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艱難困苦 終於找到生命的歸宿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八日】我今年六十四歲,在此和同修們談談我的修煉經歷和體會。

我出生在慶尚北道榮州,在榮州上了小學、中學。在我三歲那年母親患了嚴重下身出血病症而離世。七歲那年,父親突然得了大病也離我而去,於是我成了孤兒,由祖父照顧。可不久祖父也離世了,從此我一天想吃一頓飯都很困難。我得上學,還得自己解決生活中的一切,這對年幼的我來說是極其殘酷的。小小年紀我就曾想過自殺,也想過出家當和尚。

歷經艱難曲折後,我終於下定決心要好好活著。夜裏把報社桌子拼在一起當床,蓋上毯子睡覺,我千辛萬苦終於從首爾的鐵道高中畢業。之後我入職於榮州鐵道廳,過上了較穩定的職場生活,也遇到了現在的妻子。三十七年的婚姻生活並不全是一帆風順,慶幸的是,苦難中遇到了妻子,讓我接上了與大法的緣份。我悟到我過去度過的充滿苦難的人生是有原因的。

旁觀妻子的修煉

大約是二零一一年,妻子遇到了一位法輪功學員,該學員與妻子一起做榮州市文化觀光解說員工作。她體諒我家的狀況,盡很大的努力用大法的法理引導和幫助妻子走上了修煉之路。我覺的這一切都是師尊在引導我妻子走入大法修煉中來,妻子包容一切,走上了偉大的大法修煉之路。

妻子開始修煉後家裏出現轉機,如:因沒有孩子而苦惱的女兒生下了雙胞胎,兒子也找到了適合自己的職業,開始認真工作,死氣沉沉的家裏也逐漸充滿了幸福與溫馨。隨著周圍的一切在變,妻子始終堅定對大法的信念。

我關注著妻子孜孜不倦的通讀著《轉法輪》一書,努力的在修煉。那時,我因在另一地區上班,沒有看到大法的內涵,也沒有興趣。妻子總是勸我一起學大法,我以「忙」為藉口,只熱衷於職場生活。時常我的頭腦中浮現疑惑:妻子勸我學的大法到底是為甚麼呢?但是覺的對自己來說不是急需的。

歷經心性考驗 終於走進大法

當我快從鐵道部門退休時,在改善經營活動的大政策下,職員們的人事變動就無法避免了,我謹慎的按以前的做法,收到批准後,進行了人事變動。但是有位對人事變動不滿的職員向我抗議,要求讓他返回原地、原工作部門。我心裏很難受,甚至睡不好覺,他不服從人事安排,不分晝夜的打來電話表示不滿,還喝酒後半夜打電話威脅我,說要把我告到法院。

我很痛苦、覺的精疲力盡,有一天半夜他又打來電話,我又累又怕,正猶豫接不接電話,妻子替我接了電話。妻子跟他說:「我替我先生去您那兒向您道歉,非常理解您此時的心情,很抱歉。」妻子傾聽那職員的不滿、怒火,連聲說:「對不起。」

師尊講:「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1]

從妻子的神態中我看到了妻子想借助大法的力量幫助我。我在旁邊靜靜的聽妻子與那人的通話。

事後妻子遞給我《轉法輪》一書,讓我讀一讀。於是我開始讀《轉法輪》。我上班路上帶著,在單位也抽空看。開始完全不知道書上說的是甚麼,但是不斷的看,不斷的看,逐漸體會到了大法具有看不見、摸不著的神聖力量,並且我從身、心上都體會到了一種強大的正的力量在向我靠近,這讓我激動不已,甚至控制不住自己。

之後那位職員的不滿逐漸消失,我從原部門也順利內退了。就這樣在最後的職場生活中,在經受心性考驗中,幸運的得到了大法。

以前我的右肩與右胳膊又痛又麻,十多年間,我去醫院接受治療,但痛症一直持續,沒有減輕。有一天在通讀《轉法輪》時,感覺到突然有個黑乎乎的東西從我的身體溜走,我驚呆了!從此痛症神奇的消失了。

我體悟到了大法的力量,後來才悟到這是師尊為我淨化了身體,消去業力。師尊講:「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誰看見了,都要幫他,無條件的幫他。」[1]

修煉中在法上體悟

只要有時間,我就通讀《轉法輪》,還經常發正念。二零一五年,去台灣參加法會,參與排字,作為大法弟子中的一員,我以修煉大法為榮。去女兒家暫住期間我也堅持晨煉,參加集體學法,積極參加安養地鐵站前面的洪法活動,在修煉上努力精進。每年都參加法輪大法日的洪法與「七二零」反迫害的活動,與整體配合,告訴人們中共在如何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真相,隨著天國樂團的演奏,在首爾街道上遊行,讓我領悟到了洪法與講真相的意義。

我還悟到:修煉不應該只想自己能從大法中得到甚麼,而是應該考慮我應該為大法做甚麼?更加認識到了洪法的重要性。但是我自身認識上還有不足,我心中苦惱著怎樣做才能做的更好。雖然想著我要更加做好講真相的事,但是有時又不敢去做,擔心人們看到我是否會議論我?我沒有放下自己的名利心與自尊心,也沒有願望去修掉這個心。於是妻子不斷的提醒我說我學法不足,要多學法,並勸我試試抄法。

師尊講:「不要把你常人中的職位看的太重,不要自己感覺學大法會不被人理解。你們想一想人類說自己是猴子進化來之說都能登上大雅之堂,而這麼偉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們卻不好意思給他一個正確的位置,這才是人的真正恥辱。」[2]於是我開始一字一字抄寫《轉法輪》,現在正在抄寫第三遍。

妻子還遞給我《法輪大法大事記年鑑》,說:「作為修煉人,應該知道其內容。」這樣,我知道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們在中共的迫害下是怎麼修煉的,更深入的了解了中共的「六一零」與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具體情況與事實。

煉功點上的草長的較高,很難立足,有一天我決定與妻子一起除草。我們在拔草時,有個人在遠處注視我們,他過來詢問:「為甚麼在這兒拔草呢?」妻子回答:「我們在這兒煉法輪功,草長太高不方便。」那人說一聲「好的」就離開了。一個多小時之後,他領來十多個人也開始除草。「居民自治中心」把「公共勞動人力」工作地點移到煉功點,與我們一起除草。

我很驚訝,怎麼會在煉功點發生這種事情?我悟到可能是師尊安排他們來幫助我們的。只要我們有心做,師尊就會幫我們。我更加認識到大法的偉大,師父的慈悲。師尊講:「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3]。

晨煉中向內找

我全家包括外孫共六人走在大法修煉路上。無論是慶尚北道北部地區的集體學法,還是週末的集體學法,我們都去參加,共同精進。我感受到:每天的晨煉是任何運動都無法比擬的,可以理順渾身阻塞不通的脈絡,放鬆身體上僵硬的肌肉,使身心變的清淨。晨煉是修煉的一天的開始,也是消除疲勞獲得活力的源泉。特別是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時,感覺像早晨的清新的空氣浸透全身一樣清爽,也感受到了增力、頭腦更加清醒,感受到是師尊在賜予我智慧。

除了上夜班我一天不落的參加室外晨煉,與家人一起集體煉功。為了讓路過的市民看到法輪功在全世界多個國家與地區約一億人在修煉的盛況,也為了讓市民更清楚的看到煉功動作,我們在煉功點上增掛了橫幅,盡力把師尊要度眾生的慈悲傳給人們。

最近,晨煉時清楚的悟到堅守煉功點比個人修煉還重要的責任感。有時區域負責人不出來煉功時,我心裏會很生氣,因為我非常希望多出來一些人煉功,哪怕是多一個人也好。那天晨煉後回到家與妻子交流,悟到:太過了就是執著了,應該修掉。師尊講:「我跟大家講,功上不去的根本原因:「修、煉」兩個字,人們只重視那個煉而不重視那個修。你向外去求,怎麼也求不到。」[1]參加晨煉固然重要,但是作為煉功點負責人應該慈悲的督促與鼓勵學員,使大家都能儘量出來煉功。也認識到自己不夠慈悲。我下決心要修出慈悲心。

結語

作為新學員,我在很多方面,特別是在心性修煉上做的不好,尤其在向內找方面有很大差距,經常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師尊講:「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4]以後我要認真的按師父的要求修自己,多為別人著想。

師尊講:「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1]。通讀《轉法輪》已有五年了,每一遍我都有很多感受。作為修煉人已得到這麼好的大法,我下定決心要在所有的事情上以身作則,修成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5]的真正修煉人。

修煉的路上有艱險和困苦,但是我要緊緊抓住修煉這個機緣,與家人同修一道努力勇猛精進。

以上是我的一點個人修煉體會,如有不當之處,請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環境〉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一》〈新加坡佛學會成立典禮講法〉

(韓國二零一九年法會發言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