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 在神的路上奮起直追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師父好!
同修好!

我是在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初得法時覺的這法太好了,就背了一遍《轉法輪》,後來覺的進度太慢,就又回到通讀。初期每次通讀都感到有很多的體會,經過幾年後,慢慢的我開始學法不能入心,尤其在集體學法的時候常常念完了,完全不記的自己剛剛念了甚麼,自己學法有時像例行公事。學法不入心不但白學,還浪費時間,而且還涉及對法不敬的問題。自己常常感覺很苦惱,特別羨慕學法能入心或者在通讀時可以一字不錯的同修,覺的他們真是了不起。因為沒學好法出現了一些狀態,也生出了安逸心進而影響到了救度眾生,而且自己還不自覺。這期間曾經想過背法但是沒有持續下去,這樣又過了幾年,到了二零一四年輔導站開始訂下了每月背誦《轉法輪》和《洪吟》,我才下定決心開始背誦《轉法輪》。一背法後立刻感受到對法有新的體悟,就像當初剛開始學法一樣,於是我訂了自己的背法進度,勇往直前。

開始是一段一段背,只要能完整的背完一段我就往前走,複習時記不全要從新背也無所謂,那時的想法就是只要我一段一段不停的背,不停的背,總有一天我可以完全背下來。有一次背法背到第三講,師父說:「不允許你用我的原話當成你的話講,否則,就是盜法行為。你只能用我的原話講,加上老師是怎麼講的,書上是怎麼寫的,只能這樣去談。為甚麼呢,因為你這樣一說,就帶有大法的力量存在了。」[1]我想:照師父的原話去講就有法的威力,那太好了,於是我就有了強烈的願望要把整本《轉法輪》背完全。

我除了每天自己定的固定的學法時間外,利用所有空檔背法複習,走路的時候,等車的時候,有時吃飯的時候也忍不住想背一背,後來覺的吃三餐太浪費時間了,乾脆把正餐改成兩餐,常人中的事情能簡化儘量簡化。但是我怎麼背都只能記住一兩天內的內容,前幾天的就記不完整了,有時前一天感覺明明背的很熟的,睡一覺起來,就記不全了,好像自己蓋好的房子隔一兩天就被拆掉了一部份,就這樣,它不斷的拆,我就不斷的蓋,我相信只要我蓋的速度超過拆的速度,總有一天我會完全蓋好的。

在我背到第八遍的時候,有一天我在煉第五套功法,思想就是靜不下來,我就想那我來複習前一天背的《轉法輪》,那時剛好背到第二講〈關於天目的問題〉,這一篇是《轉法輪》六十篇裏面最長的一篇,共十五頁。不是背的非常完整,沒關係,繼續努力。但是自己不太放心煉功時背法到底行不行啊!有一天看到《休斯頓法會講法》一段解法:

「弟子:煉功時思想靜不下來背《轉法輪》可以嗎?

師:可以。」

這樣,我想能專心煉功就專心煉功,真的思想靜不下來時就背法。在以前煉靜功時容易打瞌睡,在認真背法時就不會犯睏了。現在,雖然《轉法輪》背了十多遍了,但每次從頭背時,上次背的還是會忘掉一些,只不過越背越快。在這過程中我悟到了小時候一篇印象很深的寓言故事「愚公移山」的涵意,那就是:認準了路,默默的,堅定的走下去,日復一日,日復一日,終能到達目地!修煉前覺的「愚公移山」是憑空想像出來的,是為了用來激勵人心,現在認為很可能就是很久以前存在過的事實,是在給正法時期奠定修煉的文化。

背法的過程也是不斷純淨自己思想的過程,師父說:「人活著就得思考。由於人迷於常人之中,時常在思想中產生一種為了名、利、色、氣等而發出的意念,久而久之,就會形成一種強大的思想業力。」[1]修煉大法後在消去思想業力時,仍會不斷出現為了名、利、情的執著而產生的念頭。空閒時、走路時、等車時、甚至煉功時,這些念頭都會冒出來,背法後這部份不好的思想就大多被法取代了,不但減少了這些不好的念頭的產生,還能讓自己時時溶於法中。

我參與的講真相的項目主要是編輯,每天面對著就是計算機,沒有甚麼轟轟烈烈的感覺,不像面對面講真相的觸動人心,也不像景點的風吹日曬的吃苦,每天就是坐在計算機前面,敲著鍵盤,滑著鼠標,靜靜的做,默默的做。感覺好比「愚公移山」一樣,默默的做,持之以恆的做,自己明白自己在做甚麼以及它與救度眾生的關係,就足矣了。我們有定期的項目學法交流,大多數時候我都可以說出自己的心得,這和我背法有直接的關係,在不斷的重複背誦的時候,往往會溶入自己理解的境界中去,甚至內心非常感動,好幾次在背《洪吟》時甚至會想落淚,我也會在交流時談到自己的體會和感動。

背法後發現自己有兩方面比較明顯的突破:

(一) 特別注意自己的思想

師父說:「修就是修人的思想」[2]。師父還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

所以平時會比較留意自己的思想,有負面想法出來時會比較快發覺,比如對某位同修有看法時,警覺了就立刻發正念清除,想到一件很鬧心的事,通常都會用人心去思考,警覺了就改用正念去思考,也會有把握不住,到底要如何正面對待的問題,那時我就想,如果我是神佛,我會怎麼對待這件事情,雖然我不知道具體神佛會如何對待,但是當我這樣想時,就會有一種神聖偉大的感覺,那種狀態下動的念頭我想就會是正念。當然有時鬧心鬧得很嚴重的時候也會在正負之間拉扯,但我知道我是要清除它的。當我遇到身體上的魔難時,也會非常注意自己的思想。

師父說:「你老認為你有病的時候,說不定就能把你自己導致成病。因為你的心性已經降到常人那個基礎上去了,那麼常人當然是要得病的了。」[1]我的體會是,我的念頭動到哪兒,我的身體狀態就到那兒,所以把握住自己的思想是非常關鍵的。師父說:「無論在甚麼環境下都要堅定正念哪,因為你是大法弟子,你是特殊的生命。」[3]

(二)發現自己的私心,去掉它

曾經有大約兩年時間自己不想出去交流,在網絡上的編輯的交流自己也很少發言,但是離開面對面的集體交流環境,就少了比學比修的對照,也少掉了人與人之間接觸時的心性磨擦,就不容易發覺自己修的不好的地方,甚至覺的自己修的好像還可以。在那兩年中自己每次講話都感到很吃力,老覺的喉嚨不舒服,有一天晚上學法時喉嚨感覺特別不舒服,好像整個脖子都在發緊,我腦中突然閃過一念,脖子就是頸部,我這不是遇到瓶頸了嗎?後來和同修交流,同修提醒我要去學法點,我仔細想了想這兩年我為甚麼不願意去學法點,雖然有種種的理由,但是這些理由背後都有一個共同的根源,那就是「私」。生命原來就是因為「私」從高層掉下來的,那我為甚麼還要緊抓著這些不放呢?於是我就開始回到了我們區的學法點。

有一天我看一位同修在學法點拿了一個茶杯,喝完後就把杯子洗乾淨放回裝茶杯的大塑料盒裏。我吃了一驚,為甚麼她和我不一樣?上次我去學法點時有同修倒一杯茶給我,我把茶喝完後就到樓上去學法了,我完全沒有想到要把杯子洗乾淨,我真的沒有想過。這對我來說不是個小問題,我為甚麼沒有想到去洗那個茶杯呢?這根深蒂固的「私」它還在那裏,那以後一段時間,有些以前做過的事情就像過電影一樣在腦中出現,那些以前我覺的別人做了甚麼對不起我的事,或對不起我的人,原來都是我沒考慮到對方,我才會覺的對方錯了,過去的事情一幕幕的出現,真的很懊惱。

有一天背到《轉法輪》〈第四講〉就有一段法特別觸動了我,師父說:「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

這段法以前我也背了,但是沒特別感覺,現在知道了,要從舊宇宙中一個為私為我的生命,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覺者,這是必須要求自己做到的。

和大家交流背法的過程是因為背法確實能讓我學法入心,從而在修煉中能夠比較快的突破自己的執著。在宇宙正法已經向法正人間過渡的時候,要學好法,才能在神的路上奮起直追。

以上是個人體悟,不足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在鄭州講法答疑〉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二零一九年法輪大法台灣修煉心得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