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於《對「眼下迫害形勢」的一點淺悟》一文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八日】最近看了明慧網《對「眼下迫害形勢」的一點淺悟》文章,與我地同修交流。

文章寫道:「個人認為,不是迫害形勢嚴重了,是同修在修煉上有漏招來的麻煩,出現這種現象不能向外看,要理智的找自己,試想:『七﹒二零』那幾年是甚麼陣勢?幾乎每天都有同修被抓、被抄家、被勞教的,多猖狂?那時大家心理壓力多大?眼下再邪惡,能跟那時比嗎?雖然有的同修被騷擾、被綁架,也是邪惡僅剩的一點能力維持迫害形勢的表現而已,因為正法沒結束,這個空間還是舊宇宙的空間表現,舊勢力迫害的機制還在,隨著正法形勢迅速推進,這個迫害機制就像春天裏的冰雪一樣在急速溶化。可是機制再弱,只要存在一天,迫害現象就會存在一天,不夠標準的大法弟子就會有麻煩,這是眼下同修被騷擾的根本原因。」

結合本地這幾年出現的大的集體被迫害的原因,深有同感。

我地二零一三年九月至十一月大批同修被國保惡警跟蹤、騷擾。最後,五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三至四年,資料點被破壞。

起因是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一日下午約兩點多鐘,兩位學員在市某大學發資料時,被校警構陷,拘禁在某派出所。其中一位學員於當晚凌晨一點多鐘放回家,並被某派出所抄家,抄走師尊法像及所有大法書籍,連夜送往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惡警並將學員家中手機和座機電話號碼記錄在案,欲實施監聽,查找資料來源,和其接觸的人員。隨後出現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上報市公安局,實施對當地主城區法輪功學員的大面積監控、跟蹤、騷擾。

而真正背後原因則是:

二零一一年至二零一三年幾年間,我地出現明慧編輯部幾篇文章提到的:非法集資,在學員中演講亂法,傳播假經文,內部禍亂大法,私自改動大法書版本等禍亂行為。其中幾位帶頭禍亂的都是從監獄、勞教所被邪黨長期迫害出來後,由於種種原因學法不入心,脫離大法正法進程,有的處於邪悟狀態,有的背叛大法走入其它宗教,有的禍亂大法,不按明慧網要求做資料另搞一套,改動大法書籍、版本、字體,違背大法修煉原則。這些人都是一九九九年迫害初期表現很精進的老學員,當初也曾出錢出力做大法的事。

劉等協調同修及協調人周圍的老年同修,長期、頻繁接觸從勞教所、監獄判重刑的,脫離大法進程,處於邪悟狀態的這幾個昔日學員。

對從這些人(如:張某姐弟、楊某某等人)手上拿大法資料、書籍的當地其他學員等的行為聽之任之,給了這些不在法上的亂法行為大面積在本地同修中禍亂的市場。致使同修大面積被國保跟蹤迫害,給當地修煉環境造成巨大損失。說明當地協調人及同修還是沒真正學會「以法為師」,還是習慣跟人學,喜歡用人情代替大法原則。

而事實證明,正如師父所說:

「迫害中我也在仔細觀察著,有些學員還真是不接受教訓。剛剛從勞教所放出來,他的顯示心又來了,人心又上來了。一個常人遇到甚麼事情也得有個教訓,多思考思考;修煉人更得找出被舊勢力鑽空子的原因在哪裏,得查找自己的問題啊。這些事情我在法會上不多講了,大陸的情況也很複雜,各種各樣的人心,各種各樣的矛盾,在那個複雜的環境中千變萬化。一定要認真查找自己、少被舊勢力鑽空子。」[1]

「弟子:明慧網連續發表制止亂法文章,可是有的大陸學員仍不清醒。

師父:是啊,被邪惡控制了,對明慧網也反對。大家知道我為甚麼在明慧網上發表消息嗎?就是告訴大家它是可信的,是大法弟子一個交流的平台。換個角度講,師父也在看著,是不會出現太大的問題的。」[1]

「有些大法弟子離開了大法弟子隊伍的時候,再回來,你不要把他當作老學員,千萬的!因為他那個時候絕對跟常人一模一樣,以前學過的法他根本就不記得了,大法弟子應該是甚麼狀態他全都不知道的。你可千萬不要把他當作老學員,一定要當作新學員對待,他才能走過來。不然的話你把他當老學員,又把他弄出去了,他受不了、接受不了的。他完全是新學員。」[2]

二零一一年,鄭某某,張某在QQ,網上結識「先知,空空」,亂法爛鬼特務,在內部學員中慫恿學員非法集資,搜救大陸學員的孤兒,捐錢捐物。二零一三年五月,張某從邪悟者網站下載並傳播假經文,致使老年同修王某某姐妹倆、王某秀、鄧某某,幾個老太太邪悟,放棄修煉至今。

二零一六年四月中旬,趙某才、陳某翠、向某蘭、甘某平、楊某軍、張氏姐弟、徐某某等人在幾天內被國保支隊特務跟蹤綁架、非法關押,非法判刑二至七年,並巨額罰款。不知情的大法弟子,還為這些亂法之人展開營救,維護他們。不知這是舊勢力安排的禍亂行為。

這些年,很多同修包括老大法弟子被當地舊勢力邪惡因素從另外空間迫害肉身,病業離世,有些是與舊勢力簽約,來考驗大法弟子。有些是不在法上認識法,修煉有漏,跟不上正法進程,找不到被迫害原因,或到醫院解決,或不去醫院堅信大法,被家人強行送醫院,或人心加重,怕心不去,被舊勢力邪惡迫害離世。很多同修不會用大法法理判別是非,從不重視上明慧網看同修切磋文章。人在法中,心不在法中,不為大法認真負責。有條件有能力的同修,建議多上明慧網。

從法中師父講過有些同修就是來起負面作用破壞法的。如果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不否定它們的安排,認識不清,死不悔改,其他同修也不要給其市場。遠離他,不管他修了多少年,吃了多少苦,坐了多少年的牢,為大法曾經付出多少,有過多麼輝煌的經歷。

筆者了解到,相當多的改動版本的《轉法輪》大法書,是「張某姐弟、楊某某等人」打印的,張某姐弟從武漢某亂法資料點拿來的改動版權的大法書及合訂本,現在還在一些老年同修手中傳閱。沒有一個同修出面管一管。

私自改動明慧網上師父的大法書版本就是亂法。「凡此類,都屬於亂法的行為。在師父還在的時候就公然亂法,不聽師父教誨,其人是誰,自有大法來衡量;我們真修的大法弟子,應該以法為師,清醒的把握自己的心性和行為,不但不參與亂法,還要把維護大法視為己任。這些亂法的東西如果不及時徹底銷毀,久而久之,後來的人就會分不清哪些是李洪志師父的法;參與者的破壞作用起完後,自身也難免遭舊勢力毒手。」(明慧編輯部: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六日──「通告」),

對於長期被工作、家庭、瑣事,攪擾不能靜下心學法的同修,不懂用法衡量的看一下同修的建議。

師父針對特務的問題也明確指出:「是啊,有些學員覺的他來了就是好啊,當然支持了,分不清楚誰是干擾、誰是不干擾。」

有的學員以為特務有錢,就依賴這些特務在項目上面投錢,在買資料方面投錢,在學法點租房方面投錢,所以很多事情都去徵求特務的建議,與古人所說的「遠小人,近君子」背道而馳。甚至有的個別地方的協調人已經明確知道誰是特務了,依然把特務包括在項目中,還以為自己所作所為是包容大度。其實是不理智。

我不否認,特務中確實有心地善良的人,也有我們真正的大法弟子。可是不是每個都是這樣,大部份依然還是特務的本質,在學員中製造矛盾,利用出賣大法項目的資料和學員的信息,賺著大筆的佣金。

師父也在相關經文中講過,正法到了今天應該如何對待特務:「容忍他,容忍啥?容忍他來干擾你們救人?是啊,我那個時候也在想,儘量容忍;現在看來,這些人有的是死不改悔的,也就別給他機會了。」[3]

隨著正法到了這一層,對特務是能遠離就遠離,不要因為怕心和依靠心,給當地的證實大法的項目帶來干擾,也使有的地區的修煉環境無法樹立正氣之場。

寫出此文,只在曝光舊勢力的破壞干擾,使同修們以法為師,找出自己的不足。同時提高警惕,遠離這些禍亂因素。這些亂法的人雖不是特務,但卻在舊勢力的操縱下亂法,傳假經文,散布邪悟言行,不聽其他同修勸告,大面積擴散,破壞本地修煉環境。起到的作用和特務是一樣的。請有條件有能力的同修,幫助手上有改動版權的大法書的老年同修清場,及時銷毀亂法書。鼓勵更多同修上明慧網。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