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人生輾轉為得法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八日】

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一八年得法的新學員,今年四十八歲。在即將進入法正人間時期的末法時期走入大法,雖然有些晚,但我努力遵照師父的安排,不斷精進。

當初有人提議我寫心得交流時,我有些猶豫,因為看到明慧網上那些精進的同修們的交流文章,我經常被感動,和他們相比,我非常慚愧。但是在不到兩年的短暫時間裏,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是以前難以想像的。作為宇宙的一個粒子,我正在努力變成師父所安排的美好生命。我覺的寫交流文章可以對大法表達一點感恩,所以決定寫下這篇交流文章。

我從哪裏來?

我出生在忠清南道瑞山的一個貧困農民家庭,家有兩男兩女,我是老么。我出生後,曾有幾個小時沒有呼吸,以後也總是病痛不斷,差不多兩天就要去一次醫院,多次徘徊在生死的邊緣,為此,出生申報也一再推遲。

青少年時期,雖然健康狀況有所好轉,但因為長期的家庭不和,在家裏總感到不安和吵鬧,父母不太管我,很多時候要自己準備吃的東西。也許是因為這個原因,成長的過程中,我變的越來越內向,和其他的孩子不太合群。那時我經常躺在床上冥思苦想:我從哪裏來?我是誰?有時候還經常閉上眼睛想些不好的東西:要是早晨眼睛再也睜不開就好了……

青少年時期,我上的中學是一所基督教學校,我曾跟隨老師去了幾年教會,也讀《聖經》,唱讚歌,但我不感興趣,《聖經》裏的內容和牧師的說教只讓我對神更加疑惑,而沒有甚麼信任。之後我很自然的就成了一個無神論者。

大一休學後,我去參軍,本來就身體虛弱的我被安排到操作沉重裝備的重裝備部隊,所以我經常受傷,大大小小的傷都有,身心都很痛苦。好不容易退伍了,在復學之前,為了掙學費去幹臨時工,結果發生重大交通事故,住院四個月後,再次休學,並被判定為殘疾。這時造成的左腿韌帶撕裂和骨折,在後來的修煉中,為我帶來了一定程度的魔難。

師父說:「好在歷史上大法弟子都是在不斷的被我清洗、不斷的在消業,走到了今天,那還是和常人不同。」[1]

當時我很苦惱,為甚麼在我身上不好的事情這麼多?但回頭一看就發現,要不是師父安排的這些消業,我怎麼能那麼幸運的走進大法中來?

經歷離婚、事業失敗以及遇到大法

大學畢業後,我從事了很長時間的設計工作,我當時迷失在常人社會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和利益衝突中,並逐漸養成了很多不好的習慣。從沒在一個位置上呆很長時間,不斷的在大企業和中小企業之間輾轉。逐漸對錢、酒和異性越來越執著,渾渾噩噩,生活變的越來越不穩定。

結婚後,雖然暫時安定了一段時間,但卻沒有持續多久。在生活上,總是和他人比,想努力掙更多的錢,做了很多生意,在不斷失敗的過程中,心也變的越來越疲憊。在家裏和太太的關係也越來越不好。她非常不喜歡我自私自利的樣子,連話也不願說,很長一段時間,我們各自使用自己的房間,就像陌生人一樣。

二零一七年夏天,我和提議在中國建主題公園的朋友一起創立了新公司,從後來參與進來的同事那裏得到了一份禮物──《轉法輪》。這位同事是一位法輪功學員,在我看來他是一個難得一見的非常善良誠懇的人。也許出於這個原因,雖然是第一次看這本書,也從未聽說過法輪功,但我沒有任何反感,很愉快的收下了這份禮物。但卻只是翻了幾次,就束之高閣。項目上出現了很多問題,經濟上遇到困難,雪上加霜的是,妻子在蓋章離婚之前,轉移了住宅的全稅金,我無奈之下暫時租住了一間狹小的商務公寓。

但奇怪的是,我沒有發火,反而覺的妻子很可憐,甚至流下了眼淚。雖然在當時我完全無法理解為甚麼會有這樣的心態,但我想,這是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讓我人心善的一面在起作用。

在這種情況下,我可以通過訴訟拿回不少錢,但是即使沒有錢,只要不斷努力工作,顧好自己也沒有問題,於是我只要了一部份商務公寓的保證金,笑著離了婚。太太也許很滿意,帶著笑容走出了法庭。看到這些,我感覺十年的婚姻生活很空虛、很痛苦,很長一段時間感到很委屈。

就在這時,我翻開《轉法輪》,讀了起來。此前一直想知道的疑問好像都在《轉法輪》裏找到了答案,心裏充滿喜悅,而怨恨和憂鬱也消失了。這時師父的一段法深深地進入我的心中。

師父說:「有的時候你看那東西是你的,人家還告訴你,說這東西是你的,其實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認為是你的了,到最後它不是你的,從中看你對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就得用這辦法給你去這利益之心,就是這個問題。因為常人悟不到這個理,在利益面前都要去爭,去鬥的。」[2]

真正走上修煉之路

我和所有的學員一樣,看了《轉法輪》深受感動。通讀三遍之後,又在網上下載了包括各地講法、《洪吟》在內的四十多本經文,裝進平板電腦,一口氣讀完了。

各地講法有很多本,讀起來花了不少時間,但我這個疑心很重、不信神的人下定決心要成為真正的修煉人,此後我想參加九天班。二零一八年夏天,在開車參加天梯書店舉辦的九天班的路上,突然天降大雨,停車場擠滿了車,我也因此錯過了聽課時間,之後一直諸事纏身,無法參加學法班。後來靜下心來一想,那是我的業力一直在阻擋我走入大法。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是自己學法,煉功則看著網上的視頻跟著煉,但覺的很難。在學法的同時努力修心性,內心中很多醜惡的心態和想法開始暴露出來。有時還有辱罵大法、誹謗師父的想法,還發出了很多色心、對別人不慈悲的心,我很驚慌,也很苦惱,心裏覺的很累。儘管我在心裏想不承認它們、排斥它們,但這些不好的東西卻一直在干擾我。

師父說:「自己思想中激烈的反應骯髒的念頭,或罵老師、罵大法、罵人等等,排不掉、壓不住,這才是思想業力。但也有一些弱的,可是跟一般的正常思想念頭不一樣,一定要明確。」[3]

在師父話語的鼓勵下我不斷精進,又不斷跌倒,對自己很失望、很懊惱,那時我想:我真的有資格修煉嗎?是不是該放棄了?內心很苦惱。

在這不長的時間裏,一系列激烈的反應成為我真正走上大法修煉之路的基石。

第五套功法受挫後師父的點化

起初一段時間我只是學法而沒有煉功。也沒有病,身體很健康,所以也沒大覺的有甚麼必要,但隨著學法的深入,感覺煉功真是很必要。

「弟子:只修心性不煉功?

師:那你只是一個好人而不是修煉的人。將來你只能做一個好人,來世得福報。」[4]

於是我先跟著網上的視頻學習。一開始我認為動功動作簡單,不難。但隨著音樂正式煉的時候,我的腳底像著火一樣,長時間舉著胳膊也很難,不停的抖。學第五套功法又遇到了更大的困難。因為以前的交通事故,膝部韌帶撕裂,大腿肌肉內側手術後嵌入的鐵芯,在軍隊服兵役期間還受傷造成腰痛,這些讓我連單盤都很難。

單盤一段時間後,我試著雙盤,頓時感到似乎來自非人間的巨大痛苦。起初腳底發黑,以為出了甚麼大事,後來才悟到那是消業的過程。哪怕只雙盤二十分鐘,都會引起難以言表的痛苦。在痛苦中,幾乎是哭著雙盤二十分鐘,放下腿後,緩三十分鐘才能站起來。

這樣過了幾週也沒有甚麼改善,我就想:也許我這個人業力太大,沒法修煉!也許只能修到這裏了。我對一蹶不振的自己感到很失望,在痛苦之中想過要放棄修煉。

但有一天我做了個夢,夢中師父非常年輕,我低頭向師父行禮,師父把手伸向我的腦後,拿出十幾張像簽約一樣的紙。拿出紙之後,師父對我說:「在你意識不到的深處,有這樣的東西。」簡短的說完之後,師父把紙燒掉了。我非常激動,合十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然後從睡夢中醒來。

師父不放棄想半途而廢的無知弟子,銷毀了我與舊勢力簽下的約,我不知道該如何報答師父的洪恩。同時我也悟到,一生中的許多事情,與我來到這個世間之前和舊勢力簽下的約有關。

非常神奇的是,做了那個夢之後,漸漸的第五套功法也能堅持下來了,雖然還堅持不到一個小時,但已沒有當初那般痛苦了,也很快的延長著煉功時間。

感受煉功和體育鍛煉的差別

修煉之前的幾年裏,為了維持健康和塑造身材,我努力去健身房健身。很重的器械每天舉1~2個小時,咬著牙堅持,身體漸漸發生了改變,我覺的體力增強了,健康也改善了。不過,雖然比以前健康了,身上也有了肌肉,但還會周期性的感冒,皮膚經常過敏。隨著學法的深入,我雖然也知道這種肌肉運動和修煉中的煉功有很大的不同,但還是很難放下這種經過長期努力練就的肌肉型好身材。

所以我就想又煉功又健身,剛開始,我認為自己一直舉沉重器械運動,看起來很簡單的煉功動作對我而言應該輕而易舉,但難度超乎我的想像,煉功時我全身顫抖。第二套功法剛開始也很難,我堅持不下來。過了一段時間,我發現這種鍛練體型的運動和色心、顯示心等執著心有關,於是就下決心清除它們。完全中斷健身,一心一意的煉功。

現在肌肉已經都消失了,出現了脂肪,肉也很軟,但很長時間也不感冒,皮膚也不過敏了,健康狀態變的更好了。最大的變化就是,停止了常人的運動後,煉功變的更加輕鬆了。

師父說:「氣功的淨化身體也是有目地的,並且要用超常的理來要求煉功人,不能用常人的理來要求的。而體育鍛練只是常人中的事。」[2]

結束語

修煉對於我來說還是很難、很辛苦。遇到矛盾向內找,下決心做甚麼事的時候,要想一想是否符合「真善忍」的標準。但亂七八糟的想法總是會冒出來,很多時候還不如常人,每當這時我就會想起師父的《無存》:「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5]。

今後我也會一如既往地不求世間得失,努力爭取成為一個問心無愧的大法弟子。

感謝師父的無量慈悲。謝謝所有的大法弟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明智〉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

(韓國二零一九年法會發言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