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是修煉的好場所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六日】

(一)

一天,我正在發正念,一張醫院體檢報告浮現在腦中,我打出一念:我不看,這跟我沒關係。這時一個聲音說:「肺上有兩個小白點。」我回它一句:「你肺上才有小白點呢,別干擾我!」

幾天後我出現乾咳的症狀,嗓子像有小蟲爬一樣癢的厲害。我儘量忍著不咳,一邊向內找一邊發正念清除邪惡干擾。後來逐漸嚴重,感覺一吸氣一說話就想咳嗽,根本忍不住,這時腦子裏就會翻出那句話:「肺上有個小白點。」我清楚這是舊勢力的迫害手段,想用這種暗示的方法,讓我承認我的肺有問題。

在我剛修煉大法時清楚的做過一個可怕的夢:我已經快不行了,肺被剪下,無法呼吸。在即將死亡的那一瞬間,我想起了師父,我說:「師父我不能死,我還要跟您修煉,我還要跟著您圓滿呢。」這時一下就醒了,心臟還在狂跳不止,滿眼是淚。我知道是師父救了我,這也讓我感到肺部業力不小。尤其這兩年經常心跳胸悶,莫名恐懼,感到空間場中盡是邪念。

現在出現這種干擾假相難道是舊勢力要利用我的業力下手嗎?想到此我警覺了,我若順著這個念頭去想,就正中舊勢力的圈套。這兩年邪惡一直用這種暗示的手段威脅、干擾我,想讓我用負面、消極的思想順著迫害假相想問題,在承認迫害中反迫害,然後以我自己在求、在要為藉口實施對我的迫害。

幾次教訓後,現在多數我都能夠辨別並及時清除干擾,並清除自己的執著心。面對這個假相我想不管我是甚麼情況,我都會在大法中向內找,歸正自己。我的一切都由我師父安排,師父說了算。這是正法時期,所有的生命只有正面對待大法才能得救。而迫害性的安排與干擾是罪惡的舊勢力幹的,它是在自取滅亡!

師父說:「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我就把這當作是師父讓我向內找,清除人心與邪惡,是淨化身體的反應。我每天發正念清除自己的各種人心觀念、負面因素,尤其是疑心、怕心。

一天晚上我忍不住又咳嗽起來,丈夫就說:「你怎麼老咳嗽呀,不行就上醫院檢查去,你偷偷去檢查一下,是不是得癌症了。」他忽然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說:「你要得癌症了那影響就大了,多少人知道你是煉法輪功的,你不是自稱金身不壞嗎?(我從來沒說過這話)你要得癌症了,那得把你的家人都叫來開個家庭會議,商量一下怎麼辦,那時你只能躺在床上甚麼也幹不了。」他一邊說一邊得意的笑著。

我說:「閉上你的嘴!」這時我有點心動:這些年我為這個家付出了多少!你沒有一點感激之心,看到我時不時的咳嗽,你沒有一點關懷,反而想落井下石,你是甚麼人?念到此處我馬上打住了,我清晰的感到這一刻,他是被邪惡控制了,舊勢力利用他布下一個圈套想讓我進入其中,一旦我失控進入假相中我就會被委屈、怨恨,爭鬥、憤憤不平所操控,滿腦子惡念,舊勢力就會被這些人心滋養保護並以此為藉口對我進行迫害。此時一句話出現在腦中:「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2]我平靜的說:「我不會出現你說的那種情況。」

我在心裏發正念:不許邪惡再操控他說胡話,並主動和他說話,跟甚麼都沒發生一樣。

邪惡解體了,他的表情顯得有些愧疚,此後沒再說一句我咳嗽的事。一個多月後,不知不覺間乾咳的症狀徹底消失了,心慌胸悶的反應也沒有了,我知道是師父幫我拿掉了很大的業力。

(二)

這幾天丈夫學會了用手機買福利彩票,賭癮越來越大,像中邪了一樣,一下班回到家就幹這個,吃飯都拿手機,週末一天就買了五十多次,甚麼也幹不下去了。我勸了他幾次他根本聽不進去。後來我發現他沒錢了就用客戶的錢,玩輸了就從家拿錢補上。

那天他又在猜號下注,我實在忍不住了就說:「你都快成廢人了,就那麼好賭?邪黨在圈錢你都看不出來?!明知上當受騙怎麼就管不了自己呢?你就是贏了也是不義之財,是用你的福份換來的,福份沒了你就得遭災遇難,這是用命換錢,你懂不懂?」他惱火了,說:「你這破嘴盡耽誤我,贏不了都怪你!玩的人多了,誰像你似的?你有病,你不正常!自私自利,不懂別瞎說。」

看到他這種態度,我這火有點壓不住了,滿腦子都是他的不好和這些年自己的付出:要不是修了大法真不想和你過了。待會看我不把你微信卸了、支付密碼改掉!讓你再玩……

正想著,發正念時間快到了,可我心裏沉甸甸的像堵了一塊大石頭,心情很糟糕,怎麼發正念呢?可是不發也不對呀。我坐那平靜了一下,理智告訴自己:我已經被人心和負面情緒操控了,多種人心已經把我拽進人間的假相場中。我以前多次和同修交流時說過,千萬別進入到假相當中想問題,要跳出來才能看清本質。可現在我怎麼就陷進去了呢?我怎麼發正念呀?

這時我猛然想起了「逆流而上」[3]的法理。是的,這一刻我要逆流而上向內找。我立刻精神起來了。師父說:「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 既然人心已經返到表面肉身上來了,我可不能讓你跑了,我何不把你們都定住,集中起來徹底清除掉呢?現在無數的眼睛都在看著我的一思一念,這不正是證實法的好機會嗎?

我的正念上來了,感覺已經脫離了剛才的假相場中。我開始仔細查找這些人心與執著:指責、怨恨、委屈、爭鬥、報復、看不起人的心,說話刻薄,這都不是真我,是舊宇宙的垃圾敗物,我當即念動正法口訣後發出強大的一念:「滅!」在師尊的加持下能量很強,心中再無雜念。

發完正念我已平靜下來,又悟到我還有情,「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

我的話再有理,可是沒有慈悲心,當然就打動不了他。我又向內找,發現自己隱藏的很深的執著自我和控制人的心。因為情我把丈夫當成私有物撐控在手中,認為我這樣為你好、為你付出,你卻不聽我的,不改變自己,所以一下子就觸動了那顆自以為是和控制改變別人的心。這顆心在為別人好的藉口下一直掩蓋了很多年了,從未認清它。這也是邪黨文化的表現。難怪他說我「自私」、「有病」呢,確實是喝了狼藥中毒不淺呀!說的那麼有理。執著自我這顆心修了這麼多年,原來在這隱藏的這麼深!

當我改變自己不再強求丈夫如何的時候,他竟然有了很大的變化:理智多了,偶爾會買一下,按他的說法也就是解解悶吧,不會再挪用客戶的錢了。我們的關係也有了很大的改善。

這些年來,在邪惡的操控下他不肯聽法,說一聽就頭疼,還說一些不敬的話。有時還干擾我發正念。我幾乎把他劃到邪惡陣營那裏去了,感到對他無能為力。現在我真的知道自己錯了,是我把他推到那邊去了。我沒有修出慈悲心而被表象迷惑。這些年,他跟著我確實沒少受苦,擔驚受怕,也真是不容易。都是我沒有修好自己,沒能真正救了他。

這些天我經常幫他發正念,清除操控他的邪惡因素並打出強大的一念:他是下來幫助我修煉,證實大法的生命,必須得救,誰也不能操控他對大法弟子證實法起干擾破壞作用,否則自取滅亡!那天我找個機會和他講了很多。他都聽進去了。

落筆到此,我又想到舊勢力為了一己之私,違背天理強行參與正法,強行控制生命行惡,強行改變別人,達不到目地就不擇手段。師父說:「我們宇宙中有個理,他自己追求的,自己想要的,別人一般情況不能干涉,它鑽了這樣一個空子:他想要,我給他,我幫他這不是錯吧?」[1]舊勢力製造出的惡黨邪靈不就是這樣行事嗎?而這種敗壞的思想毒害了多少中國人啊,而師父告訴我們:「慈悲越大,那個力量就越大。因為過去人類社會沒有正理,所以人是不會用善來解決問題的,人從來都是用征伐的手段來解決人的問題,所以這就成了人的理。人要想成神、走出人的狀態,那就得放下這種心,得用慈悲來解決問題。」[4]

我知道自己離真正的慈悲還差的很遠,我會無條件的向內找,不斷放下自我,找回修煉如初的狀態,做一個真正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

以上是我近期的一點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叩謝師尊!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