過一場大火,造成八棟共二十六間房子遭焚毀,最後火災在掛有「法輪大法 真善忍」橫幅的房子旁停了下來。予慈家工廠的跑馬燈上也寫著「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不斷循環。二零一七年,一場即將引爆生命危險的大火,同樣在緊要關頭被迅速化解。

予慈說:「我們工廠旁邊有一間堆滿廢棄家具的鐵皮屋,有一天不知為何燒起大火,冒著熊熊烈燄,很快延燒到我們機台,並發出巨大的爆炸聲,整條街的鄰居全都衝出來看。當時工廠前面是台電電線桿,對面是加油站,工廠還有許多大型機具,一旦燃燒後果不堪設想。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一位我們並不認識的人突然衝進來關閉總電源,消防車也在此時趕到,一場巨大災難竟在轉瞬間平息了。事後,媽媽說當時她一直在心中不斷默念『法輪大法好!』。」

結語

現在的予慈,不僅在工作中自信沉穩、獨當一面,也常於接觸客戶的過程中講清法輪功的真相,並擔任神韻晚會的推廣人員,將純善純美的頂級藝術介紹給大家。未來,她計劃繼續升學,充實專業能力。

「其實,我以前是很靦腆、很怕生的,連接觸人群都有難度,有時回想起來,都不知道自己怎麼走過來的。但我很清楚這一路上,是師父在身邊看護著我,把我提起來跨過一關又一關!現在的每分每秒都是很珍貴的,我知道只要時時刻刻把自己當修煉人,就能不斷闖過難關、提升自己,並讓更多生命知道『法輪大法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