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認識「轉化」 徹底否定舊勢力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九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那時的想法是不再受輪迴之苦,大法又可以祛病健身,回到自己真正的家。

帶著這樣的人心走入大法修煉,我這二十年的修煉道路是跟頭把式的走過來的,那時的我人心凡重,對大法的理解停留在感性認識上,遇到劫難總是用人的理來衡量,不是用大法的法理來衡量,所以許多魔難很難走過來。

我曾經兩次被非法勞教、一次被非法判刑、三次被非法關押看守所,這期間,曾遭受非人折磨,在看守所因不配合按手印,被兩個警察抓住我的手臂,第三個警察把我的手指一根根掰至快貼近手背,然後再按手印,還把我的一個手指像擰麻花一樣擰的手指「喀喀」響,不到十分鐘,我的整個手都腫起來了。因不配合惡人迫害,我曾兩次被多根電棍電擊、上背銬、罰蹲。因揭露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我被毒打,那時不知向師父求救,但還是師父為弟子承受了一切痛苦。

雖然遭受了許多非人折磨,我從未因修煉大法而後悔過,因為我知道是自己沒做好,沒聽師父的話,沒走好這條修煉的路,留下了許多剜心透骨的痛苦。

師父說:「在任何情況下都絕對不能向邪惡轉化」[1]。對弟子承受不了邪惡的折磨寫「悔過書」的行為,師父說:「可是這是不行的。因為這種觀念在人這兒也都是敗壞了以後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會這樣,他沒有這樣的思想,他認準的路一定會走下去。」[2]

師父說:「有一個問題,就是如果你們要是對師父不尊敬的話,按照宇宙的理講那是錯的,那麼舊勢力就會因此而鑽空子毀掉你們,它們抓到了最大的毀掉你們的把柄,因為它們看到了我度你們的整個過程。」[3]

我曾三次被「轉化」寫了「三書」,到現在我也不能原諒自己,第一次是因陷在情裏,被她們逼在角落裏出不來了,知道「轉化」是絕對的錯,可是用人的理怎麼也說不明白了,六、七個人圍著我不停的說,根本不給我一點思考的餘地,憋得腦袋生疼。回家後,通過學法明白了人的理是反的,怎麼可能說清楚,當時被她們帶動的,腦中法理沒了只剩下人的反理了,實際是自己把自己擠在死角裏了。沒有法的力量根本抵擋不了舊勢力的迫害,「轉化」了,可是我的心都在流血,我痛哭不止,她們還邪惡的說哭了就好了。她們怎會知道我是因謗佛謗法在痛哭,這淚是從我的心底往出流的血淚,這是對師父、對大法的侮辱,是我的恥辱,這也是我修煉路上的污點,無法面對對我恩重如山的師父。

這次我在黑窩寫了嚴正聲明。這次沒有走過去,原因是自己並沒有真正站在法上認清這場迫害,還是人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恩戴德。走出黑窩後,不是認真學法向內找,而是想儘快彌補過錯,整天就是幹事,把幹事當成了彌補,因此招來了一次次的迫害。

師父講:「甚麼都沒有變,師父還是當初的師父,宇宙的法永遠都不會變。(熱烈鼓掌)只是我們在這場迫害中,這場所謂的考驗中,有的人去了執著,有的人沒去執著,有的人反而增加了執著。這就是在這場所謂的考驗中表現出來的狀態。是你們在變,是大法弟子在變。不向正的方面變,那就向負的方面變,一定的。」[4]當時學師父的這段講法時,我根本沒有來對照自己,現在再學師父這段法,明明白白的知道就是在說我。

由於自己不能靜心學法、發正念、不能實修自己,再次被迫害時,那時的我用邪黨文化形成的狡猾心理來對待這場迫害,自我保護意識強烈,不想承受,用人的理來看待,把它當成人對人的迫害,沒了正念,又「轉化」了,雖然兩次在黑窩寫了嚴正聲明,第一次沒走過來,第二次走過來了,可是對「轉化」的嚴重性還是認識不足,所以這些年一直魔難重重,不能靜心學法,遇事不能真正的向內找,不能實修,是自己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沒有走師父安排的路,舊勢力就有藉口來管我了,它可以在我的空間場胡作非為了,對我下狠手迫害。

師父講:「真正度一個人很難,可是毀一個人就極其容易。你自己心一不正,馬上就完。」[5]「修煉可是極其艱苦的,非常嚴肅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來,毀於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5]

就是因為自己的心不正,才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雖然發了嚴正聲明,但是沒有從根本上認識到發嚴正聲明的嚴肅性。認為發了嚴正聲明,就行了,沒有認識到那是師父的慈悲給弟子從新修煉的珍貴的機會,沒有認識到一個嚴正聲明是不能把自己對大法所犯的罪一筆勾銷的。

通過這幾年的多學法,又看了明慧刊登的同修的交流文章,對我啟發很大,現在認識到自己不能嚴肅對待修煉,一遇到迫害,邪黨文化的自我保護意識就起作用,不是維護大法而是維護自己,通過學法思維漸漸清晰,法理也越來越明白,認識到「轉化」是可恥的,是一個修煉人的恥辱。一個覺者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認準的路會一直走下去,我的行為令大法弟子的稱號蒙羞。我一直處在深深的自責中,不敢觸碰這一塊,一動就流血。我經常問自己怎麼辦?

通過學法才認識到,只有多學法徹底轉變觀念,從思想上提高認識,從行為上改正,發正念清除邪惡爛鬼,清除在邪黨文化裏形成的所有敗壞了的觀念,多學法、靜心學法、多發正念,用大法歸正自己不正的因素,真修實修放下自我,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讓自己配的上大法弟子的稱號。真正做到從思維到行為上徹底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與迫害。

師父講:「我們講法輪大法。修煉我們這一法門,只要你心性把握的住,一正壓百邪,你不會出現任何問題。」[5]

頭腦裏裝的法多了,法就能歸正我的言行。今年兩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第一次是被他們騙開了門,從我家搶走了兩台電腦一台打印機,有真相資料有光盤,放在地上一堆。我當時就告訴他們,我所持有的一切東西在中國都是合法的,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還是強行將我送進了看守所。我把心一放到底,背法、向內找、發正念不管走到哪,遇到誰就是講真相救人,求師父讓我回到正法中,結果師父慈悲讓我重回正法洪流中。。

第二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這次我感覺自己的心很靜,負面思維基本沒有,我求師父救我,被抓一個多小時,就給我演化病的假相,血壓高,心臟有病。又把我送去醫院搶救,過程中,幾次被送往醫院,幾次檢查身體我的血壓190多,檢查心臟還是有病,但他們還是強行將我送進了看守所。我當時想,既然來了,就要做到證實法,進出看守所,武警問我叫甚麼,我就喊「法輪大法好」,告訴他們法輪功在中國是合法的。走到哪真相就講到哪。結果,師父慈悲又把我救回到正法洪流中來了。

對於我這樣一個對大法對師父犯了大罪的人,師父一次次的救我,一次次給我做好的機會,師父,弟子愧對您,弟子無以回報,弟子會把自己的一切一放到底,把自己交給師父兌現誓約。弟子還有太多人心和執著,我會在學法中歸正自己放下人心和執著,走正走好最後的這段正法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在海外電話會議上的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