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觀念阻礙著我們證實法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日】先說一下我的兩次經歷。第一次是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大法後的第二天,我像往常一樣清晨在廣場煉功點上煉功。只是不知為甚麼這天來的人特別多,煉完功不斷有人加入我們,並排成了隊列。看到隊列後面擠滿了人,我就站在隊列第一排了。不一會兒警車開來,下來大批警察,我便和幾十個警察面對面了。

接著警察就開始推搡拖拽把我們往調撥來的一輛輛公交大巴裏塞,塞滿一車馬上拉走。這時兩個警察一邊一個扭住我的胳膊往大巴方向拖,我感覺我是踩在棉花上飄,我心想的是:「我要回家!」這四個字的含義在我心裏是雙關語,一是要跟師父回家;二是回世間的家吃飯好去上班。這時我被警察扭的非常不舒服,就本能地甩了一下右胳膊,只見扭住我右胳膊的警察竟飛了出去,踉踉蹌蹌撲出去四、五步遠,我很吃驚,心想這警察跑出去這麼遠幹嘛?接著我又本能的同樣甩了一下左胳膊,接著左邊警察和右邊警察一模一樣飛了出去,我更加吃驚,這警察幹嘛也跑出去這麼遠啊?這時兩個警察反撲回來又一邊一個扭住我,第三個警察趕來增援,抓住了我的後背,我被他們扭住往大巴上塞。我用腳抵住大巴的台階不肯上,這時車裏面的警察扯住我的手死命往車上拉,車下四、五個警察抓住我的背拼命往車上推,我卻紋絲不動,就這樣僵持了好一會兒。這時我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發現更多的警察從四面八方朝我這兒奔來增援,我便想這麼多人,我擋得住嗎?覺得無可奈何,算了吧,就不再抗衡上了車。跟上車來的一個警察一下子坐在駕駛員邊上的發動機蓋上,邊擦汗邊用手指著我,上氣不接下氣呼哧呼哧地「你!……你!……」說了好幾個「你!」,最後也沒「你」出甚麼來,就只顧大喘氣去了。我不明白,這警察咋這多汗,咋這麼喘呢?

我們這一車大法學員,被拉到郊外拋下後,車就開走了,後來才知那時拘留所、看守所包括幾所學校都被關滿了大法學員,我們沒地方送了,才把我們這一車給扔郊外了。約一個月後,一次我洗完澡後經過鏡子突然發現背部肩胛處有塊拇指大的黑灰,我非常奇怪,就靠近鏡子扭著身子仔細去看,才發現那是一塊烏青,在膏肓穴的位置上,清清楚楚的一個拇指印,右邊的指印非常清晰,對稱的左邊的已很淡了。我才想起,那天早上我按時上班後,突然發現兩隻胳膊上滿是烏紫的手指印和完整的掌印,才知道原來是警察扭我時卡出來的,可見他們使了多麼大的勁啊,怪不得車上那警察呼哧呼哧喘的那麼厲害。他們是下死手對付我呢。

再是近期一次被警察綁架。我一邊喊著「不許迫害!」一邊把兩個二、三十歲想扭住我的警察推得踉踉蹌蹌出去好遠,有一個都四腳趴地了,另一個要不是身後有樹抵著也仰八叉了。其中一個趕緊打電話求增援,很快又來了一輛警車載著倆警察拿著手銬,這時我便想警察會越來越多,我對付的了嗎?還是算了吧,就順從的讓警察銬了我。

到派出所後,又順從的坐在審訊室的鐵椅子上,椅子上有可轉動的鐵質小桌板當腰銬著我,手則被銬在焊在鐵桌板上的有手指那麼粗的鐵棍做的鐵銬上,不給飯吃長達十幾小時,每次輪值都是三個警察看著我,我那時不明白我一個七十多歲的手無縛雞之力的瘦弱老人,又是腰銬又是手銬卡在鐵椅子上,還至於讓這麼多警察看管著我嗎?也是後來才明白,警察是怕我拍案而起啊!

現在我才意識到我兩次的被抓,最後結局都是覺得無可奈何,覺得自己會寡不敵眾,從而服從了邪惡。闖過關後自己也反思過,如果我一直堅持不配合,將會是甚麼結局?我不敢想是甚麼結局。因從小到大我一直是個唯唯諾諾被人欺負的人,面對邪惡也不敢抗爭,這也是導致我最終屈從邪惡壓力的原因之一。現在意識到這是顆「人心」─懦弱心,是要修去的。

當看到同修《如何認識被非法抓捕時的表面行為》文章後,我在自己的境界明白了師尊經文《道法》的一些涵義,師父講:「長期以來大法中的眾生,特別是弟子一直對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著一種不同層次的誤解。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的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其實這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所致,人為的抑制了你們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們已經修成的那部份,阻礙了他們正法。還沒修成的一面怎麼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經得了法的一面呢?人為的滋養了邪魔,使其鑽了法的空子。作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過關了。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那麼本性的一面為甚麼不正法呢?」[1]「你們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其實「自然」是常人解釋不了對宇宙、對生命、對物質的現象而不負責任的自圓其說,他們也想不到那「自然」的本身是甚麼。由於受這種意識的影響,你們認為這一切魔難都是必然的,就是這樣的,產生一種無可奈何的消極狀態。所以,你們人的一面要明白,而更主要的是得了法的那一面要清楚。」[1]

我終於明白,在事件中,我沒有做到用「本性」的一面來正法,而是用了人的思維產生了一種無可奈何的消極狀態,導致被邪惡左右。

其實我們已經是神,師尊早就說過「神在世 證實法」[2],師尊早把我們當神看了,可我們自己卻把自己當人看。我也更加理解師尊說的「佛的能力」,我理解「證實法」其中的一個內涵就是證實「佛的能力」,如果沒有師尊給弟子的「佛的能力」,我憑甚麼一個弱女子能使警察飛出去?憑甚麼在五月天我這個特怕冷的人穿著單薄衣服在冰一樣的鐵質椅子上十幾小時不垮掉?那時廣場煉功被驅散時還有一個近七十歲的女同修,一直打坐不起,好幾個警察聯手都沒能把她拉起來,最後警察只好放棄了。這些神奇的事情不都是證明師尊早已把功能給了我們嗎?早已把我們推到位了嗎?我們為甚麼就不敢去「試一試」!

師尊說:「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說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為也不讓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邊的一切和你自身都會發生變化,你從來都不想去試一試。舊勢力和那些個邪惡因素的干擾,就是在鑽你們思想的空子,這些年來一直在幹這個事,舊勢力操控爛鬼與邪黨因素一直在這麼幹,叫你們做不成救人的事,因為它跟你對打打不過你。你一發正念,不管千軍萬馬那邪惡統統化成土,全都滅掉,甚麼都不是。這樣打下去,爛鬼與邪黨因素干擾就滅沒了。大法弟子能夠思想很集中的、正念很足的發正念,你們試一試,如果今天能做到,現有的邪惡一半就沒了。就是因為你有各種各樣的人心,配合不好,它就鑽你們這個空子,讓你們做不成該做的事情,在你救度眾生中削弱你的力量。邪惡沒有甚麼別的辦法。在人世間表現的那些個壞人很惡,那個人那麼兇,是因為背後的邪惡在撐著他;你滅了那個邪惡,那個人也兇不起來了。如果大法弟子都擰成一股勁、正念非常足的去做,大家想想,那才是神在人間哪,這對邪惡來講太可怕了!」[3]

師父說:「修煉與佛的能力是分不開的,所以我講這些東西只是從道理上、法理上概括的去講,叫你明白,舉一個例子叫修煉者明白其它,就是這個目地。不是說我不叫你們求這些東西還給你們講了這些東西,這是和佛法修煉分不開的。你們求和應該明白法理是完全不同的,他是佛法另一面的體現。你看不到佛法神通的殊勝之處是你抱著人的觀念看書造成的。」[4]

師父在講法中說:「今天呢,是復活節,神的復活!(熱烈鼓掌)我不多講了,借助今天的這個大好日子,大法弟子神的一面也復活吧!」[5]

師尊已經給我們解鎖了,我們為甚麼還要用人念戴著這個「鎖」?只要是在法上,我們就可以如意運用神通!

師尊對神通講過太多太多,只是我們人的觀念太多太多,沒有做到用「本性」的一面來正法。

讓我們跟上正法進程─「神在世 證實法」,用「佛的能力」證實法吧!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二零零四年復活節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