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全家人的變化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鬱鬱寡歡的我變了

從我記事起就有偏頭痛的毛病,小學、初中時還勉強應付學業,到了高中隨著備考壓力的加大,頭痛的頻率和強度也明顯增加。同學們在課堂上都在全神貫注的聽講,我卻在兩手按著太陽穴,痛的心煩意亂。有一次因為在數學課上頭痛發作,無法抬頭看黑板,盛怒之下的老師竟然將粉筆頭擲到我面前,認為我沒認真聽講。晚上同學們都在挑燈夜讀,而我只能早早睡下,不然第二天的課就無法支撐下去了。報志願時,老師都把注意力放在他們的得意門生上,為他們出謀劃策,而我,只是在一位優秀的同學把她認為不值得一去的學校簡歷扔給我之後,我就稀裏糊塗的報上了,高考時超水平發揮,然後就稀裏糊塗的考上了。

然後畢業、工作、嫁人、生子、辭職、幹個體,期間頭痛經常反覆發作,厲害時只能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不敢動,一點光線一點聲音都能刺激的我頭痛加劇,連帶著胃口噁心,嘔吐,吐的臉部毛細血管都脹裂了,臉都變的黑紫黑紫,一個星期都不敢出門;每次發作後都像大病一場,走路都打晃,個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這是我最大的毛病,還有胃病、痔瘡、鼻炎、附件炎,等等。病痛的折磨使我心情很不好,經常鬱鬱寡歡,難得一笑。

除了病痛,父母的感情不和也給我的童年以致後來大半生蒙上了陰影。可以說,我是在父母的相互謾罵聲中長大的。從小到大,雖然是在雙親家庭,可是我感受不到父母的關心,沒人關心我,他們只對我的學習成績感興趣,他們也樂於拿我的成績以及考取的大學在親友中津津樂道。我工作一段時間後由於身體總不好,心情越來越低沉,越來越封閉自我,感覺和周圍的環境已經格格不入,而又找不到突破的方法,只能黯然辭職。這一下父母尤其是父親對我更不滿意了,失望加上他自己工作中的失意,導致他喋喋不休的在親朋好友中數落我的不是,讓我感覺更自卑,更不願和人交往了。母親去世後,有一段時間,我把自己封閉到幾乎不和任何人來往了,一個人苦苦的悶悶不樂的活著。記得剛開始修煉時曾經有同修說第一次看到我之後給她留下的印象是:不善。我自己都知道自己的眉頭總是緊鎖著,整天愁眉苦臉的,感覺人生沒有任何歡樂。

剛開始修煉大法時,由於自己悟性不高,所以身心的變化不是很明顯。儘管這樣,師父也是把我的身體淨化到只剩下頭痛這個頑固的老毛病了。隨著學法的深入,我漸漸明白了,我的前半生所遭受的苦難都是自己生生世世的業力造成的,我沒有甚麼可抱怨的,自己所能做的就是同化大法,按照「真、善、忍」的宇宙法理要求自己,把大法的福音傳送給有緣人。法輪大法讓我開始學會平息自己心中積存已久的怨恨,每遇到矛盾心情不好時,就用大法歸正自己,向內找,儘量不被對方的情緒所帶動。大法教會我換位思考,能從對方的角度看問題。我的內心漸漸變的平和,寧靜,說話的語音語調也柔和了,表情也祥和了。相由心生,現在的我氣色變好了,也長胖了,人也變的年輕了,臉上有了笑容,曾經鬱鬱寡歡的我變的開朗了,也會和人交往了。

最讓我欣喜的是,折磨我大半輩子的偏頭痛在我學會實修後,於去年不知不覺的消失了,如今頭腦清醒,我整個人變的清朗起來了。感恩師尊讓一個業力滿身的我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如今的我每天都沉浸在修煉大法的快樂中。

丈夫的變化

由於我深受父母不和諧關係的影響,我把他們的婚姻模式不自覺的帶到我的家裏來了。我和丈夫說話從沒有好氣,抱怨、責備、氣恨,感覺自己嫁錯了人,嫁給了一個又懶又不會疼人的男人,心裏的不平層層加碼。可想而知,這樣的家庭氣氛會怎樣。我們吵架、冷戰,幾天甚至半個月不說話,我心裏堵的那個難受啊,又無處訴說,真是心灰意冷。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就像師尊說的,明白了「人生當中許許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問題」[1]。我學會了找自己的不足,學會了像一個修煉人那樣看待所發生的一切矛盾。在家庭中,從尊重丈夫開始做起,學會看他的長處,忽略他的缺點,包容他的不足。漸漸的,家裏爭吵的次數減少了,冷戰的頻率小了,由以前隔好幾天才能解決的矛盾隔夜就能化解了,再後來隔夜才能解決的事情當時就能化解了,到現在根本就吵不起來了,家裏的氣氛變的輕鬆愉快。有一次,丈夫在我做飯時脫口說出一句話:「人人都應該學大法。」我當時心裏一熱,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大法挽救了我瀕臨破裂的家庭,丈夫對大法也有了正面的認識,他也得到福報。以前他春秋兩季總會得一次重感冒,現在的他很少感冒,單位裏他這個年齡段的人就數他身體最好,同事都是一把一把的吃藥,他就喝喝茶,連保健品都不吃,單位體檢也是各項指標都合格。

二零一一年,我們自己幹的小廠子由於種種原因幹不下去了,只能關門變賣。經濟的壓力使得我倆又賣了市內唯一一套住宅,在遠郊買了一套便宜的住宅安頓下來。就在我倆陷入人生低谷時,丈夫的同學找到他,讓他到自己的公司搞技術研發。

雖然丈夫沒走入大法修煉,但是我經常把法中理解到的東西講給他聽,他也明白不失不得的理,不貪佔公司的一分錢,再加上他為人正直,敢說真話,儘管公司幾經變故,他卻依然受到老總的器重,工資待遇不錯,還給他配了辦公用車,並將他多年未繳納的養老保險賬戶用不多的錢續上──這在以前是不敢想像的,因為他以前工作的公司早就倒閉了。現在公司的規模已由當初的幾個人,一間辦公室,發展成了上百人佔地面積幾千平米的中型企業了。他還成了公司的一個小股東。我經常說這是他支持我學大法得到的福份,他也表示認可。

由於我事事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丈夫很支持我做大法的事,對我在家裏做真相資料也不干涉,買耗材用錢也從不過問。感謝師尊,我的家庭修煉環境就這樣開闢出來了。

兒子的變化

我對兒子的教育方式和父母對我的教育方式正好反其道而行之。父母是只讓我好好學習功課,其它概不關心。我呢,從兒子小時起就為他報了各種特長班,甚麼圍棋課、游泳課、乒乓球課、羽毛球課,美其名曰讓孩子全面發展。修煉後才明白,還是想按照自己的設想塑造孩子的人生,說好聽點是望子成龍,說不好聽的就是想把自己童年時的缺憾在孩子身上找回來,功利心很重。

由於我根本沒考慮兒子的喜好,一意孤行,所以兒子也不買賬,錢花了,卻甚麼都沒學會,全都半途而廢。那好吧,既然他沒有甚麼特長,那就抓他的學習吧。我就把重心放在他的學習成績上了。兒子上高中後,他每天放學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我問:今天考試了沒?考了多少分?我的心情隨著他的分數高低上下起伏著。然後一家人匆匆吃了飯,就把他推到他房間,催促他學習。

時間久了,兒子厭學了,開始偷看小說,被我倆發現後,一頓粗暴式的批評。兒子雖然當時表示認錯,但是已經開始內心排斥我倆了,有甚麼事情也不願意溝通。我當時學法不深,不懂得要設身處地的理解他,還是用家長式的作風壓制他,說話咄咄逼人,現在回想起來,不但不是一個修煉人的表現,連一個稱職的家長都算不上。

二零一一年,兒子高考被一所北方大學錄取了,他走後,我失落了好久。一天,我無意中在自家車門上發現了一束優曇婆羅花,我當時激動的哽咽了,我知道是師尊在鼓勵我,讓我從修煉的低谷中,從對兒子的情中趕快解脫出來。

接著,兒子被國外一所大學考試錄取,並有獎學金,這對我們這個家庭來說真是雪中送炭。第二年,兒子出國了。而我也在用這段時間大量的學法,也在不斷的反思我在和兒子相處時的不足與急功近利。從法中我理解到,兒子的一生也不是我說了算的,我只是給了他一個肉身,他的生命來處以及他的未來命運早就安排好了,我得尊重這個生命,而不是操縱這個生命,那樣做和父母當初對我的傷害有甚麼兩樣呢?

明白了這些道理,加上我在修煉的路上不斷精進,我和兒子的關係也越來越溶洽了,兒子也變的懂事了。以前回家很少說話,就是悶頭擺弄手機,現在主動找話題和我嘮嗑……這在以前是不可想像的。兒子剛工作了一年就取得了永久居住權,找個女朋友也很懂事懂禮貌,對大法也很認同。兒子在國外這幾年的歷練讓他也明白了,人生比掙錢更重要的是身體的健康,所以他對工作和生活基本是持著隨其自然的心態去對待的,知足、淡然、隨性。但願他這種人生態度能為他以後得法打下基礎。

修煉十幾年了,我們一家人在大法中受益的事情太多了,只能選取這幾件有代表性的事情說一說。借明慧網一角,我想對師尊說:謝謝師尊!您給予弟子的太多太多了,弟子要儘量聽師尊的話,實修,助師正法,來回報師尊的救度之恩。弟子叩拜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