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無病一身輕 家人也受益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回顧二十三年的修煉歷程,對師尊的感恩無以言表,這些年來如果沒有師父細心的保護,就沒有我的今天。

一九九六年初春,我偶然聽到別人說到她在修煉「宇宙大法」,這四個字在當時的我聽來像響了一個炸雷。我幾番追問尋找,終於得到《轉法輪》寶書,看書的過程中師父就為我清理身體。看完一遍後,只記住「真、善、忍」三個字,我覺的這就是我苦苦要找的,是我活著的意義。從此,我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返本歸真之路。

師父給我淨化身體

修煉一段時間後我的口腔潰瘍、牙疼、風濕病都好了,讓我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滋味真是太好了。

在師父幫我清理牙疼時,我足足在地上走了一宿,疼得我站不住腳,期間我睏的不行,心裏想求師父讓我睡一會,哪怕幾分鐘也行,我就真的睡著了幾分鐘,就又開始疼,一直到早晨六點鐘,我想這樣我咋工作呀,就在我想的同時牙疼像一陣風吹走了,我的牙不疼了,從此我的牙再沒疼過。我感嘆大法的神奇!

在師父幫我清理風濕病的時候,我的手背上起滿了水泡,我堅信是大法給我從根上祛病,師父把病都清理了,留下一點點我們自己來承受,同時提高修煉人的悟性,我不當回事,該幹甚麼幹甚麼,手沾濕了也不怕,很快就好了。

後來我有一次發燒到39度,持續了三天,家人害怕逼著我吃藥去醫院,我求師父:我不想去醫院,這不是病,請師父讓我好起來,當天晚上我的燒就退下去了,第四天我照常上班,正常工作。親朋好友都覺的不可思議,也見證了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

還有一次我的兩隻腳分別在同一位置上長個膿包,穿不上鞋,疼痛鑽心,我想起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夜晚我睡不著覺,就不斷的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同時在法中悟到:現在是正法時期,即使我有沒修好的地方,有師父管,邪惡不配迫害我,運用師父賦予我的佛法神通發正念,鏟除舊勢力對我肉身的迫害,邪惡不停,發正念不止。八天後,兩隻腳蛻掉一層像腳趾模型的殼,以後一天比一天見輕,一個半月就痊癒了。

雖然關過的跟頭把式的,但每過一關我都更加堅信師父的法,我覺的師尊的法無所不能,只是自己根基悟性不夠好,有時悟到沒做到。這只是從病業角度講的幾個例子。我是煉功人,師父已經把我的身體清理乾淨了,根本就沒有病了,有時候反應出的病業假相都動不了我,我就是向內修、向內找,信師信法。

全家受益

我們家裏環境很複雜,丈夫有四個哥哥兩個姐姐,婆婆個性強,總是按自己的方式生活,她沒有生活費,和我們一起生活近三十年,方方面面的事情都牽動著。剛開始修煉的時候,我害怕矛盾,生氣、爭吵是常有的事,逐漸的我學會了忍。

大法的法理不斷的熔煉著我,在利益面前一次次的魔練,我能坦然面對不與常人計較,點點滴滴的在法中昇華著。雖然我看不到自己修的如何,但感覺心胸寬了。以前想想就憋悶的事,現在已無所謂了。我會不斷純淨自己做的越來越好。

婆婆歲數大了,經常住院就醫,我倆輪流伺候,陪同進出醫院,一日三餐儘量做她可口的飯菜。有一年大年初一,婆婆突然得腰椎間盤突出,疼得厲害,吃不下,睡不了覺,人瘦的脫相,用多種方法醫治都不見效果,最後實在沒辦法了,我就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救救你」,婆婆說能管用嗎?我堅定的說:你誠心念肯定管用。婆婆說:「李老師,可憐可憐我這個老太太吧。」不長時間,婆婆就好了,再也沒犯過這個病。

今年初,我丈夫因咳嗽打吊針,幾天下來也不見好轉,醫生讓他在本地醫院拍肺部的CT片子,專家教授看完片子都懷疑是肺癌,做病理報告說不排除外鱗細胞癌,需要進一步結合臨床確診。全家人陷入痛苦的深淵,大姑姐們都哭的不行,丈夫的思想壓力很大。我是修煉人,在這麼緊急的救度眾生的時刻,家裏出現這種事情,我認為是對大法弟子救人的干擾,我冷靜的思考不為事情本身所動,一切交給師父安排。第二天同修來看我,我和她講了此事,同修說:大法弟子的家人師父也在看護,這是邪惡的干擾,不承認這個事,是假相,告訴我發正念,求師父幫助。我悟到此時同修來,是師父借同修的嘴點悟我,要正念正行,不要被邪惡鑽空子迫害干擾。

我陪同丈夫去省醫院住院治療,細心察看他的思想念頭,安定他的心態,師父有序的為我安排了一切。我一直不順著他們要手術的思路,否定這一切。在省醫院住院當天,家人領著來到一家飯店吃飯,包間裏掛著毛魔頭的像,我丈夫說他撿到一幅毛的像,我說咱家哪有啊?他說放在倉庫裏,大家都在吃飯,也就淡忘了這件事情。當天晚上我睡醒覺腦子裏就反映出這件事情,我一下就認定丈夫的病跟這個像有關係,是這個邪靈在害人,必須鏟除它。我勸他把這個像扔掉,他生氣的說:「別扯用不著的,跟這個有甚麼關係。」我看他情緒低落,沒與他爭執,就打電話告訴家裏的孩子必須把毛魔頭的像扔掉,送垃圾箱裏,孩子來後說沒拿動太沉,有一米五高的木頭框,我又打電話讓他哥哥用鐮刀把像砍碎,扔到垃圾箱裏去了。第二天在省醫院再拍增強CT片子時,那個癌症的圖象已經變了,沒等教授看片子,我丈夫自己就說不是癌症,不做手術。教授看完片子感覺很奇怪,只能說是炎症引起的,叫丈夫接著再打消炎針。銷毀了毛魔頭的畫像,沒有邪靈的操控丈夫也變的理性平和了。

前後就八天時間,在師父的啟悟下弟子否定了舊勢力安排,大法弟子家人獲得了第二次生命,用丈夫的話講是從地獄上了天堂。丈夫回家後又打了七天吊針,再拍片子甚麼也沒有了,醫生們都說是得福報了(他們知道我煉法輪功)。

現在丈夫和親人都非常高興,經歷了一次生死魔難重獲新生,十分感恩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