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恩浩蕩師恩重 寸草難報三春暉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十日】修煉大法前,我性格孤僻,多愁善感,像林黛玉那樣,淚水不斷,自卑自憐,事事難如意。我的身體是百病纏身:類風濕性關節炎、低血壓、崩漏、肩周炎、月子受濕潮、受驚嚇、兩次受產後風、各骨節腫脹、全身酸痛、失眠、眼睛疼、眼眶疼、眩暈、失憶、肌無力、休克、心絞痛、心臟病、皮膚病、淺表性胃炎、神經性胃病、潔癖、嘔吐等。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度日如年。

一、天空中傳來的聲音

一九九四年的時候,我的病情更加嚴重,眩暈、失憶。我從事現金工作,有兩次把現金、支票放在保險櫃外面,鑰匙插在保險櫃上人就回家了,幸虧同事及時提醒。我的眼睛不能直視東西,精神恍惚,不能工作,只好休假。多方求醫無果,病情嚴重到有人在旁邊呼吸心臟都受不了,吃不吃東西都吐。身體各部位都出現了異常,手拿不住東西,碗筷常常脫落在地,手沒有知覺,有時還得用嘴把手咬過來。門鈴響了,想下地開門,下地就趴在地上起不來。睡不著覺,吃不下飯,每天就像暈車那樣難受,像妊娠反應那樣吐。

一九九五年,我生命已危在旦夕,大夫斷言我的病一天不如一天。聽了大夫的話,丈夫對我失去了信心,漸漸冷落我,婆家人都不理我,只有兒子每天放學回家躡手躡腳的到我身邊,把小手伸到我鼻子下試呼吸。這是我媽媽交代給他的,沒有呼吸時告訴大人。

我死去活來的折騰,卻遲遲不咽這口氣。冥冥之中好像在等甚麼,期盼著甚麼,總覺的自己活得窩囊,沒過上一天好日子,做一回人就是來受苦嗎?不甘心啊!

家人的冷落,使我心生怨恨。想想人世滄桑,世態炎涼,生活淒苦,我早已厭倦了這一切,只因兒子還小,捨不得。我決定把兒子託付給二姐,徹底來個了斷,一了百了,了卻恩恩怨怨和無盡的煩惱,解脫痛苦。

我寫好遺書後去了二姐家,請她照顧好我兒子,二姐覺察到異常後一口回絕了我,並報信給我丈夫。丈夫把家裏的藥都藏了起來。於是,我又從新偷偷的攢藥。又寫了一份遺書,照了遺照。然後給媽媽打了個電話以此作為告別。準備好後事,打算再跟兒子吃頓團圓飯。飯好了,兒子卻找不見了。發現茶几上的留言:媽媽,兒子走了。原來兒子玩遊戲沒有完成作業,遭到他爸的訓斥:等晚上回去扒了你的皮。兒子害怕便離家出走了。發現孩子離家出走,我心急如焚,發動親友鄰居四處找孩子。城裏已是萬家燈火,城外卻是凜冽的寒風,兒子會不會被凍壞?我們大聲呼喊著。二姐跟我說:「你看到了吧,你還沒死呢,他爸就要扒他皮了,你死了,再來個後媽。你兒子非受氣不可。你有志氣去死,沒志氣活著?」兒子的意外出走,加上二姐的激將之法,使我放棄了輕生的念頭。我不能這麼自私,我要活著,不能讓兒子受氣,我要把他養大成人。

兒子找回來後,我決定為了兒子鍛煉身體。又是一夜未眠,天未亮我就走出家門,寂靜的馬路上就我一個人,心生惆悵,百感交集。天啊!難道我連選擇死的自由都沒有嗎?難道就讓我這樣生不如死的活著嗎?兒子你得啥時候長大!?我得熬到啥時候是個頭啊!?正這樣想著,天空中突然傳來一個渾厚的聲音:「過了這個年你就會好!」我驚異的抬頭望去,天空中懸掛著幾顆星星,周圍靜靜的一個人也沒有。

二、師父給我讀《轉法輪》

過了這個年,真應驗了那句話。也就是一九九六年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去了局長辦公室,兩年的病假我已經面容憔悴骨瘦如柴。局長對我說:「你的病有治了。我已經考察好了,現在有個氣功叫法輪功,是李洪志先生創編的高德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提高人們的道德品質。師父給真修者直接淨化身體,達到無病狀態,義務教功。我看到北京有一些老幹部,煉功之後病毒症、癌症、心臟病等各種疑難雜症,醫院治不了的病都好了。有的頭髮變黑了,不但解除病人的痛苦,而且還給國家節省大量醫療費用。經過調查後,喬石委員長親自批示:「法輪功於國於民,百利而無一害。」國家給法輪功頒發好幾個獎。法輪功書籍都是正式出版發行的。現在有中央領導人的家屬,高級軍官將領,高科技人員,高級知識分子,包括清華北大師生,各機關工礦企業、各階層的人都在修煉法輪功。而且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我這兩天準備就去北京請書,每個職工發一套,叫全局職工都受益。你上班吧,我給你安排一個輕鬆的工作。主要是好好煉功,身體好比啥都強,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高德大法,心誠則靈哪。」

局長是個信神佛的人,常做善事,相信善惡有報,三尺頭上有神靈。我已病入膏肓,無藥可醫。而且藥也吃不了了,見到藥更難受。我想嘗試一下法輪功。我請回一套書。局長說先看《轉法輪》,要一心不亂的看,最好先看三遍為益。我吃過早飯,翻看《轉法輪》,神奇的事情出現了,那個渾厚的聲音,急促、緊迫、有力、慈悲而又祥和,一句一句的讀起了《轉法輪》,帶著立體聲、轟轟的。一種神奇的力量帶動著我緊跟著,就這樣靜靜的一心不亂的聽著、看著、學著。法理沁透心扉,那樣的美妙、舒心。好像我已等待許久,好像我生不如死的苦苦煎熬時期盼的就是這個大法。有師父真好!多年的煩惱,煙消雲散。整個夜晚沐浴在佛法中,淚水一次次靜靜的從臉頰流淌。師尊布道,答疑、解惑。解開了我在人生中想明白而不得其解的諸多疑問。明白了人為甚麼得病,為甚麼有苦,有難、有是非。找到了人生的真諦,使我整個世界觀都發生了改變。大法給我開啟了心智。使我的心明亮了起來。就這樣我一口氣看完第一遍《轉法輪》。整個夜晚被強大的慈悲、祥和、純正的能量包圍著。身心淨化了,全身輕鬆,平生第一次感受到無病一身輕的美妙。一直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每當我懈怠的時候,天空中就會傳來師父的講法。那洪大的聲音,催我上進。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初期煉功像有個機制帶著停不下來,一遍緊接一遍的煉,當時不知道學法的重要,就知道煉功。一煉功就會出現兩種明顯現象:只要一煉功,體內就會不停的往下排氣;再一個現象就是一煉功,全身的汗就會不停的往下流淌,這是在未修煉前從沒有的現象,過去夏天都不出汗,還凍的不行。現在是師父給清理身體,排出來的汗散發著濃濃的藥味。隨著煉功,走路生風,腳跟不沾地,飄著走。

三、大法淨化我的心靈

法輪大法要求修煉人從做好人做起,大法淨化了我的心靈,提升了我生命的質量。有一次我在工作中遇到一個顧客,需要他出示身份證辦理業務,可他不想回去取身份證,就對著我破口大罵。我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不動氣,心如止水。這要是在修煉前非跟他幹起來。當他取回身份證再來時判若兩人,給我賠禮道歉。

我是分局的負責人,我手下的職工大都是總局優化組合後被淘汰下來的,素質比較低,好鬧事的,無能力完成任務的。我的前任是被他們給告倒的,正在停職查看。有這前車之鑑,誰都不願、也不敢帶。都怕自己鬧不好被他們弄得身敗名裂。局長知道我是法輪功修煉人就叫我來帶,並告訴我,看誰不聽話就開除誰。我沒有先發制人的想法,那時是失業高峰,看不得失業人員沒有飯吃的那種無助。我想把他們帶好,叫他們都有飯吃。這是我的出發點。到位之後,我新換了一些設備,可是不久一職工就把新電話機拿家去了,換上一個舊的,我沒有生氣,平靜的告訴她,明天給換回來。新官上任三把火,他們以為我會就其大做文章,會去打小報告,殺一儆百。這都是多慮了。

由於我和一職工的業績高,所以每月可以叫完不成任務的人也能拿回滿工資、拿回獎金,這是總局都望塵莫及的。在生活上,工作中,我能幫上他們的,就會給予幫助,過年節時給他們搞福利。其它局的人好羨慕。那年冬天很冷,暖氣卻冰冰涼,他們穿著羽絨服喊冷,我卻穿的很薄,卻感到身體汩汩熱流不斷湧進,一職工一語道破天機:「你是煉功不覺的冷!」在大法的熔煉中,我的身心發生了質的變化。身體總能感受到被一種強大的能量場包圍著,非常舒服,心情愉悅,整個人溫文爾雅,氣質非凡,面帶祥和之意。

有一次,我的手下聯名把我給告到了總局,理由是年初總局發給我局一筆資金,叫我給貪污了。這叫總局領導又是氣又是笑,子虛烏有,總局沒給呀。局領導氣得不行:這些白眼狼,是不是腦袋進水了,就是欠收拾,開除兩個就老實了。前任局長給告倒了,這個局長對他們那麼好,他還告,這不欺人善嗎?總局局長決定親自帶隊整治他們,開除兩個給我出氣。我當時覺的臉上很不光彩,因為我有虛榮心。我的手下人都告我?我對他們不薄啊,平時相處的很溶洽的,怎麼突然都翻臉了呢?心裏很不平衡,要求領導去查我的賬,以證實我的清白(有怕丟名的心)。領導說:「不查,太給他們臉了,直接收拾他們。」局長從來都是說到做到。我一想,他們這不是引火燒身自找倒楣嗎?他們要是失業,將來生活怎麼辦?他們被開除怎麼面對家人,面對社會?他們會破罐子破摔嗎?我開始心疼他們了,我可不能因為自己的一時之快毀了他們。

我決定退一步,以修煉人大善大忍的胸懷對待他們。但是我也要維護自己的尊嚴。我強烈請求局領導查我的賬。賬目當然是清清楚楚,一目了然。甚至是總局給我個人的活動經費,我都按比例發給了下面的人,這叫局領導驚嘆不已:現在人人貪財,局裏還有這樣大度的人。這法輪功太好了!會上局領導讚美我的品德,高尚的風範,業績的突出,對我工作給予高度評價。隨後局領導就給他們一個一個總結劣質,叫他們羞愧難當,說開除他們哪個都夠格,叫我說開除誰,隨時立即生效。我以修煉人祥和的心態,沒有怨恨與指責,說出的話平易近人,平息了這場鬧劇。我給了他們一個台階,他們從此對我非常尊重,人也變的和善起來。過後,大家都說我人善良,換成別人,不會饒他們的。我想,如果我不修煉法輪大法不會有這樣的胸襟。因為我從小遵從以惡治惡的鬥爭哲學,爭強好勝,把自己搞的一身病,幸遇大法才得以新生。大法淨化了我的心靈,告訴我人生真諦,大法給了我永生的生命。

我感謝師父,感謝大法。師恩浩蕩師恩重,寸草難報三春暉。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