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實修中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六日】

一、舊勢力安排的魔難

師父說:「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舊勢力實質上就是針對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來、又時時伴隨你們的巨關巨難。」[1]

兩年前,我經歷了一次魔難,對舊勢力有了較為清楚的認識。

那段時間裏,我由於一些意識不到的執著,使自己不能夠提高上來,致使一些關難反反復復老是過不去。出事那天早上,和同修出門,頭腦就被雜事佔據著,發出都是人的念頭,也沒有引起自己注意,更沒有去否定。

那天氣溫是攝氏零下二十度,雪很厚,我穿著大衣和雪靴,以前我摔過幾次,摔的很重,啥事沒有。當我獨自走在一條水泥路上時,拐彎處的路面上結了一大片冰,我沒有注意到,大步向前走,突然我整個人失控,急速的向前滑去,緊接著被猛的拋向天空,當我意識到時,我的身體已經橫在空中,我知道馬上就要被摔在地上了,本能的把右手向身下伸出,與此同時,整個人被狠狠的摔向地面。

當時的情況是,我的右手掌先落在冰上,手臂支撐身體,隨之就覺的整個身體砸向手臂,能清晰的感到靠近冰面的手腕處的骨頭在顫抖、斷裂,並且在壓縮,像苞米花被壓碎那樣的感覺。又感覺到手腕處皮膚下面像網狀的一層齊刷刷的繃斷。

就在我剛要對這一切做出反應時,突然間眼前出現大大的電視機屏幕,是黑白的,很清晰。整個屏幕是一張X光片子,片子裏是一個右手及手臂的骨骼,手與手臂是分開的,在手腕處斷開,一寸多寬黑黑的。這張片子就像一張判決書在冷冷的向我宣判:你在劫難逃!

我一下子清醒了:舊勢力你真狠哪!你連一點點否定的機會都不給我。我忍住劇痛,左手抱住右手,從地上爬起來喊道:「師父,我不要舊勢力的安排!」

舊勢力給我設置了一個巨大的考驗。我抱著僵硬變形的手臂,強忍著劇痛發正念,給我們開車的司機是個大男孩,要送我去醫院,我拒絕了。心裏卻在糾結:要不要去醫院把骨頭對直呢?別的都不要醫院管。又想,骨頭已經壓縮在一起了,能只是把骨頭對直那麼簡單嗎?去了醫院出不來怎麼辦?可是不去醫院這隻手廢了怎麼辦?

自從走入修煉以來,我心中早已沒有了醫院。現在想到去醫院,心裏很不舒服,就感覺好像要離開師父、離開大法一樣。心想即使我有漏,被舊勢力鑽空子,但我有師父。就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實在沒有辦法,我不想去醫院,只有師父您能幫我了……沒有任何反應。我發現自己有怕心。我怕甚麼?怕我的手殘廢了生活不能自理、不能做大法的事,怕別人笑話。

橫下心來想:如果今天面對的是生死大關,我怎麼辦?如果今天要我在生死與師父之間做個選擇,我選擇甚麼?其實這個問題早就想過,答案是明確的,只不過現在是考驗我能不能真的做到。生命可以放棄,我不能沒有師父和大法。橫下一條心,我含淚對師父說:師父,這隻手殘廢我認了,我不去醫院,我就把我交給您了。

話音剛落,劇烈的疼痛立刻停止,全身被一股能量包圍著,瞬間整個人進入另外的空間,在那個空間的大穹深處傳來一個慈祥聲音:沒有殘疾。

在以後的日子裏,我親身見證了「師有回天力」[2]。

後來我悟到這是舊勢力早就安排好的,舊勢力虎視眈眈,利用我的業力,抓住我修煉中有漏和人心迫害我,目地是要動搖我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

而魔難過後,我能想到師父,正念越來越強,那是師父在加持我。師父將計就計,加持弟子一步一步提高上來,放下生死,最終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

以前只是在師父的講法中認識有舊勢力,在大大小小的干擾中感受到舊勢力的存在。這次使我真真切切看到了舊勢力的存在。

但是當時我還沒有認識到魔難發生之前我的不正確狀態,雖然有我自身的原因,卻也與舊勢力的干擾有直接的關係 。

二、舊勢力是修煉路上的最大障礙

一天,我在營救平台打完電話後,去參加另外一個會議。想到打電話的結果還沒有貼給反饋平台,心想把這事做了吧,就擠時間發過去了。過後發現,我的反饋內容被反覆貼了好多次,應該是我按錯鍵造成的。給整理反饋的同修帶來麻煩了,忙和有關同修說明情況,以後注意。

可我發現自己心裏有些放不下,有點不對勁。審視自己,發現開始我確實是不想給同修添麻煩,但這個念頭下面還隱藏著其它不正的念頭:同修會怎麼看我?我這包電話要是打的效果不好,貼這麼多次也沒啥,人家知道我一定是貼錯的。可是偏偏這包電話效果還蠻好的,同修會不會認為我是有意的呢?原來剛才忙著去跟同修說明情況,背後是藏有愛面子的心。那麼愛面子的心的背後是甚麼,是有求名的心,不願意讓人說的心,是在乎自己,是為私為我的。

向內找,我今天貼錯是有原因的,開會時大家先學法,輪流讀,我是在學法過程中自己沒讀的時候去貼的。認為很快,沒關係。這是不敬師不敬法啊。學法就是學法,不應該做其它事情。另外還有執著做事的心,其實反饋晚一點貼也沒有關係,我太執著自己要做的事情。還有今天電話打的比較順利,還有那麼一點點歡喜心。

我是懷著純淨的心態來到營救平台打電話的。希望幫助難中的大陸同修,救度被邪惡操控的警察。在平台上,同修們相互鼓勵,共同提高;打電話過程中,無論遇到甚麼樣的問題,首先向內找自己,因為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救度眾生。感覺人心已經去掉很多了,思想也純淨、簡單了好多。為甚麼還會冒出這麼多不好的念頭?是舊勢力抓住我還沒有修去的人心,放大這些人心,迷惑我,干擾我,往下拉我,阻礙我修煉中提高上來,阻礙我救度眾生。

在修煉中我認識到,舊勢力是舊宇宙的神,它參與了我們生生世世包括今生今世的所有安排。我們沒有修好的那部份與舊勢力有著密切的關係。舊勢力只知道過去,不知道未來,它們不理解師父的正法,它們以自己要的為目地。它對大法弟子沒有修去的各種人心、觀念、執著、喜好看的清清楚楚。它以考驗和幫助大法弟子提高為藉口,干擾、迫害大法弟子。

師父說:「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1];「你的任何一顆心都可能成為一種執著,都可能被邪惡利用。當你的念頭一出來的時候,邪惡就可能會給你演化出一種假相來,那時候就會造成一種干擾。」[3]

舊勢力抓住大法弟子的執著,放大它,往下拉,使其不知不覺中放鬆了修煉,失去正念。有的同修過早離世,有的同修長期陷在魔難中,有的同修慢慢的消沉了。

舊勢力的干擾體現在大法弟子修煉的方方面面。比如我們許多大法弟子都很精進,也能吃苦、付出,舊勢力就讓我們在不知不覺中滋生幹事心,把做大法事情當成修煉。大法弟子能力都很強,也很精進,舊勢力就會讓我們產生認為自己修的好的心,由證實大法變成證實自己。

我看到舊勢力對大法弟子一個很大的干擾,還表現在讓我們不能放下不同層次的「自我」。師父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4]。

修煉中我體會到「為私為我」根源於對自我的情,也是產生妒嫉心的根源。舊勢力抓住我沒有修去的人心干擾我,而師父將計就計,加持我全面認識這些人心,讓我警醒,徹底修去它。

師父說:「這舊勢力就像走向更新、解救眾生的最大的一個最難推開、最能迷失方向、真假難分、最不可穿越的障礙,新穹體誕生之際的生死存亡的鎖、更新的大關。」[5]

三、在實修中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在文章開頭提到我對師父說:我不要舊勢力的安排。當時我並不清楚我只是不願意接受舊勢力安排的結果,其實我已經接受了舊勢力的安排。修煉中,我體會到只有在法中紮紮實實的提高上來,在實修中修去所有的人心執著,走在師父安排的路上,才能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第一、實修就是要多學法、學好法、同化法

懷著純潔的心態學法,對照法,無條件的向內找,一點一點的修去自己所有的人心,主動的同化法。同化法的過程就是實修的過程。

師父說:「甚麼是修煉?其實沒有多少人真正明白它真正的含義。修煉哪,就是成就生命。」[6]

我們來源於舊的宇宙,帶著舊宇宙為私的本性。現在我們要與這一切切割,從中走出來,做到師父說到的「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4],成為完全為他的生命,只有在法中踏踏實實的堅定的一步一步的實修才能做到。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選擇用法來衡量,是不是符合法?是為他的還是為我的?當自己的家,明明白白的修自己,這就是走在師父安排的修煉路上,就能成為大法造就的生命。

第二、實修中要有金剛不動的堅強意志

修煉是世上最殊勝最嚴肅的事情,也是最難的。

有些人心很難去掉,在真修的路上,需要我們有堅強的意志,甚麼也動搖不了的決心,就一定能做到。

時時事事把自己當成修煉人,遇事跳出人的基點,站在修煉人的基點上思考看待問題。就會在法中不斷昇華,就會看到更高一層的法理,我們就具有了大法賦予的力量。師父說:「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誰也操縱不了。」[5]

一位在獄中受盡各種折磨走過來的大陸同修說:「只要你自己心裏沒有給自己留任何退路,邪惡就鑽不進來,正念正行,就能解體邪惡。」

我想說:只要我們在心裏不給自己留任何退路,正念正行,就甚麼都能放的下。

就是甚麼也不求,甚麼也不要,就是聽師父的話,修成無私無我。我們放下了人的一切,就能從根本上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就是走在師父安排的神的路上,走向神。

四、後記

就在這篇文章剛剛完成,與同修交流過程中,看到了自己實修還存在嚴重的不足,還存在頑固的人心和自我。從表面看,是因為平時沒有時間,好幾天少睡覺,終於把文章完成了,可以鬆口氣,再就是有另外證實大法的項目做,要離開,所以不能平和善意的對待同修的不同意見。其實這都不是理由。

過後冷靜下來思考,以前也遇到過類似情況,都好像做的還可以,為甚麼呢?向內找,以前有的時候是做的好,在那件事上,心性提高上去了;但很多時候,只是表面做的好,要求自己這樣做,內心並沒有真正提高上去,舊勢力甚至還會讓我產生一種錯覺,認為表面做好了,就是修的好。

再看自己的心,還有點沮喪:在文章裏說的好,一遇到問題就做不好,修煉真難啊,還不如不寫呢?至少同修不會認為我說到做不到。想到這裏,我突然警覺了,這是執著自我!這是舊勢力要的。舊勢力看到我想徹底修去這些,利用我的不足,讓這個「自我」跳出來,干擾我,打擊我,就是讓我修不好。

不管舊勢力在我生命中安排的為我為私的因素有多麼頑固,我會按照師父的要求向內找,按照大法無私無我的標準修去它。剛才做不好,現在做好,現在沒有做好,馬上做好。舊勢力安排的所有自我以及自我掩護下的所有人心,都不是我要維護的。

面前只有一條路,就是師父安排的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醒〉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6]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