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修大法 全家都受益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於一九六零年出生在黑龍江省的一個農村,二十二歲被父親包辦結了婚,因為父親認為丈夫有著鐵匠和電焊的手藝,將來過日子肯定不愁,儘管他比我小兩歲,個子也比我矮半頭,我對他雖然不太滿意,也不敢違背家裏的意見。

結婚時,婆家給了兩間草房和二斤小米。我和丈夫都能幹,他開鐵匠鋪,我種地、開理髮店,日子漸漸好起來,鐵匠鋪攢下來的錢蓋了三間大磚房,丈夫的身高竟然也長過了我。

三十多歲時,看人家開油坊賺錢,我們家又開了幾年油坊,賺了十多萬,在九十年代的北方農村,日子過得算是紅火。

天有不測風雲

人心哪有知足的,丈夫還想賺大錢,開酒廠賣燒酒,工人就雇用了十多個,由於酒廠地處農村偏僻,更是不懂營銷,結果生產出來的酒大量滯銷,度數下降,更不好賣,短斤少兩、良心不正也時有發生,四年後,酒廠徹底倒閉。

為了還清債務,油坊、鐵匠鋪、大磚房、車、農機具等原來的家產都賣了,債是還清了,但是結婚十多年積累的家產,除了兩埫地,全部賠光。

我們夫妻沒了住處,在省內四處打工飄零。想想當年日子過得也是村裏第一,第一個買的電視冰箱,窗戶外面都站著人看電視,遠方不識的親戚都來攀親,如今日子這麼困難,我總是想不開,鑽牛角尖,睡不著覺,經常以淚洗面,丈夫壓力也很大,經常喝悶酒。好在娘家姐妹幫我,救濟我們吃穿,過年喊我們過去,就如我日子好時幫她們一樣。日子終究艱難,我剩下的願望就是盼著兩個兒子將來能有出息。

幸遇大法,我變了

大姐家在鎮上,她原來患有肺結核、風濕、關節炎、白內障等一身病,一頓一口飯,瘦的皮包骨,肺結核犯病時一口一口的咯血,算命的瞎子說大姐壽命不長。大姐的女兒從省城回來,告訴她,法輪功挺好的,煉功吧。

自從大姐修煉法輪功後,一身病都好了,心情自然好了,當教師的姐夫也一起煉功。那時我知道法輪大法好,但是一心用在賺錢上。大姐的兒子畢業於中國醫科大學,看到父母身體的變化,非常高興,支持他倆修煉,隨後把他倆接到大城市享福去了。這樣,大姐家在鎮上的兩間老房就空下來,過日子的東西都留下了,二零零六年讓我們去借住。

一天,我讀了大姐家存放的李洪志師父寫的經文,一下子明白了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坎坷人生,發自心底的嚎啕大哭,心裏一下子就亮堂了,我的人生有路有希望了,第二天,我就去找認識的大法修煉者,開始學法煉功,那是二零零六年的春天。

轉眼夏天到了,一次雨後,因巷道積水,鄰居和我起了糾紛。鄰居是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當時喝酒了,拿著小磚頭兒把我腦袋打了一個包,打完就回家了,告訴他媳婦把我打了。他媳婦嚇得趕緊叫了兄弟姐妹一大家人到我家來看看打成啥樣了,買了吃的,給我錢,還要送我去醫院,怕我訛人。

我對他們說:「要在以前,一個大男人因為這點小事打我一婦女,我是絕對咽不下這口氣的,不會放過你們,我這個人一向是不能吃虧,怎麼也得上醫院,讓你們家破點財。」他們都很緊張,害怕的看著我。我接著說:「但是,今天,東西和錢我都不要,也不會去醫院。」他們都聽傻了。

我告訴他們:我剛學法輪功,法輪功講「真善忍」,法輪功師父要我們做好人,做事先為別人考慮,所以我不會訛你們。希望你們不要聽信謊言,那是江澤民和共產黨為了迫害法輪功,誣陷大法,希望你們分清善惡,趕緊退出黨團隊保命保平安吧。

聽完我一席話,七、八個人都說我這人真好,立刻真名實姓的退團退隊,還拿了好多法輪功資料說回家好好看看,一大家人連連的謝我,酒醒的男人跪下來謝我。後來我家有啥活兒,他都主動過來幫忙幹。

第二天早上剛亮天,我在炕上躺著,就看到了一個紅色的大法輪在牆上旋轉,像電風扇似的。我知道是我做對了,師父鼓勵我呢,一摸腦袋,包沒了。

壞事變好事,丈夫得法了

二零零九年,丈夫四十九歲,身體一貫健壯的他突然腦乾出血四、五十毫升,經搶救保住了一條命。但是我家沒錢,不能做手術,只是住院康復。我心裏想著,只有法輪大法能改變丈夫的身體。丈夫癱瘓在床,生活不能自理,起初不認識人。我陪護期間,給他放師父講法聽,漸漸的他恢復了記憶。

我大姐一身病好了,我煉功後變善了,像換了一個人似的,丈夫都了解,就我家眼下的這個條件,他也覺的只有學法輪功能給他帶來希望。

住院時,丈夫先是躺在床上聽法,十天左右,他能坐起來了。同病房的病人看到後,都問醫生:為啥我丈夫好的這麼快?醫生知道我丈夫在學法輪功,但是他沒敢告訴患者。二十多天後,我們出院回家了。丈夫每天學法,不久就能站起來,借助拐杖走路了。一段時間後,丈夫徹底扔掉了拐杖,可以上下樓了,儘管緩慢,但是他卻從未摔倒過。

丈夫多少留下了後遺症,雖然能走,卻不能幹活,家裏壓力還是很大,但我們一家人心裏有信心有希望。

至今九年過去了,丈夫再沒犯病,因此也沒吃藥打針做康復,也沒額外的保養。粗算下來,九年至少省下一個樓錢,也的確是買了樓,我們倆終於又有房子有家了。

學法輪功後,丈夫修心向善,心胸開闊,遇事不計較,每天都很開心。丈夫生活能自理,不拖累我,也不影響孩子的工作和生活,真是不幸中的萬幸啊!

家人和朋友見證了大法的實效,非常支持我們,尤其是身為康復科醫生的大兒子。大兒媳婦是公務員,認清共產黨為迫害法輪功編造的謊言,悄悄的化名退了黨。

一般來講,家人得了腦出血這種病,極有可能人財兩空,即使好了也怕再犯。對於我們這樣的家庭,沒有上演雪上加霜的悲劇,卻迎來了雪霽天晴,歸功於誰呢?!

全家受益,家庭和睦

公婆去世後留下了十畝地,大伯哥都佔了,也不和我們提這個事。按理說,公公婆婆就丈夫和大伯哥兩個兒子,我們家也該有份,尤其是我們家還這麼困難,憑我以前自私自利不能吃虧的性格,怎麼能善罷甘休!可是如今我和丈夫都修煉法輪功了,懂得不失不得的道理,在利益面前,師父講的是不爭,做事要先考慮別人。儘管我們那麼缺錢,我們夫妻也沒和大伯哥去爭去提。

我們是農村戶口,除了地的微薄租金,沒有經濟來源。煉功後,我有的本錢就是身體好,心情敞亮,為了賺生活費,少牽扯兒女,曾一天打兩份鐘點工,幹了一天的累活,回家一煉功,又元氣滿滿。兩個兒子孝順,經常給交水電費、給零花錢,衣服幾乎都是兒媳婦給買的,來家裏看我們都是自己買菜。我們平時省吃儉用,連奶都不捨得買,去看孫女時,總是滿滿的買著。漸漸的存款多了,二零一三年,我和小兒子一起又買了一個樓。

小兒子結婚時,邀請親戚來參加,他們過來看到我們一家人的日子過得這麼好,很是驚喜和意外,誇我有福。「有福也是大法給我一家帶來的福氣。」我笑著說。大伯哥家的大姪子看著我,說:「老嬸啊,你以前脾氣不好,在家裏說了算,不能容人,尤其對我老叔頤指氣使,老叔這回有病,還想老叔這下可有氣受了,可是看你把他伺候的這麼好,我老叔過得這麼舒心,我真放心了。」大伯哥看我對他們熱情不計較,在我家待著不願意走了。

小兒媳婦生孩子,我去伺候,一起生活十一個月。剖腹產手術後,她一直用我的MP3聽師父講法,覺的不那麼疼了,能睡著覺了,覺的師父講的道理真好,她還經常播放給嬰兒聽。

小兒媳婦是獨生女,家庭條件好,不愛幹活,我都與人為善,婆媳間、親家間幾乎沒啥矛盾。我在法輪大法裏學到了好多做人的道理,常常講給小兒媳婦聽,與她分享,她有空也和我一起看法輪大法的書,漸漸的,她說,我知道會過日子了、知道怎麼做人了。當明白了法輪功被共產黨迫害的事實後,小兒媳婦主動退了團。

兩個兒子、兒媳明真相,分善惡,現在他們工作穩定,日子過得很是順心。

我三姐,總感冒,我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她看到我們夫妻、大姐、大姐夫、小妹修煉法輪功後,身心的變化,很是信服,誠心的默念,三姐夫也一起默念,受益明顯,三姐最近催我去她家教功。

希望更多人幸福

我們全家在大法中受益這麼多,過上了好日子,看到還有那麼多的老百姓被中共謊言欺騙,不相信、不知道或是不敢選擇修煉法輪功這種方式來改善自己的身心和生活,我發自內心的想去告訴老百姓法輪功的美好、中共是如何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希望民眾不要被謊言矇蔽。於是,我和丈夫經常出去發放真相材料,遇到有緣的人,我都熱心的告訴他們法輪功的美好,幫助他們做三退。

黑夜再長,白天總會到來,寒冬再長,春天總會到來。我想,不僅我們一家迎來了好日子,而且那麼多善良的民眾和我一樣知道了大法的美好,這些生命都將迎來他們的春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