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如一日 堅守真相點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九日】

重遇大法 明悟法理

我於一九九八年二月在中國得法,當時工作壓力很大,公司業務也特別繁忙,導致身體極其疲憊,多病纏身,一直在吃藥。就在我想學習氣功祛病健身的時候,發現周圍很多人早上到煉功點煉功,於是我也開始去煉功點。

學了兩三天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此前我因心臟不好,睡覺時手指發麻,經常睡不踏實,非常痛苦。煉功之後這種症狀完全消失了。從此頭腦清醒,充滿活力。之前我胰臟炎很嚴重,雖然服用湯藥,也採用偏方治療,但是每年春天都會復發,但是那年胰臟炎痊癒了。除此之外,胃癌、腎結石、偏頭痛、失眠、便秘、關節炎等疑難雜症都不治而癒。

一九九八年八月,我由於家庭原因移居韓國。因為親身體驗過法輪功的顯著效果,來韓國之後,我堅持煉功,但僅將其看作祛病健身,也與大法整體漸行漸遠。不過大法似乎已經深深植根於我的內心深處。

二零零八年五月,我去明洞中國大使館時看到了法輪功真相點,激動之情油然而生,難以抑制,我做夢都沒想到在韓國也有法輪功。我當時就在那裏給煉功點的輔導員打了電話,開始去煉功點,從此一次不落的參加集體煉功、集體學法。隨著學法的深入,也漸漸的悟到了法理,知道了返本歸真的涵義,「真、善、忍」是生命的根本,人世間的繁華就像轉瞬即逝的雲煙,只有堅修大法,才能真正的返回生命的故鄉,並且深刻地認識到自己也是大法的一個粒子。

從此,我的日常生活開始發生變化。以前做完家務後,會爬爬山,去市場逛街,或者看電視看到深夜,樂此不疲,不過這種消磨時間的生活逐漸被學法代替了。我認識到:正法已經進入最後的階段,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責任重大,我們與宇宙中的其他生命不同,我們為了宇宙大法,肩負著使命,從遙遠的大穹而來,在這歷史性的關鍵時刻履行著神的使命,必須證實大法、救度眾生。

我得法之後漫漫十年裏陶醉於常人生活,迷失了道路,慈悲偉大的師父再次叫醒我這個不像話的弟子,對此我無以言表,感激不盡。我在心裏發誓:師父,在助師正法的道路上,弟子一定會做一名真修弟子,完成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

悟到救度眾生的重要性 全力講真相

二零一零年八月,我開始在仁川港第二國際客運碼頭向中國人講真相。仁川港是許多中國人組團來韓國的主要入境口。我們在這裏高懸一個巨大的橫幅,上面寫著「法輪大法好」,擺放真相展板,播放真相錄音,並分發真相材料,中國人吃驚之餘,又感到很好奇。有些人覺的不可思議,而有些人向我們豎起大拇指,表示支持。

現在這些場景與講真相初期完全不同。過去中國旅行團指著我們的鼻子罵我們,撕毀真相材料扔到我們身上,這樣的事情時有發生。每當這時,我都感到很傷心。如何儘快向被中共邪黨洗腦的中國人講真相,讓他們三退,是我一直苦苦求索的問題。師父說:「眾生都等著得救,這一點我可以非常明確的告訴大家,大法弟子們不去救他們,不管他們在世界的哪個角落裏,你們不去救他,他們就沒有希望。」[1]我認識到自己被安排在這裏不是偶然的,立志將這裏變成一個救度眾生的神聖之地。

我們在這個真相點摺疊真相數據的時候,帶著正念,每一份數據都摺疊的很整齊,堅信一份資料就能救度一個生命。客船入港時,都放下手裏的活兒一起發正念,清除客船上中國遊客背後的邪惡、爛鬼和黑手。第一艘客船上的旅行團都入境離開港口之後,我們會一起學法,直到第二艘客船入港。初來這裏的同修說,感到我們真相點的能量場非常明亮、純淨。

不管風吹雨打,還是暴雪飛揚,除了客船不入港的週日,我們一週六天雷打不動的去真相點。由於氣候惡化和風浪影響,客船經常不能在原定的時間入港,會延誤兩三個小時,我們很多時候晚上九、十點才到家。有一次,原定下午三點半入港的天津客船延誤了六個小時,直到晚上九點半才入港。很多同修不斷打電話過來,問講完真相後如何回家,因為在這種情況下,結束時已是深夜,公共交通都中斷了。那時,我堅定的說:「我們必須講真相,不能錯過這一千多名中國遊客。」

結果十多名同修都來真相點了,堅守自己的職責,有的發真相材料,有的舉著橫幅,有的打開錄音機播放真相錄音,每位同修都盡職盡責,用正念講述真相,一個眾生都不想錯過。我根據末班車的時間表,讓幾位同修先回家,剩下的五位同修以及與我一個方向的同修一直堅持到最後,向所有中國遊客展現了真相。結束時已是凌晨一點。我開車送兩位富川的同修回家,到家時已經是凌晨兩點半。但是,我一點都不累,身心無比清爽,我感受到了師父的加持。

我經常坐地鐵出去講真相。有時時間晚了,我就跑步前行,會看到跟我一樣奔跑的人。想到他們為了賺錢而奔波,而我為了救度眾生而奔跑,內心就會感受到難以言表的欣慰。

我的車裏經常保管著真相資料,客船停航的週日,我與同修們一起去地鐵站、公園、登山路向韓國人講真相。其他同修因個人情況無法出來時,我就自己堅持講真相。雖然搬運沉重的真相資料時很累,但神奇的是,平時覺的很重的物品,講真相時竟然感覺不到沉重。我居住在富川,這裏會舉辦各種各樣的慶典,春天有金達來慶典、春花慶典、玫瑰慶典和文化慶典,秋天也有慶典。我不錯過這些機會,與同修們一起參加慶典,講真相。

端正心態 改變周圍環境

因為中國旅行團越來越多,勸三退的人手往往不足。導致在第一碼頭勸三退的一些學員必須支持我所在的第二碼頭。為了確認準確的入港時間和旅行團人數,我要在上午九點打電話諮詢客船公司。不過,不知道從何時起,我感覺熱線人員態度不好,心裏有些不舒服。有一次,一位女接線員態度生硬的說:「您諮詢的問題與我們的業務無關,請不要再打電話了。」

我非常傷心,第二天打電話時有些遲疑,心裏有些矛盾:要不要打電話呢?我想:我們的目地不是救度眾生嗎?天上的神都羨慕我們,今天世上的所有眾生都為大法而來,你們必須為大法做好事。這樣一想,我又有自信了。我拿起電話,帶著輕鬆愉快的心情撥打了電話。就這樣,我每天打電話的時候都會發出一念:為了大法,你們要好好協助我們,這是你們建立威德的好機會。

師父說:「你思想的變化就能使你周圍的環境發生變化。」[2] 「大法弟子做好該做的,情況會變的。」[2]以前,即使我表示感謝,接線員也噹的一聲掛掉電話。我的思想發生變化後,當我感謝她們時,她們會聲音柔和的表示不客氣。甚至有些接線員會事先查好旅行團的人數,我打電話諮詢時馬上告訴我。從此以後,我再也沒有因為給船運公司打電話而倍感壓力。現在環境又發生了變化,船運公司會提前一天直接給我發短信,非常方便。

講真相的初期,導遊和公交車司機認為我們不應該發真相資料,經常怒氣沖沖的阻止我們。而現在,因為各個真相點真相講得很好,另外空間的邪惡被大量清除,情況改善了很多。不過,當我為了讓公交車內的遊客都聽到真相,調高錄音機的聲音時,初來乍到的導遊還會大聲責備太吵。

我會善良的對他說:「導遊,請您行個方便,我們是在做好事兒」,這時導遊的怒氣就會無影無蹤,不再說甚麼。從未有導遊因為這短短的兩句話而發火。師父說:「當然大法弟子對人是有益的,我們講話本著正念,隨著講話吐出來的是蓮花。」[3]我感到,我的善心,想要救度更多眾生的這一念,攜帶的能量覆蓋了整個空間場。

坐滿遊客的公交車離開時,我們會與他們揮手告別。揮動雙手的那一瞬間,我從內心深處發出強大的一念:「車上還沒有三退的遊客,趕快明白真相,途經其他真相點的時候一定要三退」,我相信我的慈悲會起作用。不僅如此,很多中國人認真觀看我們真相展板上的迫害照片後,會主動帶走真相資料,每當這時我都會想:還有多少眾生因為中共邪黨的毒害還在沼澤中苦苦掙扎?在沒有大法弟子的地方,還有多少眾生在等待?我深切的感受到大法弟子是他們可以獲救的唯一希望,一心想快點救度更多的眾生。

仁川第二國際客船碼頭有管理總部與港口保安公社兩大管理部門。得知管理部門的負責人隨時調換之後,新負責人來時,我都會帶上真相數據去講真相。今年三月份,紀念客運站真相點十週年時,我給管理部門的負責人寫了感謝信。向支持我們講真相活動的客運站管理層及全體職員表示感謝。

當初為講真相我們遞交了集會申請,其許可區域只有十米長,但是現在我們在超過三百米的區域掛橫幅、播放真相廣播,在客運站形成一道風景。我認為,我們之所以能做到這些,完全得益於師父的守護,我們只是去做而已。

前年秋天,有一位男學員來第二國際客船碼頭真相點講真相,他突然指著北邊的天空,興奮的大聲喊「天梯!天梯!」我們看到在蔚藍的天空中,白雲組成了一架天梯,當時我們感嘆不已,就像在漫畫或電影中出現的場面一般。那架天梯是立體的,分成九段,非常清晰、明顯,蔚為壯觀。

在外面講真相的學員都用手機拍了下來,並上傳到社交軟件,還有人跑進候船廳告知了在室內勸三退的學員,大家都看到了這一壯觀。更神奇的是,那天在場的十幾名學員都拍完照片之後,天梯消失了,真是一瞬間的事情。發現天梯三分鐘之後,其他的雲朵還維持著原來的狀態,停留在原來的地方,只有天梯消逝得無影無蹤。對於沒有天文知識的我們而言,真的十分神奇,所有人都說是好事兒。

還有一件神奇的事情。我們真相點掛橫幅的地方有一棵松樹,從一開始,我們就在那棵松樹的樹蔭下學法、發正念。從八年前開始,松樹上一直盛開優曇婆羅花,每年十月開始盛開,一直持續幾個月。另外,我們將講真相的區域擴大到公交車停車場之後,從三年前開始,公交車停車場兩邊的每棵松樹上都開出了優曇婆羅花。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們,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努力清除黨文化的毒素

我在中國出生,在那裏生活了四十多年,黨文化的毒素深入骨髓。來韓國之後,一開始與韓國社會接觸時,感受到了很多不同之處,但是我以為是單純的文化差異。修煉大法之後,我了解到這不是單純的文化差異,而是在變異的社會中逐漸形成的黨文化,認識到受中共邪黨文化的影響,我們的思想、觀念、生活方式與生活行為都帶有邪黨因素。因此,我努力儘快清除自身的邪黨文化。

在家裏,我是五個孩子中的老大,從小就獨佔父母的愛護,唯我獨尊,對比我小的弟弟妹妹呼來喝去。不僅如此,在二十多年的工作期間,我在一家小公司擔任管理職務,習慣於用獨斷的方式處理事情。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黨文化滲透到我的細胞深處。

有一次,有一位同修指出了我的問題,他說我不管做甚麼事情都是命令式的。我聽到之後大吃一驚。如果那位同修不指出我的問題,我一直沒有意識到是命令式的。我仔細的向內找,為甚麼明知黨文化的邪惡,卻沒有意識到自身的這種惡習呢?我認識到應該改掉這個不好的習慣,處處留心、注意。我悟到,尤其是顯示心、爭鬥心、獨斷的處理方式、剛愎自用的心理等,必須去掉。

因為我想清除這種錯誤的方式,所以師父點化了我。有一次,我背著錄音機走向觀光大巴附近時,一位年輕的遊客推搡我,讓我讓開。如果在過去,爭鬥心會冒出來,但是那時我的心沒動,祥和的對他說:「你不能這樣,這是我的權利。我們法輪功受到韓國政府的支持和警察的保護」,這些話很流暢的脫口而出。我中文不好,為甚麼能那麼流暢地說出來呢?另外,警察是在保護我們,但是「韓國政府支持我們」這句話對嗎?公交車離開之後,我問身邊的一位年輕華人同修。

他也不是特別清楚。這時,我腦子裏顯現出這樣的想法:是的,我們法輪功在韓國註冊了社團法人,這不是得到韓國政府的認可了嗎?我認識到,我張口說出了平時完全沒有想到的內容,這其實是師父借我的嘴說出來的,那時我非常激動。遊客是活媒體。在中國,政府反對法輪功,警察綁架無辜的學員,而在國外,警察保護我們,我認為這一事實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可以讓眾生看到國內外的天壤之別,所以大學生旅遊團或者學生團體來的時候,我經常說這句話。看到我努力消除黨文化的毒素,師父幫了我。

師父在最近的經文中說:「所以那些帶了很多在大陸養成的生活習慣行為方式的人,在國際社會中必須得去改變一下自己。」[4]

今後我會更加努力,徹底清除各個方面因黨文化而形成的觀念和思想。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二零一九年韓國法會發言稿)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