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同修離世看到舊勢力的瘋狂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七月底的一天,我地一位七二零前得法的女大法學員突然離世,終年六十六歲。周圍的同修都感到很突然,也很遺憾,畢竟她是七二零前得法的老學員。她曾經被邪黨迫害,消沉了一段時間後又回到了大法中修煉;十多年來,她把周圍幾位白天沒時間學法的學員組織到她家晚上學法。她家是學法小組。很遺憾的是她沒有走到最後……

這位學員走的很突然,也很離譜。離她居住很近的同修甲說:「頭天下午我倆還在一塊讀法,我見她臉色由蠟黃漸漸恢復了正常。吃晚飯後我又到她家,見她丈夫正衝她發火。我勸她丈夫別生氣,他就從椅子上跳下來大聲吼叫。同修怕他給我難堪,一把將我拉到她房裏關上門。當時我的心裏很平靜,而她嘴裏卻一個接一個的打氣嗝,臉也變得鐵青……當時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下午我們學完法同修還好好的,相隔兩三個小時怎麼變成這樣了呢?這時她才說:『七月十四日,我丈夫把我毒打了一頓,筷子直搗心窩(我見她心口處有塊紫色的傷疤),又拳打腳踢導致後腦勺著地,當時我就暈過去了。我醒來時看見丈夫躺在旁邊不動,還以為是他打我不小心摔暈了自己,就連忙給小兒打電話,小兒倆口回家見狀把他抬到床上找醫生來檢查,啥毛病沒有!』事後的第三天她出遠門到江西給她丈夫的嬸娘做壽,又在那住了三、四天。其間女兒打電話說要帶她老倆口外出旅遊。她當時拒絕了,回家後越想越氣,心想:丈夫把我打暈、然後自己裝死,不知情的女兒還說要帶兇手去遊山玩水,丈夫還誣陷說她煉法輪功有病都不去醫院等等。越想,爭鬥之心越難以放下,總覺得自己為家庭付出了很多,於是氣嗝不斷。」

同修甲在她家聊到十點才回家,打算第二天再去。第二天是週日,家中有事走不開,可是到了下午五點就傳來該同修去世的噩耗。同修甲簡直不敢相信是真的,連忙趕到同修家時,見該同修已躺在棺裏。好好的一個人怎麼就說沒就沒了呢?!

原來是,週日上午離世學員的丈夫怕他的惡行敗露,就電話叫回子女,強行帶其上醫院。醫生檢查後說是心肌梗塞,交一萬塊錢扎一針,這一針扎下去能好就好,不能好就……家屬簽字,醫院不負任何責任。就這樣,該學員被迫自己走進重症監護室,一針扎上,人就完了。

師父告訴我們:「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了,也都不會出現偶然的事,人生路上的一切都與你的提高和修煉有著直接關係。」[1]同修的突然離世,細細想來並不突然,最起碼沒有精進實修。

她的家庭中,有二子一女相繼成家。她先後把兩個孫女、三個孫子帶大後,兒女們都搬新家了。她老倆口住一套四間二層的房屋,覺得很寂寞,每逢週末,就打電話讓孩子們來家裏團聚。一到週末家裏十四、五人。她頭天就忙著拌餃餡、搞燙麵包餃子,炸上幾大盆,第二天又做了很多好吃的。孩子們一般在這玩上一天,走時又讓他們各自打包帶回家。對此,她丈夫經常與她爭吵,她都強勢的說:「這事你說了不算!」

家裏門店生意早已交小兒子倆口經營,老伴也天天在幫忙,可她每天抽半天去打理,就這樣一天天都忙於生計。而這兩年兒媳嫌棄婆婆嘴碎,不讓她去門店,只讓她在家做飯,她一小家人每天中午回家吃飯,沒多久就不回來了,她沒悟到是師父幫她擠出學法時間,她覺得閒得慌,就在自家房前屋後開荒種菜,誰家有事忙不開她就做好飯菜送到家。

她就整天忙裏忙外把心放在過日子上,這樣還有時間做好三件事嗎?若是家中困難,種點菜補貼家用也就罷了,可她老倆口都有養老金,兒女也都買了房買了車。

回想當初,離世同修剛開始修煉時,能克服不識字的困難,很快把師父的主要著作《轉法輪》讀的很熟。那時,她為全家人生活經營門店,還搞家務,帶孩子,等等,白天沒時間,夜晚學法到十點還出去發資料,三件事從未落下。在邪黨迫害最嚴重、遭受到非法判刑的不公正待遇時,她也能走過來了,而近幾年環境寬鬆了,孩子也大了,兒女經濟條件都好轉了,她卻沒有把握好時機,抓緊做好三件事來回報大法、感恩師尊給她家帶來的福份,而是整天想著怎麼過好常人的日子,卻忘記了自己的誓願,也忘記了師父在《轉法輪》中一再告誡我們:「以後延續來的生命,完全是給你煉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會帶來生命危險,因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過去了。」[2]

離世同修的問題明擺著就是舊勢力設局干擾,讓你每天為過好常人的日子忙個不停,沒時間去做三件事,從而把你往下拖。師父告訴我們:「你要想修煉,人的情就要往下放。」[2]

甲同修一提到此事,心情非常沉重,也很自責,說:大概在七月十五日下午我去找她學法,她說:「天太熱,各自在家學吧。」那段時間甲同修總感覺該同修有些不對勁,一週後又去她家,見她狀態不佳,問她怎麼回事,她說可能是家務幹多了累的,然後主動說每天下午來我倆一塊學法吧。甲同修爽快的答應了。本來週六晚讀完《轉法輪(卷二)》,發現她臉色恢復了正常,就打算過兩天再去,誰知道那晚又情不自禁的走進她家,正遇她丈夫向她發火。事後才想到那晚我發現她連連氣嗝,當時應該跟她發正念調整,而不該聽她訴苦,在舊勢力設的圈套裏放大她的執著,第二天再忙也應該去看看的,可家裏的外孫子鬧著要在外打工的媽媽回來陪他,甲同修好言相勸,外孫不聽還說:「在外掙錢有甚麼用,讓我從小失去母愛,既然我痛苦,那我自殺,讓你們都痛苦。」說著就要拿刀,甲同修只好電話叫回女兒;就這樣一折騰一天,哪也去不成。

好在女兒離家不遠,一個小時到家,女兒回家了,外孫也不鬧了,同修也去世了,這是舊勢力設局使甲同修迷糊幫不了該同修。甲同修說,假如當我發現同修的症狀不對,就應該用師父的法理開導她,提高心性,引導她過好心性大關。

同修走了,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教訓。我們向內找,認識到自己學法不精進,對師尊的很多法理領悟不透,對周圍發生的問題只看表面、看不到實質。原以為離世同修原先的一身疾病修煉不長時間都好了,皮膚變得細膩,幹起活來像年輕人,卻沒曾想快七十歲的人能有這樣的狀態,這是給她修煉、做三件事的。

聽甲同修一番敘述,乙同修也感慨萬千:回想近十年來,我地先後離世的十二位同修中,都是放不下名、利、情,多數是出現病業假相被拖走肉身,也都是一邊緩解,一邊修煉;有的持續了十多年,後來還是一手抓住人不放,一手抓住神不放,被舊勢力拖走肉身。

同修的離世,讓我們驚醒,使我們能清醒的看到邪惡的舊勢力無時無刻不在盯著學法不精進、三件事鬆懈的大法學員,尤其是發現有出現病業假相而長期陷入消病業狀態、心性老是提不上去,並脫離整體不在法上的學員,舊勢力就想用離間計設法把你往下拽,時機成熟就取你性命,有時表現的極其瘋狂。

師父說:「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3]只要我們堅定的信師信法,持之以恆的做好三件事,遇到矛盾時把自己當做真修弟子,實修自己,舊勢力再瘋狂也奈何不了我們。

今天把同修離世之事寫出來,是為了告訴同修們:路一定要走正,越到最後越精進,功成圓滿,才能隨師父回歸。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