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難人生有前因 幸得大法見光明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八日】我出生在貴州一個偏遠的貧困農村,在我剛一歲多時父親就去世了,由母親艱辛地撫養著我們五個子女,我最小,而且體弱多病。

一、苦難人生

由於家庭貧窮,生病無錢醫治,常由母親用土方、土法醫治。生活上也很困難,當時是在公社大食堂吃飯,家裏沒有任何吃的,煮飯用的鍋都被砸了,經常吃不飽,挨餓。稍長大一點,就上坡外出幹農活,實在太餓了,就在坡上吃生麥子,或吃野草、樹皮充飢。有一次實在餓得很,就吃了馬桑樹的桑果,不幸中毒。母親去集體食堂要了點蘿蔔和生薑熬水給我解毒,我昏迷了三天才醒過來。因在食堂要了一點蘿蔔和生薑,食堂還扣了我一頓飯。

在我十歲時,才開始上村校讀書,剛讀了一年,文化大革命就開始了,學校停止了上課,我就再也沒機會上學了。家中由於子女多,矛盾也經常發生。有一個嫂子經常對我罵一些很難聽、都說不出口的話,我在家裏實在是呆不下去了。十八歲那年我與一個親戚結伴外出打工。在外地車站發生了意外,記不清我是從車上摔下來了,或是從車窗跳下來的,衣服被血浸泡,人趴在地上。車站工作人員發現後,立即將我送往醫院搶救。經檢查頭部受傷,縫合了八針,右手骨折。醫生說外傷好了,人不成傻子也得是呆子。後來我親戚把我從醫院接到他們家,我昏迷了七天七夜,發高燒,說胡話。親戚請來當地一個會接骨的獸醫給我醫治,兩個月後我基本上好了,但是我的脖子是歪的,眼睛是斜的。由於無錢,付不起醫藥費,經親戚勸說,我只好嫁給了這個獸醫,與他結了婚。他們家在一個很偏僻的地方,家庭也很貧困,還欠有外債。

在我生了小孩以後,受到婆母的虐待,家裏有棉被、蓆子不讓睡,用油氈布鋪床,因油氈布不透氣導致我得了風濕病。結婚四年後,我的丈夫和婆媽、二姑子共同設謀,找了一個藉口,叫我走人戶,去看二姑子的家。後來才知道我被他們賣了,那家更窮、更困難,一間房子四處透風。他們把我看得很緊,連上廁所都有人跟著。

我娘家的一個姑姑、姑父一直很關心我,我也經常把自己的情況告訴他們。在我被騙賣後,他們前後三次到我家看我、找我,可是都沒有見著我。他們第四次又來找我,等到傍晚七點半左右,見到了我丈夫,問他為甚麼看不見我,人在哪裏?丈夫說不知道。姑父說:我知道你的鬼名堂!我來了就是「生要見人,死要見屍」。後來姑父給我媽寫了信,媽媽接信後,在媽媽、姑父、姑姑的共同努力下,逼著我丈夫把我接回了家。在這個家我起五更,睡半夜,苦苦掙扎,經常淚流滿面,有時都不想活了,我的出路在哪兒呀?何時才是個盡頭啊?

與丈夫一起生活近十年,我已有兩個小孩,在當地街上買了房子,丈夫還是從事獸醫工作。可是丈夫卻有了外遇,與鄰居的一個寡婦打得火熱,鬧得全家不得安寧,經常發生矛盾。經公社多次調解無效,最後法院判了離婚。

後來經人介紹,我與一個做生意的人結了婚,又是一次不幸的婚姻。後來聽說前夫又把十五歲的女兒賣了,我很想去捶他一頓,把自己的親生女兒都賣了,這還是人嗎?悲痛難忍,真是不想活了。

二、修大法 人生改變

一九九九年,周身疾病的我去親戚家治病,但是病總是治不好。他告訴我,你這一身的病只有法輪功才能救你,當時就請了一本《轉法輪》寶書給我,我如飢似渴的立即就看起來,似懂非懂。下午親戚就帶我去煉功點煉功,煉功後當時就感到全身輕鬆,非常舒服。我好高興,心想我得法了,大法這麼神奇,我這一生的出路可能就在這兒吧!於是我暗下決心,一定要好好修煉法輪大法

煉功三個月後,孩子寫信告訴我,說爸爸不管他們了。當時我們早就離婚了,離婚時孩子是判給前夫撫養的,所以我的第一反應也是不想管孩子。師父講:「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

我又跟同修切磋,同修也對我說:你們雖然離婚了,孩子是你生的,應該還有管孩子的責任。我想我得大法了,我是師父的弟子,一定要聽師父的話,按照師父講的法去做,再大的困難,我也要負起對孩子的責任。於是,我立即動身回到了我原來的家。果然家裏沒一點吃的,前夫在家吃完所有的糧食後,幾個月不落屋,天天在外打牌,不管家,不管孩子,更不管孩子有沒有吃的。表姐知道了孩子好久都沒吃上飯了,趕緊把家中的剩飯剩菜給孩子吃上點,並將這件事轉告給相關的親朋好友和學校老師,在大家的幫助下送來了糧食,學校老師把收的學費也退了,學校學生還給捐了款,暫時度過了這挨餓的危機。

另外,家裏房子的房樑(俗稱檁子)斷了五根,下雨時水就流到屋裏,地上全是濕的。這樣的房子住著人也很危險,房頂垮下來,後果不堪設想。我找到前夫商量去買檁子來換,把房子修一下,他說一點錢修不好,也不想出力,嫌麻煩。確實,要換五根檁子可不簡單,這是一個大工程!除買檁子外,換檁子的過程是很難的,首先得把房頂上蓋的瓦一張不損壞的卸下來,換好檁子後還要一張一張地蓋上去。因檁子已斷,人又不能上房頂,又是高空作業,難度該有多大,人少了怎麼幹得成?!就是在這麼難的情況下,親朋好友以及眾鄉親,看到一個已離婚多年的我,還主動牽頭幫前夫來維修房子,都很感動!我告訴大家:我修煉法輪大法,是我師父叫我這樣做的!鄉親們都很認可大法,都說法輪大法好!

經過努力,克服了很多困難,我買回了檁子,眾鄉親也紛紛伸出援手,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房子終於能擋風避雨了。謝謝偉大的師尊!謝謝眾鄉親!

我生活中的苦難,幾天幾夜也說不完,也怨過老天對我的不公。師父講:「為甚麼遇到這些問題?都是你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我們已經給你消下去無數無數份了。」[1]

學法後才知道這都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必須通過自己吃苦,才能償還欠下的業債,欠了債必須得還。只有提高了心性,遇到魔難才能過的去,遇到矛盾才能處理好。所以修煉一定要修自己那顆心。

我修煉十八年以來,經過學法,多學法,反覆學法,初步明白了一些師父講的大法法理,在實修中也去掉了一些執著和人心,如顯示心、歡喜心、怨恨心和報復心,在有些問題悟不到時,師父也沒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經常在夢中點化我。我決心堅修大法到底,進一步學好法,做好「三件事」,堅定地信師信法,精進再精進,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我牢記師父教誨:「生在苦難中 半生兩袖空 一朝得法向上沖 快 做好三件事 救眾生 回歸步別鬆」[2],堅持走完師父給安排的修煉道路,跟隨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觀感〉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