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勢力是修煉的巨大障礙(3)

學習師父《清醒》經文的感想與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編註﹕關於「舊勢力」,師父已經講了許多,但作為在迷中修的大法弟子,因為眾多歷史的和現實的原因,我們中很多人還沒能理悟到師父希望我們能理悟到的,能理悟到的也往往非常有限。加之多年來,邪悟的人魚目混珠,一直不停的散布蠱惑人心的東西;用心不正的、認識問題走極端的等等不同狀態的學員,往往被干擾到得出與法直接對立的謬論還不自知;一些學員總是希望用真假、是非、黑白這種簡單的兩極公式套用在所有的人和事上,等等,使得我們大法弟子在理性認識舊勢力和突破其干擾問題上,遲遲沒有更好的達到師父的要求。

比如有人用「舊勢力安排了一些人在關鍵的位置」這個前提,得出「明慧網和佛學會的通知都不要聽」這種謬論,我們自己的第一念是否能知道這是與法相違背的?還是被其迷惑住了、從而給其市場?當有人鼓吹自己如何高度漸悟、鼓吹舊勢力已經不存在了,我們自己是否清晰的知道師父是怎麼講的、心如止水不被帶動?當我們在干擾和考驗中舉步維艱的時候,我們如何分清哪些念頭來自於自己的真念、哪些是舊勢力強加的外來干擾、哪些是自己今生或前世人心和觀念的桎梏?如何用法來指導自己突破圍困?對我們真修弟子來說,數不清的真真假假、錯綜複雜的安排和干擾,其實也就是考驗每個修煉人的實戰、提升每個修煉人的機會了,結果在每個人自己。真金不怕火煉,百煉成純金。願所有大法弟子相互幫助,共同在法中精進。】


(接上文

三、舊勢力的欺騙性和複雜性

有相當一部份學員對舊勢力缺乏足夠的認識,甚至不敢面對它們,是因為舊勢力的欺騙性和複雜性造成的。

舊勢力的欺騙性主要表現在:舊勢力是「神」,是高級生命,因為這一點導致有的學員、尤其是人心重的學員不敢面對。是,這一點不可否認,因為它們有很高的能力,很大的本事,可是它們阻礙、破壞師父正法,就走到了我們的對立面,師父說:「所有對大法起著負面作用的都是亂神。」[1]

其欺騙性還表現在它們利用人心干擾、迫害學員的時候,是以幫助學員修煉為藉口。這個時候對學員個人修煉來說確實有難度,因為有人心才會被利用,才會長期處在消極狀態。學員也知道自己有人心,可為甚麼總是去不掉呢?就是因為有它們在背後拖著。在這個過程中,它們還不斷的放大學員的執著心,推著學員往負面走。如果學員能清楚的知道這是舊勢力所為,起正念否定,師父就會管,法的力量也會顯現。既要修好自己又要否定、排斥舊勢力的安排,這就是大法弟子修煉的難度。有不少被迫害走的學員都是因為在這方面思想糊塗造成的。多學法,法理清楚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曾有人對我說「舊勢力也是很高很高的神啊」,言外之意就是你要掂量掂量這個後果,你有沒有能力跟「神」較勁兒。我知道這是舊勢力借他的嘴對我的警告,但是我並不感到害怕,因為舊勢力不管它有多高,都是將要被淘汰的生命,師父已經將它們的結局定好了;而我們即將成就的是新宇宙的生命,與師父同在,與正法同在,無所懼!

有的時候它們通過聲音、圖象等虛假信息直接打入到學員的大腦,讓學員誤以為是高級生命傳遞的信息,甚至冒充師父的聲音和形像騙人,讓學員真假難辨。師父說:「你的任何一顆心都可能成為一種執著,都可能被邪惡利用。當你的念頭一出來的時候,邪惡就可能會給你演化出一種假相來,那時候就會造成一種干擾。」[2]

我還看到一種現象,有的學員在項目中做了大量工作,可是長期感覺自己被負責人排斥,有的人因此而想不通,覺的對自己不公平,還有人想用常人的手段進行反擊。其實都是因為沒有意識到這是舊勢力所為,沒有用正法修煉的法理來指導自己。

還有的學員有這樣的誤區:既然舊勢力是高級生命,為甚麼我們不慈悲相待呢?對此師父也有明確的講法:「正法這件事情出現,遠遠超越一個生命的自我修煉。一個生命對你的干擾,對大法的干擾,應該清除的生命已不是你個人慈悲與不慈悲的問題,是你對大法負不負責任的問題。」[3]

就個人體會而言,我們與舊勢力的關係就是正與邪、「水與火」的關係,水與火不相容,之間沒有任何調和餘地。它們對待正法這件宇宙大事的出發點、目地和方法都與師父教給我們的不同。如果不能從思想上認識這一點,哪怕是有一點點含糊、模糊都會被舊勢力鑽空子。它們就是不想讓你修成,就是要把你拉下去,你還能猶豫嗎?!

對真修弟子來說,它們每時每刻都在虎視眈眈看著你,「時時伴隨」著你,時時都想把你拖下去,你不嚴肅對待能行嗎?不重視它們能行嗎?!大法弟子的慈悲不是為它們而存在。

四、舊勢力的罪惡與最後下場

師父正法是天體大穹中最偉大、至高無上的事情,關係到所有大穹中的所有生命,也包含了舊勢力的更新,但是舊勢力用變異的觀念參與進來,阻礙了師父正法。比如它們安排了人間的這場迫害,使眾多大法弟子掉下去,使無數生命不能得救,這個罪惡實在是太大了。

師父說:「因為宇宙在改變,這麼大的宇宙天體在改變過程中要救度無量眾生,任何生命來干擾都是罪大惡極的。」[4]「它們的罪惡之大已經不能用它們的生命去衡量了,它們將在未來無休止的償還它們的罪,就是這樣也償還不盡,大到這種成度。」[3]

通過師父的多次講法我們看到,舊勢力的最終下場就是毀滅,並且這個結果來自於它們自己。師父說:「可是對舊勢力來講,它們還是一味的幹著它們所幹的。當然啦,現在它們已經明白了,知道它們所幹的這一切正是毀滅它們自己,它們所幹的一切也是舊勢力更高層借用這個東西毀滅包括它們下邊這些罪大的生命,因為最大的一個罪惡就是它們改變了我要做的。」[6]。

師父還說:「那麼在正法中,哪個生命做的怎麼樣,那就一定要對它們有一個總的了斷,不是哪個生命幹了甚麼壞事一滅了之了,那不行,滅盡中還得償還所幹的一切壞事。我是以最大的慈悲對待眾生的,一切生命在歷史上不管他犯過多大的罪、有多大的錯,我都可以不計他們的過、不計他們的罪,我也可以消去他們的罪。當然前提是在正法中不能干擾正法,哪怕你甚麼都不做我都救你。但是一旦干擾了正法,那面臨的就是淘汰;罪大惡極的還得在淘汰的過程中償還其所幹的一切;幹多少還多少、幹多大還多大,所以這一次對於干擾正法的邪惡來說,不管它們怎麼邪惡,面臨的都是宇宙中前所未有的可怕下場。」[7]

通過師父的講法可以看出,不管舊勢力表現的多麼邪惡、猖狂,其實就是這一時的表現,尤其是現在已經接近尾聲,儘管舊勢力還在做垂死掙扎,但已經是色厲內荏、內心空虛、張皇失措了。大法弟子只要都起正念,它們滅亡的那一刻就不遠了。師父說:「最可悲的就是那些個被迫害的世人和舊勢力本身,他們的下場才是真正可悲的。」[8]

五、堅定的按照師父的指引做真修弟子

師父說:「舊勢力實質上就是針對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來、又時時伴隨你們的巨關巨難。」[9]師父用了「時時伴隨」和「巨關巨難」兩個詞,這是非常關鍵的兩個概念。「時時伴隨」說明舊勢力無處不在,是每個弟子必須面對的,無法迴避的;「巨關巨難」指出了它的難度。如果沒有清醒的認識、沒有足夠的勇氣就很難走過去。換句話說,可能有一部份人走不過去。我理解,對大法弟子來說,能夠走出來,也就是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是非常關鍵的。

師父明示:「這舊勢力就像走向更新、解救眾生的最大的一個最難推開、最能迷失方向、真假難分、最不可穿越的障礙,新穹體誕生之際的生死存亡的鎖、更新的大關。」[10]

那麼怎麼樣才能走出舊勢力的安排呢?其實就只有一條路──多學法,學好法。「七﹒二零」以後師父在講法中出現頻率最高的兩個詞,一是「學法」,二是「舊勢力」,其實這兩者之間是有緊密聯繫的。只有多學法才能認清舊勢力的本質;只有學好法才能在師父的指引下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師父在講法中告訴我們對舊勢力要「全盤否定」。師父開示:「而大法弟子的發正念是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清除邪惡的迫害。」[10]

師父說:「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11]

有的同修說:「我否定了可是它還有啊!」

個人理解,對舊勢力「全盤否定」是一種態度,就是堅定不移的建立一種信念,完全按照師父說的去做,其背後的內涵就發揮作用。這個態度至關重要。其實對師父的態度就是對正法的態度,圓容師父所要才是一個生命最大的善念,能不能堅定的按照師父說的去做,不就是對正法的態度嗎!不同的態度產生不同的結果,這是顯而易見的。

就像師父正法需要一個過程一樣,修煉也需要一個過程。我們是在師父正法的過程中修煉,修煉就不僅僅是個人的事情,所以不能用個人的要求作為標準。

在不承認、否定舊勢力的過程中,「正念」會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師父說:「你根本就不屬於三界內的生命,你已經不屬於常人了,所以正念強了你甚麼問題都能解決。」[13]「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你正念很足,舊勢力是沒有辦法的。」[14]「否定其舊勢力安排的,正念很足的,它們都是動不了的。」[7]「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誰也操縱不了。」[10]「如果正念強,師父與護法神甚麼都可為你們做。」[10]

在多年的修煉實踐中,我看到真修弟子修的好,最關鍵的就是他們有堅定的金剛不破的信念,就是信師信法不動搖,在這種情況下,舊勢力就真的無可奈何。

修煉中我還體會到,師父正法的態勢瞬息萬變,舊勢力迫害最嚴重的時期已經走過去了。在最後時期,能夠堅定走過來的真修弟子都知道該怎麼做。那麼對那些曾經被舊勢力操控、利用過、甚至是犯過大錯的學員來說該怎麼辦呢?

師父用洪大的慈悲對待所有眾生,這是當今世人的偏得,但是那些對大法對師父做了很不好事的,甚至是犯了大錯的,如果還不醒悟,還要一意孤行,那恐怕就真的沒有機會了。到了現在還想企圖蒙混過去,或者是遮遮掩掩不敢面對,那也一定沒有好結果。

師父說:「這宇宙中到處都是眼睛,做完的和沒做完的都在看。」[15]

作為大法弟子,我們都應該清醒起來,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從思想中與它們做一個徹底的切割、了斷,不承認它們的一切所為,堅定的按照師父的安排往前行,舊勢力就失去了生存的基礎、存在的理由,就會在大法弟子強大的正念中被逐漸銷毀。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突破舊勢力這個攸關「生死存亡的鎖」[10]。

從師父的講法中我們可以認識到,舊勢力的高處早就被師父銷毀了,剩下的只有三界內和表面空間的邪魔爛鬼還在繼續行惡,而留下的這點兒壞東西就是給弟子修煉用的。如果還走不出來,那留下的是終生的後悔。

其實,按照師父的法實修自己,完成自己的使命,回過頭來就會發現,所謂的舊勢力只不過是歷史長河中短暫的一頁。

師父說:「實際上舊的勢力就是在正法還沒有到之前這個空檔的時間差中表演著」[12]。「舊的勢力不管它們怎麼安排,隨它們安排好了,但是最後做這件事情時絕不能按照它們的要求做。」[12]「我在宇宙中所做的那一切,那是最值得珍惜的,那是我將來要肯定、我承認的。不是我要的,那是不能夠承認的、不能被肯定的,那是恥辱。所以在正法中,無論碰到甚麼樣的魔難,碰到甚麼樣的衝擊,都改變不了我的意志,都改變不了我要做的。」[17]

越到最後就越關鍵,絕對不能掉以輕心,就像師父說的:「事最後還沒有做完,對於個人修煉來講,每一步可能都是每個大法弟子能不能圓滿的關鍵。」[18]

以上僅為個人修煉體會,由於本人層次有限,僅供同修參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8]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9]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醒〉
[10]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1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1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13]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1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1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17]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美國首都講法〉
[18]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全文完)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