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正法修煉的角度看「社會記分卡」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二日】前段時間,動態網上報導了一則消息,說邪黨準備二零二零年在大陸全面實行「社會記分卡」。

邪黨通過人臉識別、聲音識別、實名制後的一切活動和記錄,如網絡瀏覽歷史、在社交媒體發帖、網上購物情況等、還有個人的政府記錄(包括醫療,教育記錄,信仰和被處罰記錄等),甚至跟誰打交道,給每個人打分,如信邪黨認定的所謂「邪教」要扣分(中共是真正的邪教),被判過刑或行政處罰過要扣分,言論和邪黨的政治觀點不一樣的要扣分,甚至你的好友或家人說了對執政黨不利的話,你也要被扣分等。對於分值低的人將被禁止坐飛機、高鐵、不允許當公務員、不准貸款等,影響自己的工作、生活、出行以及孩子的上學和就業等。

看了「社會記分卡」相關報導後,我的心情很沉重。因為這種監控模式一旦全面實施,那對救度眾生將增加多大的難度,從人這一層理來說,走出來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大法弟子,特別是面對面講真相的大法弟子,更容易被邪黨掌握情況而遭受迫害。即使同修正念很足,能走出來面對面講真相,但在這種監控壓力下,常人為了不被扣分,可能真相都不敢聽。為了明哲保身,無論內心怎麼想,表面言論可能都跟邪黨保持一致。正法走到今天,邪惡越來越少了,為甚麼我們修煉和救度眾生的環境沒有越來越寬鬆,反而越來越嚴峻了呢。我個人認為這是我們大陸整體的大法弟子在這方面的認識有漏所造成的。

從法中我們得知,舊勢力為了在正法中達到它們所要的,對人世間的一切做了詳細周密的安排。不但大法弟子,常人的一思一念,社會上出現的事和社會形勢等都做了詳細的安排。舊勢力以「幫助大法弟子修煉、成就大法弟子」為藉口,在大陸營造出恐怖的迫害氛圍,讓大法弟子在面對巨關巨難,壓力下走出來證實法救度眾生。同時,舊勢力把社會環境搞得很亂,道德急劇下滑,在這樣的情況下,讓眾生來選擇未來。舊勢力的安排成了正法真正的障礙,不少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掉隊了或走不出來,所救度眾生的數量遠沒有達到師父所期望的人數,而且人的道德越往下滑,越難得救度。這不是師父所要的。師父要的是善解一切眾生。

那為甚麼我們修煉、證實法的環境會變成這樣呢?師父在法中曾說過:「舊的勢力能幹了它們要幹的,弟子們哪,那還不是大家默認了它們所要幹的嗎?」[1]在個人修煉方面,我們遇到的很多事、魔難,都能理智分析是否是舊勢力強加的魔難和安排,並能正念否定它。但對於社會上出現的很多形勢,有多少大法弟子會從正法修煉的角度去分析,這種安排對整體修煉環境是否有利,對眾生得救是否有利,如不利,就正念否定它,守住一念,要讓事情或環境往對我們整體修煉,對眾生得救有利的方向發展。

如前幾年,邪黨最初開始搞火車票實名制的時候,因我是可以正常使用身份證出行的,因當時也不精進,平時也沒有帶資料出行的習慣,所以覺得火車票實名制也無所謂。而且當時邪黨提出搞火車票實名制的原因是打擊「黃牛黨」,理由好像也很冠冕堂皇。從來沒站在正法修煉和救度眾生的角度去考慮問題。雖然我當時可以正常用身份證出行,但我沒考慮到還有很多同修是流離失所的,火車票實名制落實後,是否影響到他們的出行,同修出行時,是否因此而不敢帶或少帶資料從而影響到眾生的得救,同修帶資料出行安全係數是否會降低。

由於我這種只考慮到自己沒考慮別人的為私的觀念,思想中默認了舊勢力的這種安排。而我們大法弟子整體可能在火車票實名制這件事覺得是常人社會的事跟我們修煉無關,不管它,也默認了這種安排。一些不方便用身份證出行的同修就想,大不了不坐火車,改坐大巴。其實也是默認了這種安排。

舊勢力的這種安排得逞後,又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把實名制延伸到生活的各個領域。如為打擊電信詐騙,電話卡實名制,打擊走私槍支彈藥和白粉,快遞實名制,坐大巴實名制。自從坐大巴實名制後,我所居住的城市和周邊的幾個城市都看到有警察查私家車,要求私家車的每位乘客出示身份證檢查,以前私家車只是查司機的駕駛證和是否是醉駕。而最近,廣州有四個地鐵站做試點,人臉識別實名制入站,深圳也有同修遇到警察在地鐵裏拿著手機檢測儀去檢測乘客的手機。邪黨在把新疆的那種監控模式逐漸推廣到全國。

當我們都在認為這是邪黨末日前的瘋狂時,我們有多少同修真正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和發自內心的發出強大的正念,否定舊勢力操縱邪黨毀眾生的這種安排。現在邪黨的這一套監控模式,邪黨政法委很明確表態是「為了維穩用的」,主要是用來監控和迫害大法弟子的。

之前,明慧網上登過現在新疆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況,那種對大法弟子的監控和迫害的嚴峻程度超出我們的想像。我們不能再讓這種迫害形勢再繼續蔓延下去。我們每一位同修都要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邪黨的這一套監控機制,讓常人包括邪黨體制裏的人都來反對它,不能讓這套所謂的「社會記分卡」搞成。不允許舊勢力把我們的修煉環境搞得這麼惡劣和用這種方式毀眾生。

之前曾在明慧網上看過同修否定監控迫害的兩個例子。一個是同修甲看見他們縣城的道路一旁的樹被砍得光禿禿的,得知是要裝高清攝像頭,該同修想到樹也是生命,他們這樣做不是毀生命嗎?!從內心發出強大的一念,不准他們再毀眾生。結果,第二天砍樹的行為就停止了。幾個月過去了,道路另一旁的樹木一直沒砍。

另一個例子是同修乙所在的縣城突然在路上設了很多檢查站,強制所有的電動車自費安裝防盜器。該同修悟到這是用於迫害大法弟子的跟蹤器,每次經過檢查站,就發正念不檢查他,雖然幾次都平安通過,但同修悟到不能長期這樣下去,於是,發出一念,讓常人去舉報他們用這種方式貪腐斂財。結果,沒多久那些檢查站就撤了,原因是有人去紀檢部門舉報說他們利用這個名義貪腐斂財。

我們大法弟子在法上所動的所有正念都是有巨大的威力的,而且師父和正神也會幫忙把事情引向更深遠。一個大法弟子動正念會在其空間場範圍內起作用,所有大法弟子都在一個問題上動正念的話,就會使這件事在人世間往好的方向變化。邪黨搞的所謂「社會記分卡」是針對全民的迫害。我們所有的大法弟子,特別是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都要正念對待這件事情,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邪黨利用這種監控對大法弟子和眾生的迫害,不允許這種不正的因素在我們自己的空間場上留存。從現在開始,要讓整個社會形勢往讓我們的修煉環境越來越寬鬆、眾生越來越容易得救的方向發展。我們要守護我們的眾生。

知道這個「社會記分卡」的事後,想寫文章和同修交流,但因為惰性一直沒動筆。我在集體學法時,跟同修交流了此事,同修都建議我把這個認識寫成文,發往明慧網,讓更多的同修都來重視此事。我當時動了一念,我要突破這個惰性,對眾生負責,回去趕快寫。

當天就發生了一件神奇的事情。學法組的同修家裏供了師父的大法像。我每次去集體學法時,在學法前和臨走的時候,都會給師父上香。當天,我要離開同修家之前,去給師父上香的時候,我看到了很神奇的一幕,同修插香的香爐裏有一小撮香骨,當我去上香的時候,我發現那一小撮香骨有規則的散開,中間高四週有規則的低,整個形狀就像一朵盛開的蓮花。我跟同修都感到很神奇。我悟到是師父對我的鼓勵。

以上是個人的一點認識,不正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