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上的誓約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好:

我是高雄學員,從今年二月份得法到現在,自己知道在修煉的路上,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以下是我得法這幾個月來作為一個新學員的修煉心得,與大家交流。

千萬年的等待

在人世的迷中我們都等待了千萬年。

我是雲林偏鄉長大的孩子,只有小學畢業。從小愛自由,想要早早脫離父母的管教,所以二十歲就選擇走入婚姻。以為從此以後就可以自由自在的過生活,沒想到卻是噩夢的開始。

老公愛賭博、搞外遇,不顧家裏是不是有錢過日子。我無奈的賺錢養家,承受種種精神上的痛苦,和兩個小孩就這樣過了二十年。一天我覺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所以提出和他離婚。離婚後雖然精神上是輕鬆了,沒想到好日子還沒過上兩年,又發生了一場大車禍。這場車禍造成我的膝蓋半月骨粉碎性骨折,醫生判定神經終身受損,就這樣在家躺了整整三年。

能起床行走後,又過了七年,一個看似偶然的機會,小孫女同學的媽媽們提議去上勞工大學的縫紉班。沒想到生活中這樣不起眼的小事,卻是我等待了千萬年的得法機緣。和我同期上課的同學中,竟然有一位法輪功學員,一年多後,又來了一位。因為這兩位學員在班上各方面的無私付出,讓原本平淡冷漠的裁縫班,開始充滿了歡樂美好的學習氣氛。

一次聽到她們在談話中提到煉功,我好奇的問:「你們是在煉甚麼?」她們說:「在煉法輪功。」自己以前是很想要修,也接觸過很多不同的團體。哪有像修法輪功這麼好的人,為甚麼會這麼好?那我來學的話,是不是也會變這麼好?因為我也想要變那麼好。

師父說:「一個人在你的生命中本沒有修煉,現在你想修煉了,那麼就要從新給你安排以後的路」[1]。從到同修家學了一講《轉法輪》開始,到參加神韻推廣茶席,到上九天班,再到大紀元派報。師父真的為我展開了全新的修煉人生。

溶於法中

在上九天班時,聽到師父說盤腿打坐,腿疼放下來是白煉。我的心裏只是想著:我要修煉,我要雙盤,我不要白煉。不去想我那領著終身殘障手冊的斷過的膝蓋。所以到煉功點煉功的前幾天,都痛的直叫。幾天後,那種錐心刺骨的痛,讓我忍不住放聲大哭,但我忍著痛堅持煉到音樂結束。覺的哭聲吵到同修們煉功,對大家說:「抱歉。」善良的同修們卻對我豎起大拇指鼓勵我。

就這樣煉靜功時,堅持忍著痛不放下來。雖然中間有幾天沒能堅持住,但卻很快的體會到一小時的靜功,也有完全不痛的半小時或是更長的時間;也體會到腿也沒了、身體也沒了,那種沒有語言能形容,只有自己承受消業的痛苦後換來的美妙境界。

還有煉功時,看到地上是金色的,剛開始是網狀的,後來變成了整片金色的。同修說:那是師父在鼓勵我。

得法前我是不喜歡看書的人,就算是勉強看,也是看一下就不想看了。但是,從第一次同修帶我學《轉法輪》開始,就覺的很好、很想看。得法、學法、煉功、修心性。學著怎麼體悟師父的法理,矛盾來時怎麼正確對待矛盾;學著按照師父的法理為基點向內找;學著不看別人,只看自己。只聽師父的話「向內找」就可以從根本上消業,真的是太好、太神奇了。

修煉前對我的態度都不是很友善的人,修煉後都變的友善和親切了。那時常常掛在嘴邊的話是:「怎麼會這樣!」「怎麼一直輕鬆起來,一直幸福起來!」大法真的是太神奇了!

兌現雲上的誓約

我得法前的收入來源是做大樓清潔和縫鞋子的代工。得法後,工作的大樓管理人員和住戶委員間發生了一些問題,也波及到我的工作。同修那時跟我提說:「有一份我們學員為了救人而辦的報紙,正在找派報人員。你去做的話,可以做大法救人的項目,又可以有一些收入。」我一聽當下就說:「好喔!」因為送報紙對我來說一點都不覺的辛苦,覺的很開心,很好玩。當然那時的我,壓根就還搞不清楚大紀元是一份甚麼樣的報紙。

去報社面試時,報社經理覺的我的條件很符合。就讓我等主管通知:哪天開始送報紙。剛好女兒要換機車,新車要等補助下來才能買,她只能騎我要送報的車去上班。我還在擔心如果報社通知要送報了,我沒車要怎麼送報紙。結果女兒的車二十一號交車,同時間報社通知我二十二號開始送報紙。這對我來說,又是一次見證大法的神奇,和師父有序安排的結果。

送報這件事對於我來說,是很期待的事。唯一讓我很緊張的是我不會認路,同修說會幫我找住戶,甚至有需要可以請她兒子來幫忙找路、弄導航地圖等等。我聽了很開心,說:「太好了!這下不用擔心了!」說著說著,同修說我是不是有一種依賴心,她以前也有依賴心。依賴心是要去的執著心,因為依賴心會讓人不想思考,會變笨,會習慣等別人幫忙。我靜下心來想:對!我有,而且很嚴重。通過交流,我下定決心要去這個依賴心。所以對同修說:「我自己先來找路,看看能找到嗎?」結果我去掉了依賴心後,路幾乎都是我自己去找出來的。原來找路也沒想像中那麼困難,真的是依賴心在障礙自己。

過了剛開始的培訓期,離正式送報的日子越來越近了。我為了去找新的路線、找住戶,連著兩天放棄了下午去煉功點煉功。同修知道後,問我說:「是明天要開始送報了嗎?」我說:「還有一個禮拜,可是路很難找,都一直找不到。所以要趕快去找路,不能去煉功。」同修提醒我:這是干擾,是不讓我去煉功。我一聽當下明白了,就出門去煉功,結果煉完功一出來,就找到了一直找不到的路。更明白了大法弟子該做甚麼,就做甚麼。不能自己的心先亂了,然後被舊勢力干擾。

在送報前的會議上,主管同修說:「如果送報時,遇到狗追怎麼辦?」我說:「就趕快跑。」他說他會念:「法輪大法好」。後來去參加一日學法交流時,小孫女在校園用手機拍了兩隻躺在地上的黑狗的照片。我還在想:無緣無故的,怎麼會拍這個狗給我看?結果第二天去送報紙時,就有兩隻跟照片上一模一樣的大黑狗,很兇的來追我。我當時在想:要怎麼樣才能躲開它們?我想說騎快一點把它們甩開,結果我騎快,它們跑得更快。就在不知道要怎麼辦的時候,突然想起同修說的話,就很大聲的向它們喊:「法輪大法好!」結果前一秒鐘還很兇狠的大黑狗,卻瞬間變成像兩隻小綿羊。

送報的工作越來越上手了,但考驗又來了。女兒在我得法後,在工作上連升三級,雖然替她高興,但也煩惱。她新的職位要常常出差,出差不在家,那我去送報紙,家裏只有上小一的小外孫女怎麼辦?加上女兒也怕我辛苦,一直勸我不要去送報紙,我很煩惱。後來找同修交流,同修說:「我們是一個整體,雖然沒辦法幫你去送報紙,但到你家幫你照顧小孩卻是沒問題的。」我跟同修說:「辛苦了。」同修說:「去陪小孩睡覺哪有甚麼辛苦的,很輕鬆。」這讓我體會:同修們為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真的形成了一個整體。

修煉後,開始學著發正念,但真正理解發正念的重要,是在送報紙後。隨著對派報越熟悉、越順手時,心也放鬆了。腦子裏開始還會胡思亂想,想著等一下買甚麼早餐回去呀?家裏誰怎麼樣啦?之類的事情。結果一台機車從旁邊衝過來,就差兩秒鐘就撞上了。過沒幾天,又有一輛出租車迎面衝過來,我們兩台車都急速的煞車,車是停下來了,沒撞上。但是停下來的距離,幾乎是再慢不到0.1秒就要撞上了。

那時我告訴自己:送報紙是在救人,是很神聖的,應該要很嚴肅的對待。第二天開始,我堅持派報過程都要不斷的、專心的發正念。結果情況完全不一樣了,發正念時很特別,好像到了另外空間。路看起來很不一樣,房子也不一樣,天空也不一樣,顏色非常清澈。明明是住了三十幾年、再熟悉不過的街道,怎麼會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地方呢?一個平常的街道卻變的無法形容的美,真的是太神奇了。

六月一號報社正式收回之前委託常人派報的訂戶,所以大家的派報量都增加很多。那天傾盆大雨,我們的心裏都很清楚這是一場正邪大戰。大家很嚴肅的看待這件事,一定要做好,要順利的將真相送到每個訂戶的手中。

有一個地址怎麼找也找不到,正在慌張的時候,我想起師父說的一句話:「遇事不驚,沉著冷靜」[2]。我就把心靜下來,抬頭一看原來要找的地址就在眼前。最後,雖然大家都花了比平常多一些的時間,但一個一個通報「順利完成」的訊息紛紛傳來,當時大家都非常感動。

在小時候大約四、五歲以前,每天晚上睡覺時,都會夢到一朵雲往我的身上一直壓下來,到長大點時就沒有了。我問了很多人,都沒有人能給我說個答案。後來問同修,同修說:「很多天上的神的坐騎就是雲,會不會是你天上的雲來找你,希望你不要忘記它呢?」我覺的很有可能。後來有機會聽教授同修的演講,當同修指著牆上掛著的《誓約》這幅畫的時候,我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到了畫,畫裏的眾神腳下踩著朵朵的白雲,「喔!那個就是我的雲!」

通過不斷的學習師父各地的講法,知道了我們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都是在天上和師父簽了約的,要跟著師父下來完成救人的使命的。

在送報紙的過程中,也曾經遇到困難、考驗,產生要不要放棄的念頭。但當我學法學到:「你當初發的願沒有兌現,你沒有按照創世主要求的去做,你就沒有完成你應該做的,你欺騙了主,因為你使當時的局部環境、使正法的進程與沒得救的眾生造成的損失、使宇宙的不同層次的損毀,這得負責任的。」[3] 而且師父還提到「人類將面對大審判」[3]。我心裏想:師父提到大審判,一定是很嚴重的事。當然我不是因為害怕會被大審判,而是想到師父為了救我們、救眾生,太辛苦了。如果當初我是簽約要來送報紙,卻因為困難就不做了。那不是會打亂師父苦心的安排嗎?就像一條珠子的項鏈一樣,少一顆都是不行的。這一世能轉生成為人,不是也白來了嗎?所以我下定決心,一定要做好,一定要做的更好。

結語

在寫心得的過程中,和同修談起當年先生對我做過的那些很過份的事。像他帶女朋友去親戚開的店飲酒作樂,還被親戚拿來笑話等等,突然覺的心酸,眼眶充滿淚水。

同修說:我雖然欠先生的債已經還了,但是沒能從法理上明白過來,所以沒有真正的放下,才會心酸。同修讓我試著把想起讓我難過的畫面裏,我和他的角色互換,就明白了。因為對照師父的法理:是當我們對別人做了不好的事,除了德與業的物質會馬上交換,以後精神上還要承受一模一樣的痛苦。我明白了我之前遭遇的、承受的苦難,其實都是自己造的業。原來自己有多痛,就是自己曾經讓別人就是那麼痛。明白了法理的瞬間,我真正的放下了,又輕鬆起來了,修煉真的是太好了!

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感謝同修的無私幫助。讓我們更好的一起精進,完成助師正法的神聖誓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二零一九年法輪大法台灣修煉心得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